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争夺上帝的权柄

©  会飞的橙子
联合国驻格陵兰岛卡达沙迦(KDASHAJA)研究局
  
  “奇妙......奇妙,竟然是这种构造!”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人趴在一个铁笼子外,欣喜若狂。
  
  笼子内,一只发狂的黑猩猩正在不停地颤动着,它的体型正慢慢变大,腐烂的皮肉一块又一块地掉落着,露出了里面泛黄的肌肉组织。
  
  它的指甲变得尖锐,后背上竟长出了骨刺,眼白处遍布血丝,牙齿与爪子变长,一双瞳孔血腥而暴虐,两只手掌竟也有了变成掌刀的趋势。
  
  笼子边摆着对这猩猩使用过的各种武器,而可怕的是,这只猩猩在经受了数十次足以让其丧命的试验后,仍然存活。
  
  “我说,卢修斯,都二十年了,又不是第一次见,怎么还这德行。”另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人正坐在旁边记录数据。
  “不,裴杰,这是质变,”卢修斯眼中露出疯子一样的光芒。“二十年了,我们的技术终于突破到了和人类基因匹配度最高的生物上,F的普通版快要成功了!”
  
  “二十年来的成果哪次不是这样?这次是什么?看看它,杀人坦克?杀人飞机向杀人坦克的进化史?”裴杰有些戏谑。
  
  “要知道,这只是半成品,只剩最后几步了。”卢修斯似乎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埋头看着记录数据。
  
  “多长时间?”裴杰停下笔。
  
  “五年,不,再给我三年......”
  
  “奥威尔,那些大佬已经等不及了。”裴杰叹口气。
  
  “嗯?”卢修斯顿了一下,有些疑惑。
  
  “他们已经等了几十年,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它投入生产,他们不想再等知道么,卢修斯。并且,环境恶化的越来越快了,哪怕是人民,也等不及了。”裴杰的面色有些纠结。
  
  “但是裴杰,这只是半成品!”卢修斯指着放在透明冰库里的绿色试管,音量陡然提高,“你要现在发售?你不是在逗我吧!”
  
  “Wait,wait,卢修斯,我并没有说要发售,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暂时停止对普通版的研究,着力提高初......”
  
  “停止?”卢修斯把手中的本子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打断了裴杰,“这是F,你不明白么?这可是狂徒!你知道我们投入了多少资源吗?”卢修斯指了指旁边的猩猩,“这条路我们马上就要走通了!”
  
“难道你不知道F已经不可控了吗?”裴杰皱了皱眉,他突然觉得那个人的观点有些荒谬。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闷,两个人相对着,有些沉默。
  
  “裴杰,你告诉我,我们最开始为什么要进行这个项目。”卢修斯瘫倒在旁边的椅子上,显得有些颓唐。
  
  “我们既然从一开始就走在了那个人的路上,我们,又为什么要中途退出。”卢修斯自顾自的说着,“如果未来一片黑暗,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去撕破它。裴杰,二十年了,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停下,值么。我们早就知道不可控,不是么。”卢修斯摇摇头,二十年来,他的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他叹了口气走了出去,留下了发呆的裴杰。
  
  “裴杰,上帝掌握我们的命运太久,人类,也该自己掌握一次了。”卢修斯的声音从远处悠悠地传来。
  
  “裴?裴杰?”一道虚影突然出现在看着卢修斯的裴杰身边。是个蓝头发白衣服的小女孩,不得不说,她娇小可人,但可惜,是个虚像,靠3D投影生成。
  
  “冰皇。”裴杰看了看这个控制着整个极地基地的人工智脑,他的兴致并不高。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跟你说我的发现了”冰皇一脸淡漠。
  
  “什么发现?”
  
  “F病毒极强的传染性。”
  
  裴杰有些沉默,安静的空气中弥漫着有些尴尬的味道。
  
  “我们需要把它转移到纽......”
  
  “你在告诉我这个病毒可以在零下几十度的情况下穿透几层厚的密闭玻璃渗入防化服?”裴杰打断了冰皇。“我才是主研究者。”
  
  “我只是担心......异变。”小女孩思考了一下,说出一个还算恰当的词汇。
  
  “为什么我一直觉得你只是催着把试剂送出去。”裴杰磨着手指,“毕竟你是那个人制造的不是么。”裴杰淡淡地笑了笑。
  
  “那里会有顶尖的专家、最强的军队,以及最严密的安保措施。”冰皇的口气一如既往的淡漠。
  
  “世界最顶尖的生物专家大部分可都在这家研究所。”裴杰笑笑,“这可不是靠这些就能控制的,F病毒的传染力可能超乎想象,如果真的如此,那空气,血液,水流,它们都能存活,又怎么是送去纽约就可以解决的?”裴杰摇摇头。
  
  “这东西的潜伏期是多少。”冰皇注视着裴杰。
  
  “并不清楚。”裴杰感觉有些心烦,“冰皇,你只需要告诉我一件事情,那件事情,真的会发生么。”裴杰抬起了头,紧紧地盯着冰皇。
  
“这不止是我一个人测算的结果。”冰皇冷冷地回应,”你自己很清楚,这条路,你不得不走。“冰皇盯了裴杰一眼,消失在了原地。
  
“呵......”裴杰嗤笑一声,望向天花板,好像可以看到深邃的太空。
  
  “二十世纪末期,地球的环境已经被工业严重破坏,生物生存的环境越发恶劣,因此,联合国在二十世纪末立项研究体质优化药剂。这是利在千秋的大工程......它的主研究所坐落在格陵......”
  
