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山鬼

©  时晴时雨
  “救……救……吾……”
  突然出现的声影,踉踉跄跄地向两人走来。
  “站住!尔是何妖怪!来这干什么!”
  感觉到怀中少女的颤抖,乐泽取出一只粗大的毛笔,警惕地看着来人,同时灵力灌入,使笔尖发出阵阵波纹,他迅速地在空中划过,点点墨滴浮现,化为冰锥型,悬浮在身前。
  声影没有回答,只是慢慢走近,却突然瘫倒在地,这时,乐泽才发现,这竟是一位浑身浴血的女子。躲在乐泽怀里的萤草忍不住惊呼一声,就想跑过去查看,可身体刚一动,就被乐泽拦住。
  “别动,这里可不是什么和平之地,万一是陷阱就糟了。”
  乐泽轻轻地说道。
  “可是!可是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必须要治疗啊!”
  萤草焦急的回答。
  “你在这等着,我先去查看一下,确认没有危险再过来。”
  乐泽答道。
  “那……那你小心一点……”
  萤草虽然着急,却也知道小心为上,只能同意乐泽的要求,乖乖站在原地。
  “嗯,乖~”
  乐泽揉了揉少女的头,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四周。
  没有多余的妖气。
  随后,乐泽挥动毛笔,在空中写下一个“护”字,周围浮现出若有若无的光罩,才慢慢向女子走去。
  走近之后,却发现女子身上,略带古韵的长裙已是破破烂烂,透过破掉的衣服可以看到,她身上布满了伤口。
  女子冰肌玉骨,眉目如画,玉体玲珑,长长的睫毛微颤,即使满身血污,亦无法掩盖那出尘的气质。
  看到乐泽走近,女子蠕动着嘴唇,发出微弱的声音。
  “救……救……吾……”
  乐泽不为所动,认真的观察良久,确定没有危险,才招手让萤草过来。
  萤草得到指示,立刻冲了过来,看到女子身上的伤,吓了一跳,就想对女子进行救治。
  这时,乐泽却在萤草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治疗之后,让她保持虚弱状态。”
  “诶?好吧……”
  萤草有些疑惑,但看着乐泽严肃的表情,只好不情愿的答应下来。她挥舞起手中的蒲公英,蒲公英发出青色的光芒,带起一片飞絮。
  随着青光洒下,只见女子身上,伤口慢慢止血、结疤、掉落,露出光滑的肌肤,只是片刻,便已不见外伤,只有鲜血残留。
  “多谢两位救命之恩……”经过治疗,女子多少回复了一点力气,她奋力支起身体,向两人道谢。
  乐泽若有所思,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少女,向女子问道:
  “尔乃何人?为何在此?”
  “吾乃山鬼,名为瑶姬,本居于云梦泽畔的东山之阿,前日帝赐流浆,吾侥幸夺得一盏,却与山中鸣蛇结下仇怨,那鸣蛇趁吾吞服帝流浆之际,骤然偷袭,吾与鸣蛇一路厮杀自此,最终侥幸胜出,却也身受重伤,幸亏尔等相救……”
  瑶姬在萤草的帮助下慢慢坐起,优雅地向两人行了一礼,回答道。
  “山鬼?东山之阿……莫不是屈大夫盛赞‘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的那位山鬼?”
  乐泽眉毛一扬,略带惊讶的问道。
  瑶姬脸色微红,点了点头,回答道:
  “却是劳屈大夫繆赞了。”
  萤草扶起瑶姬,又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伤口,终于放下心来。
  听到两人的谈话,萤草一脸好奇和憧憬。
  “好美的句子,这个叫‘屈大夫’的人真厉害,竟能说出这么美妙的语句,他一定很喜欢瑶姬姐姐吧,瑶姬姐姐喜欢他吗~”
  听到萤草的话,乐泽无奈的摇摇头,戳了戳少女的额头,回答道:
  “‘屈大夫’可不是名字,只是因为爵位是大夫而已,人家的名字是屈原,而且,屈大夫在三百多年前,就已经投河而死了。”
  萤草气恼的挥开乐泽手指,颇带赌气的说着。
  “哎呀你们人类怎么这么麻烦啊,屈原就屈原嘛,哪来这么多称呼,而且……而且这屈原怎么就投河了呢,生命这么宝贵,不管这么说,都应该好好珍惜才对嘛!”
  “是是是,小草说得对~都是屈原的错~”
  乐泽耸耸肩,颇感无奈的回道,却反应过来还有一个人看着呢,立刻对瑶姬行了一礼,告罪到:
  “抱歉抱歉,让尔见笑了,吾等还未介绍呢,吾乃乐泽,商丘乐氏之后,这位名叫萤草,乃萤火之精。”
  瑶姬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君子翩然如玉,萤草妹妹活泼可爱、心地善良,二位珠联璧合,让瑶姬好生羡慕。”
  “珠联璧合?什么意思啊?”萤草在乐泽耳边轻轻地问道。
  “咳咳!就是……就是夸奖你的话啦,小家伙怎么这么多问题~”
  乐泽干咳一声,敷衍地说道。
  “不说就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
  萤草嘟着小嘴,不满的转过头去。
  乐泽心虚的一笑,又问道:“瑶姬姑娘现在感觉如何,可还有哪里不适?”
  瑶姬感受了一下,回答道:“多亏萤草妹妹的治疗,吾身体已无大碍,只是灵气流转不畅,气机晦涩,似是有异物阻隔。”
  “诶!我看看我看看!”
  听到瑶姬的回答,萤草顾不得生闷气,抓住瑶姬的右手,细细感应起来。
  “瑶姬姐姐,你体内还残留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气息侵蚀着经脉,给人一种狠毒而阴险的感觉,应该是鸣蛇的毒素残留……”
  瑶姬眉头一皱,但也镇定的问道:
  “可有解决方法?”
  萤草揉揉脑袋,在自己的传承的认真搜寻起来,突然,少女双眼一亮。
  “找到了!将云翳果打碎,配以……配以败毒草?可解鸣蛇之毒。可是……败毒草随处可见,云翳果却不知道哪里有……”
  “云翳果?我知道在哪,此地往东二十里,有一处谷地,里面就有一株。”
  乐泽插话道。
  “真的!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摘云翳果,然后就可以治好瑶姬姐姐了!”
  萤草开心站起身,准备出发。
  乐泽却一下拉住了少女,继续补充道:
  “可那里是一只大妖怪的地盘。”
  “什么大妖怪?”
  “飞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