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北国之殇

©  会飞的橙子
  凌月下网事件中的伤员全部被统一安放在利尔中心医院的急诊科,楼外围着各方的记者,还有一堆看热闹的,车水马龙就是现在对这里最好的写照,不少的警察正在维持着秩序,还有伤者正不断地被送过来,现在接诊的医生和护士正在进行着相关的包扎和治疗。
  
  “这什么情况?”一个黑人站在急诊楼外,正叼着一根烟有些懒洋洋地站着,一枚写着“task force“的袖章挂在他的胳膊上,作为警司派到医院的特遣队成员,他负责维护医院内部的秩序,以防止出现医闹,或者一些突发状况。
  
  一把枪背在了他的身后,腰间挂着一个收音机,沙沙地响着,里面正播着这次凌月下网的事件。打鱼地已经被封锁,利尔联邦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种恶性事件了。
  
  他才三十几,照着太阳正优哉游哉的他,估计离老年人的行列,只是缺一壶来自夏国的茶水。
  
  医院并不允许吸烟,他只能时不时地出来过过瘾。守卫医院的任务是枯燥的,毕竟那些医闹的疯子终归只是少数,除了每天看看漂亮的医生和护士之外,好像还真没什么意思。
  
  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透过慢慢扩散的烟雾盯着面前忙碌的人群,他显得有些无所事事。和往常不一样的,他总觉得心里有些奇怪,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急诊部内,一个护士正在给一个患者包扎腿部伤口。在她的印象里,大概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伤口,撕裂伤,泛着黄液,在边缘还透着绿色。
  
  问题并未得到回应,她有些奇怪,突然,她觉得手上有些凉,有两滴渗着绿色的水珠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她愣了愣,皱着眉抬起了头。
  
  只见那患者正歪着脖子,面色苍白,一双已经没有了瞳孔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喉咙中发出了一些沉闷的低吼声,一抖一抖地在椅子上打颤。
  
  一切显得都很是怪异,甚至让护士觉得,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一个人。
  
  “你......你怎么了?先生?医生!”她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两步,看了看正全身颤抖的伤者,转身跑去找医生。
  
  “先生,先生,你怎么样?”一个高个子医生急匆匆地从外面走来。他的面色并不好,他已经能够确定这些人中了什么毒,但是这种毒好像并没有出现在医疗历史的记录中。
  
  医生扶住了他的肩膀,皱着眉看着他惨白的面孔,抬手打算翻一翻他的眼睑。
  
  吼!就在这时,伤者突然一口咬住了医生的手腕,咬合力之大使手腕在瞬间就血液飚出!
  
  “法克!”医生惨叫一声,整个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尖牙蹭着血管在摩擦。这怎么可能是人的牙齿?他瞪大的眼睛中透着一些难以置信。
  
  “滚蛋!你这神经病!”他拿着病历板的另一只手开始疯狂敲打着他的头部,想要把自己被咬住的手拽出来,护士也在用力地掰着他的嘴。
  
  那人的面部慢慢开始腐烂,手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他一把抓住了护士的手,有些弯曲的指甲狠狠地刺了进去。整个急诊室瞬间变得嘈杂起来。
  
  “怎么这么乱?里面出什么事了?”黑人警察皱了皱眉,他听到大厅里传来了一阵惨叫和嘈杂,这不该是医闹啊,他有些奇怪,毕竟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
  
  他的身后跟着其他的几个队员,皱着眉头走向突然混乱的大厅。
  
  一个护士正向着慌慌张张地跑过来,甚至连鞋子都甩飞了一只。
  
  “迪卡!疯子!那边有疯子在吃人!”那护士的嘴巴咧的很大,浑身都透着一股惊恐的意味。
  
  “什么情况?”迪卡眯了眯眼睛,很显然,他觉得面前的这个护士长更像是疯子......
  
  吼!突然,他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奇怪的吼声和人群奔跑的骚乱,他扭头看去,只见人群从发热门诊蜂拥而出,满脸慌乱,好像在躲避着什么。
  
  “嘿,伙计,那里发生了什么?”彼得捂着自己的肋下慢慢走了过来,他刚去做了一些相关的检查,得亏他是退伍兵,还能自己晃晃悠悠地走两步,换成普通人,估计早去床上呻吟去了。
  
  现在他正想努力地睁大眼睛,他觉得头越来越晕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侵占他的身体,或者说在啃他的脑子。他恍惚地盯着面前的迪卡,竟然觉得他像一块正散发着香气的五花肉。
  
  “不清楚,可能有的人从疯人院跑出来了。”迪卡有些疑惑,从腰间拿出了对讲机,“这里是急诊科,发热门诊什么情况,发热门诊什么情况,收到回复,收到回复!”
  
  “迪卡,赶紧走!这些病人们疯了!”一个声音喘着粗气,好像在奔跑,“从发热到癫狂,再到袭击一切活的人!这些人想干什么,他们已经不是人了!”
  