  沙理大学的一个教室中,讲台上的讲师眉飞色舞,有些手舞足蹈。
  
  “我在想这个话题是怎么Get到老师的点的......”一个女孩揉着头发,使劲晃了晃头,“是哪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提到的这个话题的,安心上课不好么,等老娘一会儿醒了......”一句话没想完,她的头已经又栽了下去。
  
  与前排偶尔犯困的学霸区不同的是后排的养老区,所谓游戏水群和生产狗粮兴盛之地。
  
  “喔,最近有点不太平啊。”罗宇翘着二郎腿,不停地刷着手机。
  
  “又有暴乱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诶呦,五杀!”王雅萱小声地叫到,在好奇发生了什么的同时,她的双手仍然不忘在手机屏幕上迅速滑动,一头短发为其倩丽增分不少。
  
  “Victory!呼,最近世界上的暴乱着实有些频繁啊,这次是什么情况?”她放下手机,眼睛在秦漠和罗宇之间移动,这两个人,今天怎么开始沉默了。好不容易蹦出两句话咋还是时事政治,王雅萱有些奇怪。
  
  “好像是在争夺关于体质药剂的制造和发售吧。”秦漠放下手中刚领到的校报,“体质药剂即将发售,这在今年可是大新闻。”
  
  校报摊开,只见头版就是红色大字,被破解的基因密码!
  
  “嘿,总之夏国的生产厂已经建好了,第一批成品也即将投放,咱不担心。”罗杰笑的有些吊儿郎当。  
  
  “研究真正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你们说,要是搞出来个生化危机怎么整。”秦漠开着玩笑。
  
  “早盼着了。”罗杰晃着头,“只有末世才能体现出来我的英俊和潇洒,如果整出来丧尸了,就干他丫的!”
  
  “真出来了估计你是第一个跑的。”王雅萱撇了撇嘴。
  
  “学界现在关于体质药剂发售这个问题已经快打起来了,神仙掐架,要不要看?”罗杰有些尴尬的地笑着,他摆了摆手机中的视频。
  
  “你天天也就知道吹牛了......联合国已经发布了文件,第一批已经运往纽州,马上的事情,不可能改的吧。”秦漠摆摆手,继续拿起报纸。
  
  一篇几百字的短文,被破解的基因密码,却被放在了头版头条,足以证明这个消息有多劲爆。
  
  “人类自古以来就不断在研究突破人体限制,而在今天,裴杰和卢修斯两位科学家开拓了这一历史!他们研究出来的体质药剂,将从从深处优化我们的基因,也必将为人类做出卓越的贡献,时至今日,人类,终于可以自豪的说,我们破译了基因密码!”秦漠小声地念着,旁边传来了视频的声音。
  
  “就我个人来讲,我完全不知道联合国是怎么想的,基因,作为人类最神秘的部分,以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平,又如何可以做到去更改人类的本源?我理解联合国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忧虑,我也赞赏两位博士为生物学和化学做出的卓越贡献,但是通过药剂直接强化人类体质,它的风险性有多少,它又会不会把人类变成怪物,这都是我们不确定的!”
  
  “我认为,尽管有一定风险,但也是因为不断地开拓,所以我们人类文明不断走到了今天,裴杰和卢修斯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一直在接受各界监督,也推动了生物学建设性发展,药剂也通过了核验,那在当下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应该支持,改良体质,是人类从古到今的梦想,也是很多病人的梦想,也是现在我们必须面对并且不得不面对的课题。我们不能辜负这份期望。”
  
  “他们这是在挑战上帝的权威,上帝会惩罚他们的,凡人,永远无法承担上帝的怒火!”
  .....
  
  剪辑的视频集结了各方大佬,各种争论纠缠不休。体质药剂也就是在这种舆论环境下,被联合国直接推出。
  
  2020年5月12日,联合国。
  
  “我们荣很幸能站在今天这联合国个舞台上,几十年了,我也从小卢修斯变成了老卢修斯,但是我对我从事的事业一如既往地热爱,也对我所研究的卡达沙迦项目有着绝对的自信。我也可以说我没有辜负世界对我们的希望!今天,我终于可以从格陵兰岛那个阴森的实验室走出来,来到这阳光下,为人类文明的前进助力喝彩!”
  
  “我们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有一个梦想,我们一定要为人类的历史做出属于我们的贡献,这也是支撑着我们不断走下去的原因。上帝已经攥了这个权柄几千年,今天,我们就要跟上帝对垒,争夺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裴杰显得意气风发,“人类的未来已经被攥到上帝的手里很多年,如今,我们要把它夺回来!”
  
  会场中很是沸腾,影像通过直播走到千家万户,世界各地,各个报纸头版放送,这,注定是个新纪元的开始。
  
  环球时报:人类的新纪元或将开启
  
  华尔街日报:世界经济的马车又将腾飞
  
  欧洲日报:我们看到了未来的光
  
  路透社:传奇之日,争夺上帝的权柄!
  
  我们要去争夺上帝的权柄,为了我们,为了未来。最后一句话出现在了秦漠合上的报纸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