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缚柩

会飞的橙子 著    2445 字     发布

  

  非洲·普塔

  

  夏国向世界发出红色警报半个时辰后。

  

  “BOSS,我刚才看到了新闻,那些怪物,究竟是什么?”一间大厅里,一个壮汉子正面对着一个背对着他抽烟的人,满脸的焦急。

  

  作为联合国特遣队的队长,他已经违反了相关禁令。

  

  将药剂顺出来的他,大概率只能永远呆在这个长时间混乱的普塔共和国。

  

  “还是说,你把那些恶魔药剂散播了出去?BOSS,我们必须停止,这样做是制造灾难……”他的神色有点激动。

  

  “库德。”那个人转了过来,黝黑的面庞上是一道长长的疤痕,“我们需要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登上那个舞台,我们的人民也需要一个机会,来重新执掌命运!”

  

  “可是有正规方式……”

  

  “你以为那些人会把他们屁股底下的位置挪出来给你坐么?我扎克还没那么天真!”扎克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你带回来的那些药剂,是人类这个世纪最为伟大的成果之一,它就是我们的筹码,我们的倚仗!”扎克摆了摆手。

  

  “BOSS,这东西会制造出来怪物的!”

  

  “不要小瞧我们生物学家的智慧,如果我说,我们可以控制住它,你还会担心么?”扎克的嘴角勾了起来,他已经开始畅想以后的大业。

  

  “怎么可能?”库德呼吸一窒,有些难以置信,整个世界都兵荒马乱,你告诉我一个偏远国家的生物学家能碾压世界层次的专家?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这东西,甚至可以给我们造成一支军队!”说到这里,正向库德凑过来的扎克抑制不住地重重的咳了两声,双眼却是又多了一些白色。

  

  “BOSS……”闻言,库德似是有些难以置信,望着扎克泛白的眼睛,“你……注射了药剂是么?”声音因为惊恐而有些发颤。

  

  滴答,啪嗒,滴答,啪嗒,滴答。

  

  库德咽了一口口水,浑身肌肉骤然一缩,呆立当场。

  

  只见黑暗之中慢慢爬出几只浑身肌肉纤维外露的怪物,它们的尾巴缓缓的卷着,长长的舌头吐进吐出,口水不断滴落,上面甚至可以看到肌肉的纹理。脑袋上却是没有脸,只有一个棕色的核桃状物体被层层包裹在半透明的骨骼和肌肉膜之中。

  四只强劲的爪子落在地上,骨刺一蹭,就是一道划痕。库德浑身肌肉紧绷,直觉告诉他,他不可能在这些东西手下走过一回合。

  

  而此刻,扎克眼中竟是冒着些红光!

  

  “怎么样,我的兄弟,我们的卫队,如何?”扎克的表情很满意。

  

  “扎克!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毁灭一个国家!我们不是一个恐怖组织!”库德的脑子里不断地着格陵兰岛上碰到的生死危机,飞碟舱内异变的山猫,还有如今混乱不堪的米国,他浑身发颤,终于是一拳抡了上去。

  

  啪!回应他的,是那怪物的一下飞扑,巨大的爪子按在他的胸口,电光火石之间,库德就已经被按在了地上,长长的舌头在他面前不停的晃动,他的胸口仿佛压了一座小山。

  

  扎克突然用手扶住了额头,呻吟了一声,而后咬牙切齿,大声地向库德吼着,“现在是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只有生化,才能对付生化,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

  

  生化对付生化?库德有些迷离的张大了嘴巴,但是扎克显然并没有说完。

  

  “我们只是在利用人类的一场大转折,而这个转折,是我们的前人所制造的,而不是我们!”扎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在他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的大脑也是一脸懵逼,但是种种迹象都向他表明,这次的灾难,早在几十年前就计划好了。

  

  前人?库德有些愣愣地躺在地上,不断有热气从趴在他身上的怪物的嘴中冲到他脸上,他已经彻底迷乱了。

  

  北美

  

  “卢修斯,裴杰,你们究竟造了一个什么东西出来。”威尔盯着面前放在透明玻璃中的墨绿色试管喃喃道,“还是说,F初级版之后,你们挪用了几百亿资金就搞出了这么一个可以毁灭世界的东西?”不觉间,威尔脸色有些红,盯着周围因为实验变异被杀死的小白鼠和灵长类生物,竟是有些火上心头。

  

  “真是没想到,你们真的相信了那个疯子......几十年前的人都是傻子么?”

  

  “封存起来?”威尔眯着眼睛,他思考着寒翎研究所寄过来的附件,那冲天而起的海胆,那无时无刻不在变异的猩猩,对人体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基因改造的肯定,以及对它具有强感染性的推测。

  

  这个附件并没有传输完成,只是一半而已,索性那一半应该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而之后,中央指挥系统却是收到了寒翎封闭的信号,而冰皇也陷入了休眠,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威尔皱紧了眉头,而手上的工作却是没有停下。

  他又一次启动了开启装置,他这次要亲自看看,那两个老家伙到底研究出来了一个什么东西,作为一样优秀的生物学家,当时他受到的安排却是留守华盛顿,他究竟哪里比那两个家伙差?

  

  “就算你们研究的东西足够毁灭世界,那我也能拯救世界!”威尔低声说道,手中举起一个针管,里面是稀释过后的药液,就这直接样刺入胳膊的静脉。

  

  此刻的特里正捂着头坐在总统府内,作为国家军队的总司令,他早已经让军队进驻城市,并启动了国民自卫队。这个事情的乱象远比他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现在的他显得很是憔悴,眉眼中透露着疲惫和脆弱。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联合国绝密档案库里会有这么一份当时所有国家领导人签字画押的文书,更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会一致同意对人类来一场如此规模的清洗。

  

  哪怕他们大致知道了原因,但如今的现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聚集了全世界的超算,竟然还是没能和冰皇谈拢。不过这大概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件事情的发生,是几十年前那一届全球领导峰会所签字订下的,而冰皇的后台,也就是当时这份文件。

  

  但是现在,人类远远无法承受这种改变。而当时发明冰皇并进行计算的那个人,也早就不见了踪影。

  

  特里叹了口气,面前的全息地图上,红点已经越来越多了,整个国家都已经进入了战时机制,医疗系统早在第一波爆发中就像利尔那里一样崩解殆尽。

  

  或许夏国能扛得住吧,特里的眉头结成了一个死疙瘩。

  

  利尔早已宣布国民自救,夏国也已经向世界发出了红色警报,这是夏国最高的对外警告机制。有多少年没见了?好像从当时那场席卷了世界的战争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吧......

  

  自己这个国家,怕也是要到了这个地步了,一个又一个的社区已经被怪物攻陷,军队内部也不断地产生着异变,多变的消耗已经要拖垮这个国家。

  

  坦克和飞机早就进城,现在还剩什么?特里揉着自己的眉头,导弹?

  

  “总统先生,卡达沙迦传来消息,他们要求继续出售F试剂。”一阵电子音突然在总统府中响起。

  

  “什么?”正焦头烂额的米国总统猛地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