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惊变

©  时晴时雨
  辞别了瑶姬,萤草两人便准备返回了。
  此次出行本是踏青,却一下用去了两天多时间,恐怕锦鲤已经很担心了。
  想到此事,萤草便有些焦急,拉着乐泽快步赶路。
  “阿泽,我先回去了,先给小鲤报个平安,再来找你~”
  在离小屋不远的地方,少女向乐泽道别。
  “嗯嗯,我正好回去整理一下,这次所遇奇景,必须得记录到云梦卷里才行。”
  乐泽微笑点头,向少女挥手。
  两人相互告别,少女化为萤火,向远方飞去。
  经过这几天的来回,少女早已轻车熟路,她身姿翩然,在花草树木间穿梭,很快就回到了大泽边。
  “小鲤,小鲤~我回来啦~”
  一到大泽边,萤草便迫不及待地喊到。
  随着呼唤声,水中渐渐泛起涟漪,一条浑身金色的鲤鱼跃出湖面,和其他鲤鱼相比,金鲤显得十分庞大,身上鳞片酷似龙鳞,坚硬无比,在鱼嘴地两边,已长出两根长长的龙须,周围水波荡漾,随着金鲤的呼吸上下波动。
  “呀!小鲤你变化好大啊!”
  萤草先是一惊,又感应到熟悉的气息,惊讶的说道。
  “哼哼!终于将帝流浆完全炼化了!只是,水族多为黑龙,我本以为会变成黑色呢,没想到随着血脉提炼,竟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本大爷果然是天赋异禀啊!”
  金鲤扭动着身体,得意的说道。
  “小鲤!说过多少次了,女孩子不要总是本大爷本大爷的!打你哦!”
  萤草看着得瑟的金鲤,颇为着恼,举起蒲公英,作势欲打。
  “不要啊!你还好意思说呢,一言不合就要杀要打的,你又哪里像女孩子了!”
  金鲤脸上得色尽去,慌忙叫道。
  “我……我平时又没有这样……”
  听到这话,萤草略有些不好意思,不由得放下双手,嘟哝道。
  “嘿嘿,我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是金龙血脉呢,这样等我跃过龙门,就能变化为金龙了,再修炼几百年,说不定还能争一争龙女的名额呢~”
  金鲤倒是不太在意,只是继续刚才的话题。
  “是是是,小鲤好厉害,超级天才,不过小鲤都只顾着自己高兴,枉人家还怕你担心,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真是自作多情。”
  少女别过脸,假装不满地说到。
  “嘿嘿,本来是担心啦,不过看到你完好地回来,就放下心啦,小草别生气了,快说说你这几天都干什么去啦?”
  金鲤讪笑道。
  “哼哼,那你可听好了!”
  听到这话,萤草也顾不得假装生气了,立马兴致勃勃地讲述起来,引得金鲤一阵惊叹。
  “云梦泽里居然有这么大的岩浆湖!”
  “风伯殿!那可是上古大神的居所,你们居然见到了!”
  “飞廉真小气,不就是一颗云翳果吗,又不是什么重要宝贝,竟然这么不依不饶的!”
  阳光普照大地,湖面随风微荡,两只小妖怪快乐的的交谈,借着夏风,传出好远……好远……
  ………………………………
  第二天,萤草便告别金鲤,和往常一样,向乐泽的小屋飞去。
  经过熟悉的小路,不知不觉间,小屋已经在望。
  “阿泽~我来……看……你……”
  萤草高兴地喊着,离得近了,却看到小屋大门敞开,里面一片狼藉。
  “阿泽……阿泽!”
  看着混乱的屋子,萤草心中一紧,急忙跑进屋里,寻找乐泽。
  屋内,废纸掉得满地都是,少女平时和乐泽聊天的桌椅,也被掀翻在地,周围,是一堆灰烬,上面还残留着烧焦的书角。
  少女焦急地环顾四周,终于在房间一角,找到了乐泽。
  乐泽蓬头垢面的坐在墙角,神色憔悴,双眼无神,听到萤草的呼喊,他抬起头,用没有焦距的眼瞳向这边看了看,又转过头去,再也不见平日里翩翩君子的模样。
  “阿泽!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看到乐泽这陌生的样子,萤草感到心中一阵绞痛,让人喘不过气来,她蹲到乐泽身旁,紧紧抓住乐泽的双手,急切问道。
  “小草……”
  萤草的动作,终于唤起了乐泽,他眼神渐渐聚焦,看着面前眼角挂泪,一脸忧心的少女,嘶哑地回了一声。
  “是我啊,阿泽!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吓我好不好。”
  萤草看着乐泽,又一次问道。
  “怎么了……呵呵……看看这片狼藉!全没了……两年来呕心沥血!废寝忘食!这是我的全部心血!我的希望!可是现在!没了……全没了!”
  似乎被刺激到,乐泽一下子激动起来,向萤草吼道。
  你快走啊!不要靠近我……现在的我,会忍不住……向你泄愤的……
  “阿泽……”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我现在的样子,最不想让你见到了!
  “你振作一点啊……你这样……我……我好害怕……”
  走啊!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都是你!若不是你,我也不会放下警惕,给那小人可趁之机!”
  不是……不是这样的……都是我自己的问题……和小草无关……
  乐泽不断的告诫自己,身体却不受控制,不断吐出伤人的话语。
  “不……不是……”
  萤草带着眼泪,喏喏的说着,看着疯狂的乐泽,又是害怕,又是担心。
  “你给我走啊!为什么还在这!若不是你,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真后悔遇见了你!”
  “噫!”
  听到乐泽的话,萤草身体一抖,终于忍不住,慌忙退到门外,却仍不肯离去,只是躲在门外,伸出脑袋看着乐泽,像被遗弃的小猫一般,瑟瑟发抖,泪眼婆娑。
  看到萤草的模样,乐泽心中一痛,口中却不由自主地吼着:
  “走啊!看我干什么!我现在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
  萤草又是一阵颤抖,终于飞也似地逃开,沿来路跑去。
  看到少女跑远,乐泽渐渐沉默,良久,终于泄气地跪倒在地上。
  对不起……小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想伤害你的……
  想到刚才的表现,乐泽捂着头,一阵懊悔。
  良久,乐泽举起右手,对着地面狠狠砸下,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名字:
  “阳!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