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伯殿

©  时晴时雨
  “飞廉?阿泽,上午我们出发的时候,不是见到飞廉飞过吗?”
  萤草歪歪头,向乐泽问道。
  “对啊,我想想,按飞廉飞翔的方位,应该是离开了居住地……”
  乐泽眉毛一扬,思索片刻,便下定决心,决定去碰碰运气,希望飞廉还没有回返。
  “小草来帮忙,先将瑶姬姑娘移动到安全的地方。”
  乐泽招招手,向萤草示意。
  “嗯!”
  萤草点点头,颇为吃力的抬起瑶姬,和乐泽一起,搬动到一个较为隐蔽之地。乐泽嘴中默念,同时手中毛笔不断飞舞,笔走龙蛇,在空中写下一篇华章。
  华章写成,只见一个个文字亮起,剧烈的颤动着。
  “轰——”
  当颤动的频率达到一个临界点时,终于轰然炸开,化为一个光罩,将这隐蔽之处保护起来,随后波纹荡起,连带着瑶姬渐渐消失。
  “呼,这样就行了,一般妖魔,是发现不了这个幻阵的。”
  乐泽检查一下,见没有纰漏,满意的点点头。
  “那我们快出发吧,早点找到云翳果,就能早点治好瑶姬姐姐了-”
  “是是是,出发吧~”
  乐泽摇摇头,再次挥动毛笔,在空中写下一句“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词句一成型,便化作两道光芒,在乐泽双脚处环绕。
  收起毛笔,乐泽双脚轻点,迅速向前方奔去。
  萤草也化身为萤火,带起一条青黄的光线,紧跟其后。
  …………………………
  飞驰了一段时间后,两人终于来到了飞廉居所。
  眼前是一片湖泊,湖泊被浓密的树木包围着,若没有接近,根本无法发现。飞廉的居所就在湖中的岛上,那岛很小,只是岛上孤零零的洞口,就占去了几乎全部的土地。
  从萤草两人所在的地方,可以看到,这山洞自洞口开始,就斜斜向下,形成一个斜坡,从洞穴深处,传来诡异的声响。
  萤草身体一颤,下意识的躲到乐泽身后。
  “怎……怎么会有声音?飞廉已经回来了么?”
  乐泽摸摸萤草的脑袋,小声道:
  “感觉不到强大的妖气源,飞廉应该还没有回来,小草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先下去看看。”
  “不要!我也一起去,如果遇到什么事,我的治疗能力也能帮上忙的。”
  萤草摇摇头。
  看着明明躲在自己身后,身体微颤,却仍固执的想要帮忙的少女,乐泽微微一笑,拿出毛笔,向萤草点点头,慢慢向洞口移动。
  乐泽带着萤草,慢慢走进洞口,随着渐渐深入,那诡异的声音越发清晰,如厉鬼的嚎叫,听得人头皮发麻,萤草紧紧地靠着乐泽,带着惊慌的双眼四处张望,显得有些无助。
  感受到少女的不安,乐泽紧紧地握住萤草的手掌,暗示少女自己会保护好她。
  通道里依旧荒芜,灵气却越来越浓郁,不像大妖居所,反而像什么仙家宝地一般。
  忽然,两人眼前一亮,确是来到了一处广阔的地底空间。
  这竟是一个偌大的岩浆湖泊,湖泊之中,漂浮着白玉制成的宫殿,宫殿里楼阁亭榭,密密麻麻,样式古朴而神秘,流转着岁月的气息。
  乐泽和萤草目瞪口呆,因为眼前的一幕太过玄奇。
  只见岩浆湖泊之中,一道道气流穿梭而过,带着偶尔溅起的岩浆、掉落的巨大岩石,在宫殿与岩浆湖岸来回穿行,发出阵阵呼啸。
  “呼——”
  正是两人在洞外时,听到的诡异声响。
  “看来这气流就是出入宫殿的通道了,我先试试有没有危险。”
  乐泽回过神来,低声对萤草说道。
  “小心点。”
  萤草紧了紧乐泽的手,担心的说道。
  “放心。”
  乐泽戳了戳萤草的额头,温柔地回答。
  来到气流边上,乐泽激发灵力,连连写下“兼相爱,利相交。”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两句。
  第一句写就,空中浓郁的灵气立刻活跃起来,纷纷聚拢到乐泽周围,欢快的流动着,将乐泽当做了自己的一份子,欲尽力相助。
  待到第二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落笔,聚拢到乐泽身边灵气,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该做的事,纷纷涌向乐泽。
  霎时神光吞吐,照耀天地,待光芒落尽,乐泽身上已经罩上了一层铠甲,铠甲上紫气迷蒙,灵光吞吐不定。
  这时乐泽才回头向萤草点点头,在少女的惊呼声中,跃向前方的气流。
  一路上,乐泽凝神警戒,值得庆幸的是,也许飞廉太过自信,并没有在这里设置机关,一路有惊无险到到达了宫殿。
  看到乐泽招手示意,萤草急忙向气流跑去,跳入其中。
  乐泽紧张地看着,直到少女完好到达,才长舒了一口气,随后转身看向宫殿。
  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牌坊,上有妖纹若隐若现,似经历万古一般,充满沧桑的气息,在牌坊顶端,写着风伯殿三个大字,字迹苍劲有力,透出强烈的妖气。
  “风伯殿……传闻飞廉乃上古风伯,难道竟是真的……”
  乐泽看着大殿,若有所思,随后拉住萤草的手,警示道:
  “云翳果不算什么太过珍贵的灵草,只是云梦不出产而已,飞廉不会太重视,应该就在前方不远,但飞廉毕竟是上古大妖,他的居所太过危险,小草你跟紧我,不要走错了。”
  “嗯,我知道。”
  萤草咽了咽喉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轻的答道。
  乐泽凝神观察片刻,见没有阵法的痕迹,便小心的带着少女,向前方走去。
  沿着白玉铺成的道路,两人走了大概两刻钟,在一处古意盎然的小院里,终于找到了云翳果株。
  它并不是很高大,直到萤草一半的高度,如普通的灌木一般,其上结有十多个果子,果子波光流转,吞吐着云雾。
  “真的是云翳果!终于找到了!”
  萤草看着眼前的植物,高兴的说道。
  这时,却突然响起巨大的咆哮,声音如耳边炸响的春雷,震耳欲聋!
  “是谁!敢擅自进入吾之宫殿!”
  却正是……大妖飞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