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曲 雪恨

罗千弋 著    2420 字     发布

   连珀将清月扶起来,使了个眼色让她别怕,随即转头对双儿说:“人证物证据在,现在也由不得你狡辩。母亲,按照家规,奴才谋害主子该如何处置?”

   徐氏轻蔑地瞥了一眼双儿,冷声道:“若是小门小户,此等恶奴必定要交由刑部或者衙门处置。可连家乃是百年宗族,自有一套处置办法。这个丫头已心生歹意,断不能轻饶,把她拖出去勒死也好,活埋也罢,珀儿任你说了算。”

   双儿自知大祸临头,却还想垂死挣扎一下,想着连珀平时十分心软。这次恐怕事情败露气急了才这样惩治自己。若像以前一样犯了错哄一哄,没准可以从轻处置。

   “姑娘!姑娘!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一时被猪油蒙了心,竟然谋害主子,是奴婢该死!求姑娘给双儿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双儿一定加倍回报姑娘的!”双儿一边说,还一边以头抢地,涕泗横流,痛哭不已。

   若是以前,连珀肯定会心软。

   清月也有点担心地看了看自家姑娘。

   虽说自己耍了点小手段才从低等粗使奴婢当上小姐身边的丫头,但却是双儿自己自作自受。所以,自己能上位,是难有的机会。如果这次让双儿安然度过,自己必定会被打回原型不说,没准儿还会被双儿往死里整。

   想到此处,清月扶着连珀的手不由地收紧了些。连珀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示意她不用担心,然后对徐氏说:“母亲,双儿已经认罪了,如何处置容我想想。”

   这时,一直观局不语的赵姨娘好似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慢悠悠地说:“珀姑娘,我记着下个月,可就是国礼。依律,不宜见血。更何况这双丫头也服侍了你有些年头了,可能一时想不开,犯了错。你也常说,人非圣贤嘛。依我看惩戒一下也就罢了。”

   连莲儿也帮腔道:“是啊珀儿妹妹。双儿也算是从小与你一同长大的,这么多年来伺候你也算是尽心尽力。你一向心地善良,怎么能忍心让她这个陪了你这么多年的人就这么死了呢?”

   好个赵姨娘,这个奸诈的老狐狸,居然连国礼也搬出来了!

   人人皆知东岳的祖制:国礼乃是东岳开国之日所设的庆典,举国同庆,是个喜日,因此定下了国礼前后一月不允许“公法”“私刑”捣出人命的规矩。但若是无人声张,这私下里怎样也无甚大事儿,可现在有人将这事儿说了出来,摆明是要保了双儿!

   一旁地连城更加气不顺了,他早就看这侧室不顺眼,平日里处处与他们大房争,现在连害妹妹的凶手也要包庇!实在可恶。

   冲动的连城正想站起来和赵姨娘理论,却被连珀拦住道:“哥哥稍安勿躁。赵姨娘说得没有错,国礼期间确实不许动死刑。而且大姐也说了,双儿从小与咱们一同长大,说杀就杀,妹妹也于心不忍。”

   “谢姑娘大恩!”双儿觉得自己有救了,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连城还想给妹妹一顿说教,却看到连珀嘴角快速的咧了一下,似有主意上来。那样的笑,十分的寒带着一丝狠戾,然而却很快消失,让连城觉得是他自己看错了。

   连珀向母亲福了福身,特地将嗓门提高几个度,要让厅里的人都听个一清二楚:“今日双儿谋害主子,按家规理应处死。念在国礼将近不宜动刑,就保了她这条命。但这样的奴才,我断不敢再留在身边,就把她卖了出去吧,还有双儿家的人,也一道发卖出去,母亲看如何?”

   此语一出,众人傻眼。这丫鬟犯事儿被发卖,必定会被卖到窑子里,之后的事……大家不言而喻,没想到平时最无坏心眼的连珀,心思竟会如此深重狠毒。

   双儿也是楞住了,看起来自己死罪是免了,可连珀的决断却要自己生不如死!

   “连珀!你好狠毒啊!我伺候你这么久,你竟如此狠心对我!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双儿疯狂的挣扎,扭动身子想冲到连珀身边去,可是却被人牢牢按住动弹不得。

   徐氏气的浑身发抖,重重的拍案,把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就在她正想命人惩治双儿的时候,赵姨娘却突然站出来,扬声道:“好一个没上没下的刁奴,看来素日姑娘真是把你惯坏了,还敢如此放肆!李妈妈,上刑!给我狠狠的掌她的嘴!”

   “是。”在堂外候着的仆从中,一个婆子站了出来恭敬应道。

   李妈妈是府里的老人,但是力气一直大的很,因此平日管教奴才动手行刑一般都是她代劳。

   李妈妈让家丁按住双儿,自己则掏出掌嘴用的木板,左右开弓狠狠地打在双儿娇嫩的脸上。只几下,双儿的脸就被打的血肉模糊。

   在场的下人都大气不敢出,唯有双儿的哭嚎声,其中夹杂着“姨娘救我”“赵姨娘救命”的只言片语。

   赵姨娘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撇过头去作不忍状,嘴里还念念有词喊着“罪过罪过。”

   这幅伪善模样看的连珀心里直发冷笑。

   赵姨娘不愧是个七窍玲珑心的人儿。之前能看出双儿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心思,哄骗她毒杀自己。事情败露后还假意求情了一番。这样一来,双儿此时想求救于赵姨娘那也是正常的,毕竟她是一开始就替自己开口求情的人。

   现在又先发制人,越俎代庖,无视主母还在高位上坐着就让李妈妈把双儿打得口不能言无法招供,可真是心思缜密啊……

   而且这个李妈妈下手也是个极狠得,对女儿家下手也丝毫不留情。就算是连城这样的男子也不忍看下去。就这般,双儿被打了三十几下,直到连珀呵止了才算停手。

   此时的双儿已经被打得只有半条命,晕了过去,两边脸肿的馒头大,银牙也碎了四五颗。一张标志的小脸儿算是毁了。

   在场的无不唏嘘,还有人在可惜双儿一张娇俏美丽的脸。

   连珀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她可怜,她一想起她可怜的大女儿秦音素,她就恨得全身发抖。

   都是这个贱人,污蔑自己和慕宸枫有染。令秦云端猜疑自己猜疑素儿。

   她的素儿是全天下最乖巧懂事的孩子,自记事起就不哭不闹。每当秦云端责骂甚至找茬的时候,她总是会用小手擦连珀的眼泪。

   因为不得宠,素儿从来就不被宫人敬重。一向是连珀在,才有的吃有的穿,连珀每次被秦云端找理由囚禁十天半个月,素儿就吃十天半个月的剩饭剩菜。

   从出生以来,就没有过过一次寿辰——因为秦云端不许。

   也就后来她的弟弟妹妹们长大了些懂事了,还会庇护着她。但是好景不长,素儿十五岁就被秦云端指给了蛮荒之地的酆郡瑞王。而瑞王一向是个纨绔,素儿嫁过去日子并不好过。最后竟被瑞王和他的妾室羞辱,折辱自尽!

   以上种种,都是于成双导致的。而自己,只不过是一一还敬给她而已。看着晕厥的双儿被人拖下去,连珀心里有了一丝雪耻的快感。她眯着眼看着赵姨娘和她的宝贝女儿莲儿,就像猎豹盯着猎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