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凌月下网

©  会飞的橙子
不列颠群岛,位于这个星球的北半球,它靠近北极海洋,又与格陵兰大岛接壤。这里的海岸线有六个月都会被海冰覆盖。群岛全年被大风盘踞,是清洁能源发展的黄金地段。
  
这里坐落着利尔联邦,国家经济发达,也算是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国。古代先人出众的航海技术和扩张野心,让他们如今享有“永恒之陆”的别称。
  
这里的街道上偶尔会看到北极冰原上特有的生物,指不定哪天你会和北极熊和企鹅在一个街道上遛弯,渔业,是这个国家的支柱产业之一,丰富的渔业资源让整个国家都带上了一些鱼的气息,有着“鱼都”的称号。
  
  北半球的1月,在这里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刻,自北边蜂拥而来的海冰填满了格利海峡,将两个大岛彻底链接。狂风夹杂着冰雪,呼啸着席卷了海边这座城市,室内温暖的炉光稍稍透过了窗外纷飞的冰雪,街上人很少,很多人都选择窝在家中。
  
  连接格陵兰岛的大桥上覆满了寒冰,平日的车水马龙如今早就不见了踪影。一条大鱼在上面吃力地蹦跶着,它体长近两米,在这个普通的海鱼品种里,已经大的有些不像话了,它显得很是壮硕,不知道从哪里跑到了上面。
  
  透过风雪,隐约可见远处仍有一些人在活动着,他们用工具砸开了冰面,想着从大海那里大捞一笔。
  
  每年最为寒冷的时候,格利海峡海冰封岸,冰层下面,都将聚集着无数的鱼群,很多稀有的大型食肉鱼种也会趁机出来捕食,每年总有几个倒霉鬼可能会被栽到海里面被叼走。
  
  “凌月下网”,是这里人民的重要传统。普通人民依靠这次捕鱼,为家中的“冬眠”积攒一些美味,大型的公司也乐意开拓一些出口业务。
  
  此刻的冰面上,扎堆的人们热火朝天,普通人通常只是打一个小洞,而那些公司们,则选择采用巨型钻冰机,他们的目标额是个庞大的数字。
  
  “嘿,兄弟,你怎么样了?”寒风呼啸中,一个人向另一个人大声地喊着,他的手中已经抓起了一条通身银白的绿青鳕,机器和铁锥凿冰的声音不绝于耳,人群中时不时传来几声欢呼。
  
  坐在板凳上的人拍了拍身后巨大的鱼桶,“再等会儿就走,我现在只想在白风暴来之前打到一只北极冰鳕。我的孩子一直嚷嚷着要吃那东西。”他被冻的有些僵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
  
  白风暴,是“凌月下网”时节常见的灾害,狂躁的西风卷起格陵兰大岛上的冰雪,转眼间就能让这里变得白茫茫一片,虽然伤害并不大,却也能导致可视度极度下降,捕鱼什么的,也就随即停止,如果在这种天气里迷路就麻烦了。
  
  这边的人们热火朝天,那边桥上的的大鱼仍然在用力地蹦跶着。它的前方是一片还未被冰封锁的水域,紧邻着格陵兰的海岸线,那是一小片暖流区。它用力扭动着,快要成功了。
  
  噗呲!它用力一跃,身子蹦跶到了半空中,阳光照耀着它的鳞片,闪耀着光芒,似乎也在庆祝着它的脱险,然而下一刻,一根粗壮的骨刺直接斩下。它一半的身体掉落到了水里面,血液染红了周围,冰层下清澈的水域瞬间被黑影席卷,眨眼间一半鱼身就只剩了骨架,而那黑影显然看到了岸上还有一个“大家伙”,黑影用力冲击着脆弱的冰层,想着来一顿大餐。
  
  吼!一根骨刺没有任何商量的戳穿冰层刺入水里,再抽出来的时候,混着水的血液转眼就冻成了冰。水中也慢慢安静了下去,这个大家伙身高三四米,身上覆满了冰雪,嘴中时不时涌动出来一些触须,看地上依稀的脚印,他大概来自更北的地方。
  
