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飞廉

©  时晴时雨
  一股绝强的气势扑来,压在萤草两人身上,两人一刹那间,如陷入狂风骤雨之中,不能自已。
  “飞廉!他回来了!”
  乐泽向四周看过,指向右后方一座神霞弥漫的小亭,急促道。
  “小草!摘下云翳果!我们往那里去!刚才路过的时候,我看到了,那是一座传送阵!”
  听到乐泽的话,萤草迅速摘下灵草,向右后方奔去。
  这时,巨大的黑影在远处出现,如彗星落地,迅速向两人冲来!
  “该死!来不及了!”
  乐泽暗骂一声,一边奔驰,一边将灵力激发至极境,暗自戒备。
  黑影迅速接近,那是一只巨鸟!他身躯庞大,张开巨大的双翼,似能遮天蔽日一般!巨鸟身体的前端,却长着一个硕大的鹿头,此刻充满了愤怒。
  “风来!”
  飞廉一声长啸,啸声震天!
  四周的空气陡然躁动起来!一道道风刃结出,布满整个空间,青色的海洋淹没一切,向前方扫来,要破灭一切!
  这正是飞廉的天赋神通!昔日逐鹿之战,这神通之下,不知杀灭了多少黄帝部众!
  乐泽凛然,毛笔连连划过,“龙驾兮帝服,聊遨游兮周章!”一句骤然浮现!
  庞大的虚影浮现,虚影中,身穿帝服的男子转过身来,脸上云雾缭绕,看不清面目,只有身上镇压万古的气势,喷薄而出!
  男子右手轻抬,无尽的云雾骤然而生,淹没乐泽,挡住了绝大多数的风刃!
  “咳!”
  虚影崩碎,受此一击,乐泽身体一颤,面色雪白,骤然咳血!
  “阿泽!”
  一道青光从远方划落,笼罩乐泽,浓郁的生机涌入,治疗伤口。
  却正是萤草,少女已经跑到小亭前,焦急地挥舞着蒲公英,对乐泽进行治疗。
  “风伯息怒!吾等情势所迫,急需云翳果救人,不告而取,吾等之罪!但求风伯宽恕,日后必十倍回报!”
  乐泽向萤草示意,急急向飞廉表明情况。
  “贼!不告而取,谓之窃!尔等趁吾外出,私自闯入,窃吾之物,必要付出代价!”
  飞廉咆哮,不肯放过。
  “如此,吾等只能得罪了,待此间事了,小子必再来此地,向风伯请罪!”
  乐泽无可奈何,只有奋力一搏。
  “不知死活!”
  飞廉御风而行,狂暴的飓风环绕四周,须发皆张,如妖帝降临,强势和霸道一览无余。
  “嗷——”
  飞廉御风环绕,带起阵阵气流,形成一条巨大的青龙!
  青光耀世,龙吟声起,青龙长啸!
  巨大的青龙一盘,睁开巨大的眼眸,眼神冰冷,透出高高在上的漠视,无尽的恐怖气机弥漫天地!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乐泽严阵以待,笔尖连点!
  又一座虚影浮现,影中之人驾着神俊的宝马,手持弯弓,头戴帝冕,睥睨天下!
  帝影看着眼前的青龙,缰绳舞动,宝马长嘶,如流星飒沓,奔向天际!
  “咻!”
  面对冲来的巨龙,帝影毫不畏惧,他一箭射出,如长虹贯日,射向青龙!
  “嗷——”
  青龙怒吼,一头撞到箭上,激起满天神光,身躯黯淡,却没有破灭,依然向前方撞去!
  “啊——”
  帝影怒喝,终究抵不过青龙,在一片神霞中渐渐消失。
  青龙连连受阻,越发黯淡,身躯变小了无数倍,威力大大削弱,但仍一往无前!
  “轰隆——”
  终于,龙影撞上了乐泽!
  “哇!”
  乐泽连连颤抖,即使萤草不断治愈,仍无法抑制地连连喷血,感受到可怖的死亡威胁,借着冲击力快速倒退,来到萤草身边。
  “上古大妖,可畏可怖!”
  乐泽心有余悸,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一把拉起萤草,冲进小亭!
  一道神光划过,两人就此传送而出!
  “啊——小贼休走!”
  飞廉恨欲狂,终于从远方赶来,一脸不甘,也钻进小亭,追逐而去。
  …………………………
  神光闪过,萤草两人环顾四周,发现已是地面,远离风伯殿。
  “终于出来了!阿泽你快让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萤草长出一口气,焦急的问乐泽。
  “别放松,还没有脱离危险,飞廉身为风伯,却让两个小辈逃走,一定不会甘心!”
  乐泽却仍然警惕。
  他拉住萤草,飞快地奔向一处沼泽,掀开垂下的树枝,躲入一个隐蔽的树洞之中。
  “压制生机,别露出半点。”
  看着少女点点头,乐泽又举起笔,写下“一阴兮一阳,众莫知兮余所为”,诗句化作幽光,笼罩两人,渐渐地,两人身体冰冷,活力不再。
  不久后,飞廉发出咆哮,在空中飞过,向远方疾驰而去。
  “走了吗?”
  萤草低声问道。
  乐泽摇摇头,示意少女继续躲藏。
  片刻,飞廉回转,在四周盘旋寻找,足足过了两个时辰,才愤然离去。
  但两人人不敢动,又过了许久,才钻出树洞,继续前进。
  月色黯淡,远处,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吼叫传来,此起彼伏,不肯停歇,夏风吹过,带动着树枝晃动,发出诡异的声响,如厉鬼在张牙舞爪。
  两人不敢动用灵力,萤草寻找草药,给乐泽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又找到一些野果,略微补充了一下体力,慢慢向大泽外围走去。
  突然,野兽的嘶吼消失了,四周一片寂静,乐泽急忙拉住萤草,停下脚步,一动不动。
  一阵巨大的阴影从地面划过,不知何时,空中出现一只异兽,正是飞廉!
  飞廉无声无息的划过,下方的生物感到了危险,纷纷躲藏着,瑟瑟发抖。
  直到天色微亮,飞廉才从这片区域消失,萤草两人冷汗淋漓,加快速度向远方前进。
  又走了两个时辰,两人终于离开了大泽深处。
  “终于出来了,好可怕……”
  萤草拍着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
  “没事,已经安全了~”
  乐泽戳戳少女的额头,也放下心来。
  少女挡开手指,却没说什么,只是挥舞起蒲公英,给乐泽治疗。
  片刻,乐泽终于没有了大碍,拿出食物,与少女分食。
  补充好体力,两人确定了方向,当即向瑶姬所在之地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