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重生就叫我以身相许,这不好

兮兮困了 著    3664 字     发布

  零元2077年,安国白虹市。

  静雅高中内,二楼拐角处的班级充满欢呼声。

  几个女孩嘻嘻哈哈在学校的走廊拥作一团,其中一个女孩最为突出。

  她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手上还抱着几本课本,齐齐的刘海挡住了那对迷人的双眼。

  夹在几个女孩子中间显得她格格不入,但是这对她已经不重要了, 她马上就要毕业了!而且明天就是她的生日,她就成年了。

  炎热的夏日晃得他们眼睛微眯,他们每个人都洋溢着毕业的喜悦,不远处走廊传出欢呼声,原来是他们的班主任来了。

  可见她一身黑色职场装,但是这次她换了久违的领带,惊喜的是佩戴的是个暗红色蝴蝶结,从这就不难看出来她的良苦用心了。

  ……

  “祁墨雪!快来,哥带你拍毕业照去。”

  祁墨雪起身向楼下看去,轻轻的笑了。

  “来啦~嘿”

  她俏皮的嬉笑一声,从几个同学之间冲出去。

  跑到楼下,她第一眼就看见她哥哥在哪里了。

  虽然这是她舅舅家的哥哥,但是对她只能用好,很好,非常好,好极了形容。

  “哥,明天我生日,你记得来哦~”

  除了妈妈,祁傲是唯一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

  祁墨雪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风吹动风铃,把她的头发吹乱,她轻轻摆动扑腾的两条腿,吹着风,言语已经无法形容她的美貌了。

  祁傲嘴角上扬,拍了拍她的头,暗示她拍好了。

  祁墨雪从椅子上蹦下来,夺过手机看了起来,祁傲也不甘示弱,也来争抢手机。

  就这样他们“大庭广众”下,做着“暧昧”的举动,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有血缘关系。

  每次这样的笑话闹出来他们都会哈哈大笑。

  转眼,也已经到傍晚了,祁墨雪回班级收拾好东西就下楼等祁傲了。

  夕阳下,他们的背影被照射在马路上。

  温馨和谐的一幕是让祁墨雪觉得最为幸福的时刻,她好想就这样让时间一直停留。

  然而祁墨雪做梦也没想到,这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小姐到了。”

  一个沉重的男低音对她说。

  “嗯。”

  这声音,冰冷的让人觉得刺骨,或许司机已经习惯了。

  可是为什么突然间,祁墨雪就像变了个人,明明刚才跟她哥哥欢颜笑语,此刻却像个没感情的机器。

  她轻轻走下车,这地方来一次让她恶心一次,但是没办法,只要她还没满18岁,她就要忍着。

  看着眼前这座三层的别墅,辉煌切富丽。但是这都是她妈妈留下的,是她妈妈打拼的,凭什么就这样便宜一个入赘到她家的人,这不公平。

  如果不是当年祁东那个老东西的花言巧语,她也不会随了她父亲的姓,现在祁墨雪恨不得马上改名。

  值得她高兴的不是她过生日了,而是她18岁了,这比什么都值得高兴,这么多年,她学习经济法,自修金融,为的就是这一天,能够把自己母亲的公司拿回来。

  刚进大门,还没等祁墨雪走几步路,她继母的女儿就开始茶言茶语。

  “呦,这不是我们祁大小姐吗?怎么?今天你那个跟屁虫哥哥没跟你一起回来?”

  说这话无疑惹怒了祁墨雪,但是她还不能还嘴,不然等她父亲回来,她就又要挨骂了,这样的日子真的让她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唯一的勇气就是要拿回她母亲的一切,所以她比谁都想活着。

  想到这里,她沉默了,没有回答祁媛的话,她可不想惹是生非,况且是这个女人。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在祁墨雪看来,只要有两个祁媛就能凑成一台戏了,而且绝顶好看,戏子看了都肯定自愧不如。

  “喂,你没把本小姐的话听进去吗?”

  转身,祁墨雪就想回房间,换做以前祁墨雪就不会说什么了,反而今天疯狂输出,这一举动就让她感觉到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祁墨雪眉头一紧,露出难为情的表情,让人看了都不忍心继续追问下去,当然这对祁媛没用。

  “要我说什么吗?”

  祁墨雪指了指自己的脸,向祁媛示意,就在这时祁媛她妈突然出现,赶紧把祁媛拉走。

  虽然有点异常,但是她还是没有多想转身上楼回了房间。

  “李思思今天什么情况?总感觉她们在试图隐瞒什么……”

  回到房间的她还是忍不住猜想。

  夜已经渐渐深了,祁墨雪躺在床上,听着风吹动树叶发出的‘嗖嗖’声。

  望着墙上妈妈的照片,她留下了眼泪,或许是高兴,也或许是难过。

  墙上的照片是个乌黑长发的女人,可以说祁墨雪跟她妈妈长得很像,乌黑的长发,星星般的大眼睛,那唇让人看了都想吻上去。

  渐渐,她也睡的沉了。

  直到第二天她从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醒来。

  ……

  清晨,阳光已经透过窗户照射在她脸上,她微微睁开双眼,这是她睡的最舒服的一觉。

  很沉,她已经好久没睡过这么好的一觉了。

  可当她起身时发现她竟然衣不蔽体,她慌了,定睛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这根本不是她的房间。

  那这是哪?

