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茧

©  会飞的橙子
夏国,天眼
  
  “站长,发现未知小行星。”在这个世界最强的宇宙望远镜站台里,监测员正焦急地向一名老者汇报着,这个突发事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他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那东西会突然出现在地球的跟前。
  
  “打开轨道预测模型,开启卫星侦测。”老者皱起了眉头,他的手指在屏幕上不停地滑动,各种建模开始测算着这颗突然出现在地星前方的小行星,空旷的空间中瞬间被各种形状的3D投影填满。
  
  良久,他停下了动作,面色有些发白,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给我接国务院。”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一颗小行星正在撞向地星?”米国总统的脸色极为古怪。
  
  他刚接到了来自联合国的紧急警告,然而这一切都让他觉得荒谬不堪。
  
  每年都会有流星撞入地星大气层,来一个对地星的亲切访问之旅。难不成人类每年都要来上几十次紧急行动?
  
  并且这小行星是突然出现在地星大气层的?难道之前地星的所有探测仪器全部失灵了?开什么玩笑!
  
  如果这不是坐落在夏国的世界最先进的天文站天眼的观测结果,如果这不是联合国亲自通知与夏国肯定的措辞,他只会当这是个拙劣的笑话。
  
  “准备,行星闯入大气层后,实施导弹打击。”他沉吟着,联合国临时会议上,紧急的情况令参会者以绝大多数同意票通过了导弹打击的议案。
  
  谁也不能肯定这么近的距离下,穿越大气层的小行星能不能燃烧殆尽,但是,谁也不敢赌上地星的命运。
  
  “给我接联邦天文台和国防部,通知......”他对着桌前的屏幕说道。
  
  “让我进去,我警告你们,这是总统给我的特权!”走廊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
  
  “抱歉先生,总统正在办公,您......”“你根本不知道事情多严重!进来的时候已经检查过我一遍了,你们简直......”来人的语气很是激动。
  
  “威尔?”总统皱了皱眉,威尔是自己允许的仅有的几个可以自由出入总统府邸的人之一,他不仅是总统的挚友,也是处于米国生物界金字塔顶端的人之一。
  
  “嘿,老伙计,你怎么来了?”他最终还是站到了门口,一脸的笑容。
 
   在总统保镖的虎视眈眈下,威尔神情终是缓了缓,“总统,我刚才给你打电话没有接通。”
  
  “哦,威尔,刚才有个电话会议,所以......”总统有些奇怪,就因为没打通所以直接赶了过来?他看着威尔有些慌张的神情,心里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但是特里,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情。那架飞碟怎么样了。”
  
  “什么?”特里眼睛眯了一下。
  
  “就是运送药剂那架。”威尔眼中有着一些希望。
  
  “算算时间,应该已经到了吧,刚才还有人跟我汇报说特遣小队有伤员......”
  
  “什么!?”威尔登时直立当场,宛若雷击,“完了......"
  
  “你说什么?”特里奇怪地看着面色惊慌的威尔。
  
  
  “准备降落,倒计时一分钟。”电子音提示着。但此刻,碟舱内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队长有些惊怒,“山猫,你要干什么!?给我按住他!”
  
  只见在刚刚还跪伏在地上嘶吼的山猫,皮肤表层已经在不停地脱落,他的身躯好像在不停的变大,泛白的双眼很是渗人。
  
  背后的突起彻底撑破了刚刚缝合的伤口,淋漓的鲜血竟还带着些绿色,最主要的是,他竟然回头咬上了医务兵的脖子!
  
  “山猫,你给我放开!”医务兵看着山猫的脸有些恐惧,他的心脏砰砰地跳着,他经过了项目繁多的训练,但是,谁能告诉告诉这种情况在怎么解决?
  
  这还是人么!?
  
