第八章 炼药

©  时晴时雨
  两人重新激发灵力,快速赶路,中午的时候,终于赶回了瑶姬藏身之地。
  “瑶姬姐姐,我们回来了~”
  空中荡漾起波纹,瑶姬的身影从波纹中浮现,身上已不见血迹,白衣胜雪,随风舞动,似谪仙降世。
  “尔等回来了,走了这么久,中途还听到飞廉的咆哮,让吾好生担心。”
  “没事,此行有惊无险,总算不辱使命,带回了云翳果。”
  乐泽施礼回答,翩然如玉。
  “哪里有惊无险了!瑶姬姐姐,我给你讲,那飞廉好可怕,超凶的!”
  萤草经历了这么一段危险的旅程,在熟悉的人面前,终于放松下来,拉住瑶姬,讲述起两人的经历。
  看着一脸兴奋的少女,乐泽摇摇头,走到两人身旁,在大树下席地而坐,萤草两人见状,也各自坐下,围坐在一起。
  少女犹自兴致勃勃地讲述着,瑶姬带着优雅的微笑,静静聆听,阳光照耀,鸟儿轻鸣,树枝微摇,乐泽在旁看着,一夜惊魂后,更觉美景如画,充满生机。
  直到少女讲完,乐泽才伸出右手,戳了戳少女的额头,提醒到:
  “好啦,快去炼药,你瑶姬姐姐还等着治疗呢。”
  “无妨,这鸣蛇残毒,只能阻碍灵气运转,吾如今只是不能动用全部灵气,其他却无大碍,萤草妹妹难得如此健谈,而且汝等竟去了风伯殿,瑶姬也十分好奇呢。”
  瑶姬微笑,并不介意。
  “啊!瑶姬姐姐对不起!我太投入了,竟忘记了最重要的事!你等等,我这就为你炼药。”
  经此提醒,萤草才反应过来,急忙跳起,准备炼药。
  只见少女口中念念有词,蒲公英悬浮在身前,一道道妖纹自蒲公英上浮现,散发出阵阵生机。
  慢慢的,蒲公英的枝叶盘起,螺旋向上,支撑着上方的绒球。
  而绒球的上部分,也向里凹起,最终变为一个软蓬蓬的无耳圆鼎。
  “还能这样玩啊……”
  乐泽眉毛一扬,轻声自语。
  少女掏出云翳果,双手结印,轻念咒语,云翳果流转,渐渐化作汁液,落入鼎中。
  萤草毫不停歇,扔掉剩下的杂质,将其他铺料一一处理,投入鼎中。
  萤草手势再变,霎时神光大作,一束阳光似被吸引,化作一道光柱,投入其中。
  蒲公英枝叶发出青光,妖纹越发璀璨,移动到圆鼎上,如小鱼般,四处游动,圆鼎上方的软蓬渐渐收缩、封闭。
  “萤草妹妹的药鼎……真是可爱……嗯,和她很配。”
  瑶姬轻轻说道,仍然形态优雅,眼中却闪着亮光。
  “我该说……不愧是萤草吗……”
  乐泽摇摇头,带着一丝无奈,看向少女,眼神温柔。
  片刻,小鼎散发出淡淡的雾气,萤草轻呼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认真的盯着小鼎,小心提炼鼎中的药材。
  又过了不久,小鼎所在已是白茫茫一片,云雾蒸腾,霞光闪烁,孕育着勃勃的生机。
  “就是现在!”
  萤草轻喝,双手迅速挥动,在空中划过玄奇复杂的轨迹。
  “嘭——”
  小鼎震动,陡然从上方破开,喷出一片瑞彩,宝液溅起,散出沁人心脾的药香。
  萤草连连结印,将宝液塑成小小的圆球,固定在鼎内,一阵阵清风环绕,带着凉凉的气息。
  随着清风吹拂,宝液渐渐冷却,不断缩小,最后,凝固成一枚晶莹的药丸。
  药丸雪白晶莹,内里云雾涌动,似有生灵藏匿其间,翻云覆雨。
  “成功了!”
  萤草开心的一拍手,小心的收起药丸,将蒲公英变回原状,向乐泽两人跑来。
  “小草真厉害,辛苦了~”
  乐泽迎上来,伸手擦掉少女的汗水,温柔说道。
  “嘿嘿……”
  得到夸奖,萤草不好意思的笑着,将药丸递给瑶姬。
  “瑶姬姐姐,你吞下此药,运转真气,应该就能痊愈了~”
  “多谢萤草妹妹,吾就不客气了,妹妹快休息一下。”
  瑶姬优雅一笑,接过药丸。
  “事不宜迟,瑶姬姑娘还请快快服用吧,吾为尔等护法。”
  乐泽说道。
  瑶姬点点头,服下药丸,而后跌坐在地,进入入定之中。
  慢慢的,一股股黑气被逼出体外,发出阵阵不甘的嘶吼,语调阴冷,令人心惊胆颤。
  但黑气离体,如无根之萍,徘徊片刻,终究是无处可依,渐渐消散。
  如此过了一刻钟,瑶姬终于完全恢复,收功而起。
  痊愈的瑶姬越发美丽,如空谷幽兰,超脱凡尘,不食人间烟火。
  “恭喜瑶姬姑娘痊愈。”
  乐泽一愣,随后一礼,表示祝贺,萤草在后面嘿嘿傻笑。
  “君子不必如此,瑶姬此次,全赖君子和萤草妹妹相助,才得以逃脱大劫,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日后但有所需,瑶姬定全力相助。”
  瑶姬回礼,如梦似幻,完美得近乎妖邪,不愧“山鬼”之名。
  “刚才听萤草妹妹所言,君子欲走遍山河,记录珍禽异兽、魑魅魍魉,吾知泽中白泽,有一天书,可记录思想,只要曾经见过,无论是否忘记,此宝都能回溯记忆,一一收纳,应对君子帮助甚大,不知可需瑶姬帮忙,求得此宝?”
  乐泽听罢,却是摇摇头,神色洒脱。
  “泽也听过此宝,只是白泽不见人类,无以得见,且此等宝物,有缘者得之,吾等相救,却非为了索求回报,劳姑娘挂心了。”
  瑶姬听罢,也不强求,转而取出两枚令牌,轻笑道:
  “既如此,倒是瑶姬唐突了,日后若有空闲,两位可凭此信物,来东山之阿相见,瑶姬扫榻而带,还望之后多多走动。”
  “那便多谢了,日后必往东山之阿相见。”
  乐泽收下令牌,微笑回答。
  “嗯嗯!以后我们一定会去东山之阿找姐姐玩的!”
  萤草也高兴的点头,向瑶姬说道。
  “小草妹妹一定要来哦。”
  瑶姬点了点萤草的额头,轻笑道。
  “诶诶!怎么都喜欢点我额头啊,都是阿泽的错!”
  萤草捂住脑袋,一脸不满,怒视着乐泽,让乐泽一阵苦笑。
  瑶姬轻轻捂嘴,再施一礼,向远方而去。
  魅影摇动,在林中穿梭,如虚如影,不似人间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