  嘭!对讲机传来重物倒塌的声音和一声惨叫,只剩下了沙沙的声音。
  
  “喂?喂!?该死的!”迪卡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光头上揉了两下。这时,他突然听到自己的身边传来一阵低吼。
  
  吃,是彼得丧失意识前最后的心理活动。他的眼珠开始变得浑浊,身子一挺一挺的,双手伸向了迪卡。
  
  “嘿,伙计,你怎么了”迪卡打了一个激灵,迅速后退,抽出了身后的枪。“你离我远点。”
  
  “嗷!”彼得没有丝毫反应,直接扑倒了迪卡旁边的一个人,一口向着脖子咬下。转眼就是一大块血肉被撕下,鲜血溅向空中,地上的人挣扎着抽搐了几下,再也没了动静。
  
  “杀人了......”迪卡睁大了双眼,喉咙上下动了一下,端枪的手颤抖着。这可比看急诊科大门刺激多了。自打从刑侦退下来,他就很少碰见这些事情了。
  
  他环顾了一下混乱的四周,人群仿佛被浇了窝的蚂蚁一样乱窜着,“真希望我不是活在梦里,疏散人员,立刻报警!”他对着还在发愣的几人吼道。
  
  他咒骂了一句,顺着刚才护士手指的方向跑了过去,还没有到他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道,鲜血汇聚着流出了病房门。他慢慢靠近病房,双手紧紧地抓着枪。
  
  呕!他瞄了一眼,突然弯下了腰,满地的内脏四处散落,泡在地上的血液中,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正趴在地上啃食着什么,旁边医生的肚子被挖了一个大洞,缠绕的内脏隐约可见,脖子上也是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仿佛被什么啃食了一般,一个护士正面朝下趴着,身子在一抽一抽地轻微颤动。
  
  “你好?”迪卡试探着问了一句,“你好?”
  
  那人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将头转过来,一张惨白的脸上满是鲜血,嘴中在不断地咀嚼着,半根肠子吊在嘴边,血液一滴一滴地掉落,一双全是眼白的眼睛直洞洞地看着迪卡。
  
  迪卡的胃里翻滚着,他觉得嗓子有些发酸,心脏砰砰地跳着,一种无法言语的恐惧感包裹了全身,双腿好像浇筑了铅铜一般被钉在原地,“丧...丧尸!?”,迪卡看着这个无限接近于影视形象的怪物,腿脚突然有些发软。
  
  吼!丧尸慢慢站起,看着迪卡,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美味,直接向他扑来。
  
  “法克!去死!去死!!”迪卡的大脑有些空白,思路断线的他已经不知道脑中想着什么了,他只知道按扳机,疯狂而机械地按扳机。
  
  “法克!!”一发发的子弹打入到丧尸体内,让它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和倒退,但仍然在慢慢接近。
  
  “为什么不死?”迪卡的目光呆滞起来,疯狂的按着扳机的手指已经发白,这个时候手枪中突然传出了咔咔声,没子弹了。
  
  “咕咚。”他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枪械砸到了它的脑袋上,有些连滚带爬的向大门跑去。
  
  吼!!正奔跑的他突然全身一阵,只见急诊大厅中四处游荡着一些“人”,有的身上挂着输液瓶,有的肚子上还插着手术刀。
  
  他们仿佛听到了刚才震彻楼道的枪声,齐刷刷地向着他走来。
  
  迪卡被丧尸群慢慢包裹,整个人的大脑终于挣脱了空白和宕机,开始迅速地转动着。
  
  那些沉闷的吼声,像是在庆祝又有了食物,又像是在庆祝有新人加入。
  
  
  “找军队支援吧。”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坐在车里有些呆滞和惊恐,就在刚才,他的一个属下莫名其妙地开始撕咬旁边的人,整片街道都是一片带着鲜血的乱象。
  
  在严寒的冬季里,冰雪覆盖的街道呈现出一种过去从未有过的嘈杂。
  
  不少人呆滞着,他们并不明白为什么前一秒还在和自己谈笑风声的朋友亲人在下一秒就会像疯子一样扑上来。整片街道都是一股血腥味,内脏和断肢杂乱地摆在地上,场面很混乱,那些疯子伏在地上啃食着血液和尸骸,像是在开一场掠食盛宴。
  
  那些家伙已经不是人了,不少人都从家里跑了出来,一种面对着未知和死亡的惊恐,让他们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
  
  街道上的车流量很大,所有人都想尽力地逃出这里,跑的快的,已经通过吉欧跨海大桥直接逃向大陆,跑的慢的,被死死地堵在了街道上,所有人都在横冲直撞,在死亡面前,人性和规则都是一种梦里的憧憬。
  
  警察已经开枪,但并没有起到什么好的效果,怪物没有杀死几只,反而使人群更为慌乱。而最要紧的是,警察内部也出现了变异的情况,他们已经开始自顾不暇了,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人,如果是为什么,杀不死他们?如果不是,为什么电影中的爆头没有多大的用处?
 
  此刻街道上带队的警长已经彻底凌乱了,当他用了电影中对付丧尸的爆头而发现没用之后,整个人都仿佛沉浸在了绝望里,这是人类想象中都没有出现过的一种恐怖生物。
  
  此刻办公室内的市长脸色煞白,他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治下的人们突然就疯了,甚至连市政厅也出现了变异,他们的行动相比于正常人有些迟缓,却是有着极为强大的力量。他并不清楚,为什么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出现全民变异的情况,甚至仿佛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
  
  他已经向首都紧急求援,而现在,他的办公室外面正游荡着十几只丧尸,他面色苍白,手中的电话从未停止过,他必须主持全局,哪怕,他并没有自信。
  
  全市的警报战争警报已经响起,武装直升机起飞,呼吁大家呆在家里等待救援。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过,有一天电影里的事情真的会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