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血色黄昏

©  会飞的橙子
  “这什么玩意儿?”大个子警察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车前窗被一个从天上落下来的东西狠狠地砸烂。大个子抹了抹脸上的玻璃渣子,一脸懵逼大概是现在他最好的写照。
  
  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个飞出来的人就径直砸到他的警车前盖子上,整个车体都重重地震了震。
  
  “My god......”大个子眯了眯眼,看着在车顶上用一个诡异姿势在不停扭动的人,他的心脏抽了一下,那飞碟里面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兄弟,你没事吧。”大个子凑了过去,用手小心的拍了下那个人的肩膀。
  
  恩?脖子上有疤痕?大个子眼睛又眯了一下,仔细看了下着装,特遣队长军衔?这是自己要接的人?大个子默默地想着BOSS对自己的交代。
  
  砰!又是一声巨响,打破了大个子的思考,飞碟重重的颤了一下,而后只见飞碟的大门在空中打转,重重地砸在地上。
  
  吼!
  
  “给我死!”与此同时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轰!云霞密布的天空下,又是一个人影飞了出来,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只剩了上半身,右臂抱着一个弹筒,狰狞的表情定格在了不可置信,他不明白,那么近距离的高能量爆炸,它怎么可能没死?
  
  砰!望着在慢慢走出舱门的身影,他重重地落在地上,满地鲜红,内脏早在半空中就像雨一样淋在了地上,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却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救命!”一个人发疯一般的从飞碟里面跑出来,白色的衣服上沾满了绿色和红色。他的面部表情有些扭曲,一个摄影机的挂带已经缠紧了脖子。
  
  “快打死它!”他连滚带爬地跑到了警车前,回头指着那舱门,双眼暴突。
  
  而此刻,所有的特警都不约而同地举枪对准了那舱门,缓缓靠近。
  
  啪嗒,啪嗒,啪嗒。
  
  本应嘈杂的现场此刻寂静的落针可闻,一阵脚步伴随着低沉的吼声从飞碟中传来。
  
  身上挂着的碎布仍可看出他原本是一名战士,他的一只手还拖着一个战士的躯体,嘴中竟还撕咬着一块肉。
  
  他的表皮已经腐烂,肚子也被炸出了一个洞,但竟然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生长,肉芽不断叠加覆盖。
  
  “Fire!”有人终于是率先开了枪,他们每一个人都清楚联合国特遣队强大的实力,那么,这个站在舱门口撕咬人肉的究竟又是怎样一个怪物!?
  
  手枪开火,机枪喷射,枪声震天,怪物身上不断喷出墨绿的液体。
  
  吼!那怪物一把把拖着的人体扔向人群,随后竟是以不弱于跑步的速度冲了过来。
  
  “赶紧走!”大个子警察看着前方不断被抛起的人,迅速将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队长塞进车里,按着既定路线开始加速,那里,将会有一架直升机将他们送往目的地。
  
  “完了......我们完了......”队长看着红绿交杂的身子喃喃道,甚至身子带着一丝颤抖。
  
  “你醒了?东西拿到了么?虽然这次你本来不用回非洲,但是这次好像事情有点紧急,相信BOSS也会很期待你回去的。”大个子警察不停的说着。
  
  “等等,你刚说什么?”他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他拽上车仍显疲态的人。
  
  “没人逃的掉的……完了。”盯着手里U盘的小队长颓然地抬起头。大个子警察扫了他一眼,皱了皱眉,那个眼神他在死刑狱见到过,那是绝望的眼神,他有些庆幸这个队长身上的枪已经掉落,要不说不准会在自己的车里来一场自杀秀。
  
  看着天边的日落,大个子警察觉得有些无语,他随手按开了车载广播。
  
  “下面为您播报一条短讯。今日F药剂普通版抵达华盛顿,降落点围起了几圈警车,我们的记者已经被驱离,现在正为您跟踪报道。我报记者于外围听到了震耳的枪炮声,飞碟是否为人劫持暂且不知......”。
  
  “天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怪物......”大个子警察咽了口口水,他忘不了自己从后视镜中看到的那个怪物硬扛着枪炮如入无人之境的场景。
  
  “那是我们无法抵挡的东西……”队长喃喃地开口,他用手摸着储存袋里的试管,神色多了一些复杂
  
  “到了。”大个子有些无奈,看着前面的降落台,大松了口气。
  
  
  吼!
  
  “前面就是城市!拦住他!”一个特警大吼着,然而下一秒却是成了被拍飞出去的那个人,然后七荤八素地摔在地上。
  
  “指挥部,请求支援,请求支援!”一个特警窜进车里,一脸慌张,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从开始到现在,枪炮好像对他没什么作用。
  
  在他放下对讲机的下一刻,一根骨刺就是穿透车顶刺入他的身体!
  
  “华盛顿郊区”发生恐怖袭击,警方正在驱散无关人员,记者被挡在外围,即使曾经发生过枪战警方也未曾如此强制地要求所有人员撤离,在这里我们仍然可以听到剧烈的枪炮,这真的不是两只军队在打仗吗?警方究竟对公民隐瞒了什么......”一个记者正在警戒线外做着新闻报道。
  
  话未说完,身后的警戒线就被直接砸断,一个警察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的一条胳膊已经不见,肚子上是触目惊心的一道伤口,甚至能看到里面的肠子,而他的血液竟开始泛着墨绿色。
  
  记者身子一抖,明显吓了一跳,当他转过身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警察面对的是什么,一个双手骨刀背生骨刺,浑身破烂的怪物在疯狂撕咬着一个已经死亡的警察,一甩头,一串鲜红的血珠在夕阳下闪着晶莹。
  
  没有丝毫停歇的,那怪物已经是一跃而起跳过了警戒线,掠过记者的鼻尖,冲入都市!
  
  “我的天呐……”记者惊恐的表情,人仰马翻的包围圈,奔向城市的怪物,此刻都通过直播播了出去。
  
  呼。记者瘫坐着,话筒早已掉落,不停的拍着心口舒缓恐惧,这下安全了吧?记者的呼吸渐渐平缓,他跑向那个摔在地上的警察。
  
  “嘿,兄弟,麻烦打个急救电话。”他对着扛着摄影机跌坐在地上的助理说道。
  
  “你还能撑的住吗?别着急,救护车马上就来。”记者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想着按住警察肚子上恐怖的伤口。
  
  吼!一阵杂乱的吼声正由小而大。
  
  记者的身子猛然一窒,他慢慢转头,看到了另一边和他一样幸存的其他警察,前面是一条平坦大道,金色的余晖洒下,给地上的血红镀上了一抹别样的色彩。
  
  夕阳之中,那些倒在血泊中的人们,蹒跚而起!
  
  啪嗒!呆住的记者突然感受到了脚腕处巨大的抓力。
  
  那是一个死去的警察,皮肤腐烂,一只眼球挂在了外面,甚至肠子还堆在地上,此时却抱着他的脚,一口咬下。
  
  他张大了嘴,却因为极度的恐惧而没有任何声音。
  
  死前的最后一刻,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会阻拦记者的进入。这不是黑帮火拼,不是军队打仗,而是另一种恐怖的东西。
  
  他会死吗?不会的,他会用另一种形态,生存下去。
  
  黄昏之下,血气弥漫,地狱大开,亡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