  顾不及多想,她转身就想跑。

  她崩溃了,其实这段情绪早就要爆发了,只是她一直憋着,她想着只要18岁就好了,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就在她冲出房门的那一刻突然有人推门而入。

  一个中年男人顶着一头地中海缓缓向她抛起媚眼,她猛的来到窗前,这一刻祁墨雪恨不得马上跳下去。

  中年男人身后紧跟着几个黑衣服的壮汉,打是肯定打不过,跑?这么多人她怎么可能跑得过。

  她放弃了,她想谈和。

  她左手紧紧握着拳头,鲜血肉眼可见的滴在地板上,地板被染红,可祁墨雪还是忍住了。

  她露出职场职业假笑,尽力屏住呼吸,温文尔雅的对地中海老男人说道。

  “先生,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但是我想告诉您,您这样做是犯法的,如果您不想惹是生非还是快把我放回去吧,谢谢。”

  虽然这话感觉上很礼貌,不过也只有祁墨雪自己知道,她心里已经把这个地中海老男人骂死一千万次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呵呵,你父亲可都把你卖给我了,你还能去哪啊?小美人,哥哥这就来喽~”

  看着他那张猪油般的脸祁墨雪一脸惶恐,也是啊,她还就是个不经人事的小姑娘,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呢?

  可是直接对她不公啊,恶人得不到惩罚,漂亮的人也得不到庇护,她彻底傻了,这一夜,她也彻彻底底的明白了。

  夜晚,月光照在窗子上,孤零零的床上只有祁墨雪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她没想到,这种事竟然会经历在她的身上。

  她的父亲,就算再不喜欢她,也不能如此对她啊,都怪她,怪她太善良了,才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失魂落魄的一夜,她比任何人过的都艰难,她那星星般的眼睛也不再拥有光亮,变成了木木的玩偶,没有思绪不会行动,跟木头人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祁墨雪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又回来了,她以为噩梦又要来了,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不是来蹂躏她的,而且来送她走的。

  走?她能被送去哪?

  ……

  汽车一路开到外环,再远一点就是大海了,坐在车里的祁墨雪也明白了,这个送她走不是送她回家,而是送她上路。

  天已经蒙蒙亮了,祁墨雪身上裹着的被单好像要被风吹散,就这样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把她扔进大海,喂鱼。

  看着那些人幸灾乐祸的表情,她恨意四起,可是却又奈何不了他们。

  渐渐,她的身子沉了,慢慢的沉入海底,被单也被海水卷散,海里,她衣不蔽体。

  意识已经快被海水吞噬了,她不甘心,凭什么坏人就能这样好好的活着而她不能,世界对她不公平!

  “如果…如果能重来一次,一开始她就要那些伤害她的人血债血偿……”

  终于,她没了呼吸。

  海面也恢复平静。

  ……就这样了吗…?

  ……

  “啊!”

  突然祁墨雪从梦中惊醒,等等周围,那么熟悉,这不就是她15岁那年在的病房吗?难道那一切都是梦吗?

  可是那些梦却又那么真实,她明明都痛在骨子里了。

  难道…难道她重生了?

  祁墨雪赶紧下床,看了眼日历,六月13号!

  这不就是她被车撞到被别人救了的那天吗?上一次她醒来的时候那个救她的人已经走了,她以为这一次那个人还是会走,只是没想到重来一次那个救她的人没有走!!!!

  她惊了,呆滞的目光吸引了男人的注意。

  男人从门外推门而入,看着她惊讶的目光邪魅一笑,仿佛这一刻他眼中只剩祁墨雪一人。

  “呦,小丫头你醒了?”

  “额…嗯…”

  男人的话有点突然,搞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扭捏的动作让人看了觉得有些可爱。

  男人轻轻一笑,心想。

  “好像吓到这小不点了,不过真可爱。”

  祁墨雪楞楞的站在床边,反应过来的她赶紧向男人道歉。

  注视着男人的双眼时不得不说这男人长得很尤物,简直比女人还好看!

  这一下祁墨雪没顶住,流出了鼻血,到手的美男啊!!

  不过还是报仇要紧,祁墨雪暗暗的告诉自己,然而她没开口,那男人就开口了。

  说的话直接把她弄得满脸通红。

  “小孩,我叫陆甄恺,我救了你你不应该以身相许吗?嗯?”

  这可把祁墨雪整不会了,救了她她就要以身相许,这不公平啊…

  就在她沉默时,男人又说话了。

  “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哦,陆太太。”

  祁墨雪猛的抬起头,看见陆甄恺那神秘的笑容,瞬间脸红到爆炸。

  心脏也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这…哪有人一上来就以身相许的…”

  “嗯哼?有啊”

  男人挑衅的说道。

  “嗯?在哪?让我看看。”

  也不知怎的,祁墨雪重生一次,也变得跟15岁一样幼稚了,这可不太妙啊。

  “当然是我啊!”

  令祁墨雪没想到的是,这男人竟然套路她!!可恶啊。

  她现在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见事不妙,她赶紧找了个借口想溜走。

  想留下陆甄恺一个人,怎么可能?!

  不过这丫头他倒是觉得挺好玩的,回味无穷。

  “顾北,你说这么大点的小姑娘都这么好玩吗?”

  一旁的助力愣住了,天啊,这个恶魔,连十几岁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这年龄差也属实大了,要是祁墨雪乐意那也就不说什么了。

  “先生说什么都对。”

  “哼哼,我就知道我优秀。”

  果然,优秀的男人都自恋,有成就的男人都喜欢胡思乱想。

  啧啧。

  祁墨雪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来男人都这么自恋,怪不得都说男人说大猪蹄子。

  都多老的人了竟然还想泡她,怕不是在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