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传播

©  会飞的橙子
“这是什么鬼?”罗杰有些迷迷糊糊地看着手机新闻,他已经灌下了一袋退烧药,但是很明显,他的身体并没有多少好转,裹紧的被子显得和窗外闷热的天气格格不入。
  
  “疾控中心提醒广大人民,近来发热病例不断增加,或将进入流感爆发期,请广大人民注意身体健康......”躺在床上的罗杰瞄向了窗外,蝉的家族正在开着演唱会,楼宇间滚滚的热浪就好像在煲粥一般,盛夏......流感?
  
罗杰有些厌烦地紧了紧被子,抽出了体温计,39度。
  
“罢了......去趟东山吧。”罗杰套上了衣服,有些晕晕乎乎地下了床。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天了,在学校和周围诊所“庸医”的治疗下,他觉得病情好像越来越重了。
  
  这次他请了病假,宿舍里没什么人,他只能自己过去,哪怕是最快的车,也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这里是江海市,作为夏国最大的沿海口岸和大江出海口,这里已经发展成一个巨大的交通和经济中心,辐射着夏国的内陆腹地。
  
  它作为顶尖的口岸城市和联通世界经济大动脉的关键节点,在世界上熠熠生辉。
  
  东山港,地处江海市,东山区。夏国第一的超级大港,年吞吐量上十亿吨级。
  
  它作为世界交通中枢之一,聚集着来自世界五湖四海的客人,而东山医院,也因为顶尖的医疗技术,在世界上闻名遐迩。
  
  “嘿,波克,老伙计,好久不见。”一个带着安全帽的人抱住了迎面而来的卷发胖子。那胖子五十岁上下,满脸和蔼的微笑,看样子是北欧那边的人。
  
  “哦,李鸣,两年了。”那胖子抱住了迎着他走来的人。在北大西洋专营特产的波克是这座海港的常客,和李鸣很是熟悉。他经常往返在故乡和夏国之间,以求对接产品和市场,然后从里面捞一笔。
  
  “老伙计,这次又是什么货?”李鸣有些好奇,这家伙每次都会带来北欧的特产。碰上那里“凌月下网”的时期,运过来的好东西就更多了,想必这次也不例外。
  
  “猜猜?”波克笑了笑,“来自北大西洋的深海冷水鱼,今年的产量还不错。”波克笑着,这次除了利尔那里出了些问题,其他地方的表现还不错,想必这些会在夏国市场卖一个好价钱。
  
  “冷水鱼?用船运过来?上次已经来了一批了吧,你可真是舍得下本钱。”李鸣笑了笑。
  
  “恩?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李鸣突然看到波克的脖子上有一道鲜红色的伤口,直接延伸到衣服里。
  
  “哦,不提也罢。”波克皱着眉摆了摆手,“做菜的时候不小心失手了,都怪那不长眼睛的厨师……”波克有些脸红。
  
  他才不会告诉李鸣,这伤是船停前,他心血来潮,去看一条在格利海峡入口被捕的大鱼的时候给它的鱼鳍整伤的,太丢人了。不过说来也怪,这种体量的鱼的鱼鳍竟然可以划开衣服,这也让他心里很是惊讶。
  
  “你可得小心点,要不要去打针破伤风?”李鸣皱着眉看着伤口,那伤口留着脓,好像还渗着点绿色,他用手碰了碰,“这千万别感染了。”毕竟是海里面的东西,在港口这么多年,李鸣也见识到了海里面各种各样的奇怪生物,甚至有那种被划了一下直接毒发身亡的。
  
  “放心,放心。”波克摆了摆手,接着用手锤了锤自己肥硕的胸膛,满身的肥肉波澜壮阔地抖了起来,“用你们夏国人那句话怎么说?没问题,妥妥的!”
  
  “那行,那我就先去指挥卸货了,你先自己转转。”李鸣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他很忙,还有工作要完成。
  
  “行,再见伙计。”波克笑了笑,转身加快了脚步。他觉得现在他的伤口有些不对劲,他要赶紧去找个医院看看自己的伤口,那里越来越疼了。
  
  波克觉得自己有些发晕,他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那家伙不会有事吧……”李鸣看着波克晃晃悠悠的步伐,有些担忧,“算了,一会儿忙完去看看他吧。”
  
  “三号吊台,请到工作区进行作业。”他正在指挥着塔吊进行卸货,这批北大西洋的海鲜产品在夏国的需求量很大。
  
  鲜美的肉质让它们打通了全球的市场,无论在哪个季节,它都是畅销品。
  
  “这该死的天气,真热。”李鸣撸起了袖管,太阳有些毒辣,他揉了揉眼睛,忙了这么久,马上就可以去吃饭了。
  
  “嘶……”他的身子突然晃了晃,好像有些发晕,他用手撑住了头,只觉得天旋地转。
  
  “指挥请指示,指挥请指示,指挥?”李鸣耳朵里的耳机不断传来声音,操作者正向李鸣寻求操作要求。
  
  他的高度可以看到这片区域内的场景,只见李鸣在那里呆呆地站着,好像还有些摇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指挥?听到请回复。”那操作者狠狠地拍了下座椅,“这东西不是坏了吧。”
  
  “嘶……”李鸣使劲地捂着头呻吟了一下,他觉得眼前都出现了重影,不是饿的吧,李鸣有些奇怪,阵阵虚汗不停的从他的身子中冒出来。
  
  “我没事。”操作者的耳机中传来李鸣虚弱的声音,“作业暂停,先休息吧。”
  
  李鸣说完停了一会儿,好像感觉头晕好了些,自顾自地走向了食堂的方向。
  
  他的脚步有些虚浮,甚至连旁人的交流都有些听不清了,面色也是越来越白。
  
  “该死的……这是咋了?”李鸣皱紧了眉头,死死地咬着牙,他觉得自己现在糟透了。
  
  他用力扶着食堂门,喘了口气,他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然后去看医生,他怀疑自己得了什么急症。
  
  李鸣尽力集中着精神,端着一碗肉粥摇晃地走在过道中,周围人声鼎沸,他感到有些莫名的厌烦,他听不清那些人在说什么,只觉得好像一群苍蝇包裹了头脑。整个思维都迟钝地仿佛像被泥潭黏住的汽车。
  
  “该死……”他呻吟了一句,意识好像越来越不清醒了,右手一抖,粥被他摔在了地上,他的头摇摇晃晃的,径直倒了下去。
  
  周围的声音似乎是停滞了一秒,继而又嘈杂起来。
  
  “快叫救护车,打120!”
  
  “联系东山,联系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