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恶源

©  会飞的橙子
“这就是它的卫星么?”章鱼甩了甩触手,“这么偏的地方,我们应该可以安生一段时间了。”
  
  “倒是挺小的一个星球。”姑特在虚拟投屏上不断地按动,月星的影像不断的闪过,“不过它旁边,好像有我们的同类啊......”
  
  二十世纪末,温室效应进一步加强,全球气象灾害多发,人类的生存环境受到严重威胁,人类的身体竞争力大为下降,越来越难以适应环境的变化,此时,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终于开始重视体质优化药物的研究......
  
  这是一间阴暗的实验室,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药品味,各种化学试剂四处摆放着,生物的尸体与铁笼子充斥着房屋,地上堆满了空的试管与药瓶,虽然拥挤却给人整齐的感觉。
  
  昏黄的灯光下,卢修斯极为紧张地盯着面前的水生生物培养池,那里有一只近半米的超巨型海胆,然而若不仔细看,这只是一大缸黄黑色的工业污水,仅此而已。
  
  “我说,你确定这样不会把它搞死?”卢修斯对面抱着本子的青年皱着眉看着这一缸已经不能称之为培养液的水。
  
  他在尽力忍受着这种由化学药品、血腥和腐臭味构成的空气,尽管他在这里的时间是以年为单位。
  
  “找到这只海胆可是花了我们不少资金。”
  
  “我们之前通过蒸发一号试剂来对与人类基因相似达60%的鸡类进行改造,结果你不是看到了么。”卢修斯脸上挂着戏谑的微笑,竟然流露出了一丝骄傲。
  
  “是啊,你用它们把小鸡崽子生生变成了杀人飞鸡。”裴杰翻翻白眼,朝着房屋角落火焰喷射器和它旁边的一堆奇怪的尸体努努嘴。
  
  “这还只是试验品,需要不断优化,你我可是如今世界上最年轻的生物学家和化学家,我们要有自信。”卢修斯脸上的表情有些凝固,转而打了个哈哈。
  
  “但愿。”裴杰看着拿着一管墨绿药剂的卢修斯,把手边的一台水下记录仪拿了过来。
  
  “这回做安全措施了么?”
  
  “难不成你认为海胆能从这几米深的池子里跳出来?”卢修斯的表情有些夸张,“别逗了老铁!”
  
  但当他看到裴杰那想吃人的表情时,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拿出了几个手雷和两把枪,“放轻松兄弟,我也不想再出现上次那么丢人的事情。”
  
  “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那是微型手雷,微型的!我没有倒卖军火!”卢修斯看着裴杰略显怪异的眼神解释道。
  
  “我相信我们的成果可以创造历史。”卢修斯笑了笑,“后代会感谢我们的,裴杰,未来的世界,将仍然为人类的主宰!准备好了么?”卢修斯紧盯着试管将试管中的药剂慢慢滴入。
  
  “这都是什么奇葩观念……”裴杰白了有些得意忘形的卢修斯一眼,继而有些紧张地盯着显示器,这里可以让他清楚地看到海胆的变化。
  
  随着药剂在水中的迅速溶解,本来在水里已经不怎么动的海胆慢慢晃了起来。卢修斯全神贯注的盯着显示器,裴杰握着枪的手指有些发白。
  
  “它在变大。”裴杰有些紧张地看着显示器。随着药剂的完全溶解,海胆的活动越来越剧烈,他并不知道这个海胆这次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是什么?”卢修斯眯起了眼睛,“它在蜕皮?”卢修斯紧紧盯着显示屏,由于水体已经很浑浊,看的并不清楚。
  
  “裴杰,你看到了么,它的刺在加长和硬化……它体表那一层是什么?为了适应环境,自主进行的表层肤质硬化?我的老天,这简直是神作!”卢修斯有些激动。
  
  “镇静点伙计。”裴杰拍了拍卢修斯的肩膀,再不打断他对自己的溢美之词,估计这货得把自己的脸贴满黄金。
  
  “海胆与人的基因匹配度只是是70%,我们还要努力。”
  