  他的身体慢慢活动着,最后把对准了远方热火朝天的人们。寒风好像变的更猛了一些,它的另一只手的触手好像有些激动地甩了甩。
  
  “风怎么变大了?”一个人放下了手中的鱼竿,有些摸不着头脑,“白风暴?”他举起了望远镜,本还算清亮的远方现在已经白茫茫一片,仿佛在翻滚着涌来。
  
  “我的天。白风暴!”他突然冲着四周大声喊了几声,迅速的开始收拾渔具。“白风暴?”他周围的人明显的愣了一下,纷纷看向远方。那白茫茫的一片不停地涌动翻滚着,覆盖了所经过的一切。
  
  “白风暴!快撤!”人群迅速骚乱,开始涌动着向着城市退去,但是他们的速度明显不够。
  
  白风暴很快地覆盖了这里,人们的视野中被风雪充斥,甚至连呼吸在狂风之中都变成了一件艰难的事情。
  
  “啊!什么东西!”就在人们着急着想要回城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人刚好收拾完自己的渔具。这次的收获不错,大概能给家里的孩子熬几锅美味的鱼汤了,他想着家里的温暖,嘴角浮现出一片笑意。
  
  然而下一刻,一柄骨刀就径直刺穿了他的肋下。瞪大双眼的他低头看去,坚韧的防寒衣被直接刺破,鲜血喷涌而出,被冻的通红的面色突然就惨白起来。
  
  “彼得!彼得?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些声音在喊着,彼得这个家伙刚服役回来没多久,这是他和家人过的第一个节日,他们很难想象,作为退役兵的彼得会遇到什么危险,而他们也不想让这个每天都笑的很阳光的小伙子出什么事情。
  
  “法克!”彼得的反应很快,直接前仰,用脚用力向后踹了过去。真疼啊。他的整个面部表情都纠缠在了一起,感受到骨刺与自己分离,一个前滚翻躺倒在了雪地上,手紧紧捂着肋下,幸好不是致命伤。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紧咬着牙关。而在这时,周边又传来了惨叫,他感觉脸上有些滑溜溜的,用手一抹,是变成了冰碴子的血液......
  
  冰雪的席卷中,透出了一股殷红。
  
  “这里是JR·TV。白风暴刚刚过去,我们获悉,在不久前的‘凌月下网’活动中,打鱼的人民受到了不明生物的袭击,已经出现伤亡情况,现在警方已经封锁现场,伤员已经全部送往中心医院进行紧急救治。下面我们来看看采访和现场报道。”
  
  整个格利海峡已经被全面封锁,到处是站岗的警察。甚至还来了两辆军车。
  
  “我真的很难想象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大胡子瞪大了眼睛,眉毛都在抖动,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恐惧,“你能理解吗?那么硬的钻探机器他能打出洞!我发誓,我差点就被戳出花儿了,那将是我经历的最恐怖的时刻!”
  
  “我应该很庆幸我能活下来。”彼得的面色苍白,伤口已经被包扎,他正躺在救护车上,要被送往中心医院。“我很难想象什么东西可以在视野那么差的环境中可以直接用东西刺入我的身体!感谢我曾经服兵役的经历,感谢上帝,它没有刺入我的心脏!”
  
  ......
  
  “对于这起恶性的事件,警方已经立案调查,军方也将派出人员进行协作。”主持人面色严肃的说,“下面让我们来关注最近日益增长的发热病情况,有请医学博士......”
  
  画面中对“凌月下网”的直播画面还未切换,记者正在冰面上溜达,那里是之前人们打鱼的地方,可却突然见那现场记者所处的位置突然震动起来,主持人愣了愣,面色有些不自然,她看了眼导播,试探地问道,“你那里出了什么事情?”
  
  “哦,主持人,你好,我......我不知道!”现场的记者有些惊慌,“冰层在震动,我的天哪,那底下好像有东西!”摄影机给了冰层一个特写,这里的冰层还算清晰,一个巨大的黑影在冰层下迅速的游动着,它在撞击冰层!
  
  “天呐......那究竟是什么!?”记者微微曲了下身子,慢慢后退着,“我估计可能冰层要裂了,但是在这种天气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他慢慢后退着,“冰层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