  砰!医务兵牙齿一咬,一把推开山猫,伴随而来的,是脖子上一大块肉的撕裂以及汩汩外流的鲜血。随后,他捂着脖子迅速躲到一边,他的整个面庞都紧皱起来,肌肉一颤一颤的,再抬头的一刻,手中却已经举起了枪。
  
  吼!被推开的山猫嘶吼着,身体仍然在扭曲,皮肤死白的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神志,而此刻他的身体也在慢慢异变。
  
  “这就是原因么?”队长无比的震撼,看了眼旁边仍然在昏迷的罗宇,他终于明白了这个扒上他飞碟的夏国科研人员为什么让他杀死山猫。
  
  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抬手就是一枪。电流弹强大的冲击力将山猫击出几米之远,除了医务兵粗重的喘息,大厅中一度寂静。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倒地的人,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山猫竟然又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站了起来,毫发无伤。
  
  绿色!?队长猛然发现山猫身上携带的试剂在强大的冲击力下炸裂开来,已经覆盖了全身。
  
  咕咚。队长咽了口口水,不会这样吧......他的心里残存着最后的侥幸,手却已经抓到了一把冲锋枪。
  
  
  “兄弟,你知不知道把我们这么多人调过来干什么?”降落点四周,已经有了不少特警,甚至出现了军队的身影。队伍外圈,一个大个子有些好奇的看了看身边的人。
  
  此刻,可能没有一个人比他更为兴奋,被BOSS单独派出来的他还处在备受重用的感动中。他现在很自豪,只要他可以完成这次的任务,那么他将对远在非洲的祖国革命,做出难以磨灭的贡献。
  
  “不太清楚,听说是总统府刚刚直接下的增援调令,可能是迎接什么比较重要的东西?”然而下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特警甚至军队把这里团团包围。
  
  只见一个碟形飞行器盘旋着向着降落点降落。可莫名其妙的,半空中的它却是在不停地抖动,仿佛内部有什么东西在不停地冲撞它一样。
  
  “降落完毕,舱门开启!”一阵电子音传向四周。
  
  所有的眼睛都盯住了舱门内部,然而,迎接他们视线的,是一个呈弧状被扔出来的人,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仿佛飞人一般。
  
  
  而与此同时,各国的导弹行动也彻底展开。
  
  “准备。”天眼内的老者手中握着一个操控杆,对面的屏幕上是所有与会国家和地区的武装负责人,他们面色严峻。
  
  地星文明发展到今天,已经初步进入宇宙时代,虽然说有了能力抵御这些小行星的冲撞,但是成功和失败的概率却也是对半分。
  
  “注意,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老者的面色很严肃,如果不能一击而中,那么地星很可能面临当时和恐龙一样的境遇。
  
  老人的眉头紧皱,目光紧紧地锁定着面前的投影,“这家伙......几十年后的事情,还真给他算对了。”陡然,老人的眼睛睁大了一分,“发射!”
  
  几十个国家的上千枚导弹全部离地,向着那已经闯入地球大气层的陨体径直而去,这是一次军事界的盛况,各种型号,各种外形的导弹在空中以武会友。
  
  或许不一会儿,就会出现一场世界范围内的军事演习的报道。
  
  这一刻,所有国家的发射中心的所有人员都在盯着大屏幕,或是双手合十,或是死死地握着拳头,高空探测器传来的影像在十几秒后成了一片雪白。
  
  当白光闪过,大气层中除了烟尘碎片,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然而高空却慢慢地被一层奇怪的乳白色的雾气盖住,这雾气经久不散,并且竟还在随着高空乱流向世界四处扩散。
  
  而此刻已经为逃过一劫而欢欣雀跃的检测人员,却并没有多想那水雾,和被轰的四散的水晶粉尘。事实上,他们根本不知道。
  
  砰!!!刺耳的警报更加剧了现场的混乱,大个子捂着眼睛倒退了两步,他还没从刚才那场喜剧般的“太空飞人”中缓过神来。
  
  “法克,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