  就在这时,培养池里却是传出一阵水炸声,只见那巨海胆窜出水面一米,朝着两人的方向撞来。
  
  嘭嘭!“卧槽!”神经高度紧张的裴杰抬手就是两枪,受到子弹冲击的巨海胆又重重地砸进水中,溅起一片污水。
  
  “这就是你所谓的跳不出来?”裴杰攥着枪,厌恶地看了眼衣服上的污水,有些狼狈地对着池子。
  
  而在此时,海胆又一次跃出水面。这次是两米多高,堪堪落到二人面前,擦着水池边缘栽了进去。
  
  “谢特!”望着面前那一片几米高的水幕,卢修斯也是忍不住大骂。“难不成它的重量也增长了么?裴杰,排水,咱们干死这个浑货!”
  
  两米多深的池子渐渐显露,海胆在池底有规律地跳动着。
  
  “这玩意儿还是海胆?”裴杰看着池底巨大的刺球咽了口口水,这东西变得比杀人飞鸡还让人奇怪,“我们到底是造出了什么东西……”
  
  “你的反应可跟当初遇到飞鸡那会儿没两样。”卢修斯笑着,“这就是这种药剂的力量!”
  
  “来吧伙计,咱们看看这玩意能撑住咱们几枪。”卢修斯瞄准着海胆,不断有液体从海胆身上喷出。
  
  “省着点子弹,这里不是米利坚,这些玩意儿可不好搞。”裴杰耸耸肩,举着枪对准海胆,而就在这时,巨海胆却是又一次从池底一跃而出!
  
  “小心!”卢修斯一脚踹开裴杰,就地一翻,躲开了砸向两人的海胆,巨海胆的尖刺擦着卢修斯的鼻尖划过撞到墙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卢修斯晃悠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就在这时,裴杰从地上爬起来,拉开了手中手雷的拉环,直接甩向了海胆,随着一声巨响,满室狼藉。
  
  “这回我估计我们得搬个地方了。你确定咱们这是在研究体质优化药剂而不是生化武器?”裴杰望着地上仍在微微颤动的海胆碎片,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卢修斯却是没有搭理,直接趴到了海胆碎片边上,“丧失痛感,体积重量增长,表层皮肤腐烂后进化,生命力超强!妙不可言!裴杰,我们会出名的!相信我,裴杰,以后你我,将是历史和世界的功臣!”
  
  “研究这种基因可是费了我们不小的力气。”裴杰松了口气,笑了笑,“那现在,让我们为这种里程碑式的药剂起一个名字吧。”
  
  “狂徒(Fanatics)。”卢修斯脱口而出。事实上,当他初次试验时看到那群失去意识,像疯了一样的互相攻击的杀人飞鸡的时候,这个词就已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不错的名字。”裴杰望着手中墨绿的药剂,“F么,你注定改变世界!”
  
  “那么是不是该开始下一项研究了?”裴杰摆弄着试管,“这条路可不好走,还远着呢。”
  
  “按照那个人所说,我们需要用超低温对它的活性进行抑制,进行更好的改进,以其待可以用于人体,并且我们对它的了解仍然不深入,但是我们这个条件......”
  
  “奥威尔·卢修斯,你要重点考虑的可不是这个,你的生物才能可比我优秀的多。能继续研究,只有你那神奇的大脑。你安心研究就是。这些交给我,要知道,我可不只是个化学家。”裴杰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鬼知道你们家族能给你投多少钱。”卢修斯撇撇嘴。
  
  “单单依靠我们自己可不行。”裴杰摆摆手,“敬请期待吧。”
  
  不久,裴氏家族与奥威尔家族联手创立卡达沙迦(KDASHAJA)生物制药公司,共同进行体质优化药剂,也即F病毒的研究,数年后,卡达沙迦(KDASHAJA)正式并入世界卫生组织,成为联合国研究的重要项目。
  
  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事情,而一切故事,也将从此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