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种子

©  寒枫魄
  回到了住的地方,雪碧还是没有醒过来。

  雪灵和雪风盘膝相对而坐,雪风开口轻声说道:“我和你说过的,神临大陆四大职业,巫师,魔法使,战灵,魂师。”

  “经过资质测试以后,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是普通人,那不管是什么职业,身体里都会出现=一个种子,只有拥有了种子,才能拥有力,力才是让人变得强大的最重要的东西。”

  “巫师身体里的种子叫巫种,巫师的力叫巫力,魔法使身体里的叫魔种,魔法使的力叫魔力,而战灵身体里的种子叫杀种,战灵的力叫战力,魂师的种子叫魂种,魂师的力叫魂力。”

  “不管什么职业,都要吸收空气中的力进到身体里转化成自己的力,然后用身体里的力强化自己的种子,这样才会变得强大。”

  “而不管什么职业,等级都是一样的,种级,生芽,长根,花开,果熟,果落,结种,新生,不朽这九个级别。”

  雪风说到这里,雪灵好奇的说了句:“听着有些奇怪。”

  这听着像是一棵树的成长。

  雪风看着雪灵淡淡的说道:“是有点奇怪,但这是神定下的,也就一直这样叫了。”

  “每个等级都代表了身体里的种子的变化。”

  “像刚刚进行完资质测试的就是种级,身体里出现了种子,也开始出现了力。”

  说到这里,雪风突然叹了口气。

  “而你的身体里出现了魔力和我们雪玉族先知独有的灵力,正常来说,你的身体里会出现魔种和灵种,但是你的身体里并没有这两个种子。”

  “反而是你身边的雪碧的身体里有着这两个种子,你身体里的灵力和魔力我也确认过了,那是雪碧的灵力和魔力。”

  雪风说完停了下来,雪灵倒是听明白了。

  “所以我只是个普通人?”

  雪灵小声说出这话,看起来十分的失落。

  他之前还以为自己会很厉害,但是没想到闹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他还只是个普通人。

  看着雪灵的样子,雪风连忙又说道:“你不用沮丧,你的情况有些复杂。”

  “你虽然没有种子,但是你是有力的,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雪碧的力会出现在你的身体里,但是只要是在身体里的力,不会被身体排斥,那力就是可以被使用的。”

  “这也就是说,你可以使用魔力和灵力,你还是魔法使和先知,但是你和雪碧用的是同一个种子,所以你们两个人使用的是一个人的力,所以你们的力会比其他人的少一半。”

  “当然,雪碧如果真的是我们雪玉族的第一个先知,那他的力肯定远超普通人,所以你能够用到多少力,还是要等到他醒了以后才能知道。”

  雪风解释完以后,雪灵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至少他不是个普通人了。

  接着雪风又给雪灵说了些比较常识性的东西,最后他说道:“我也很久没有离开过黄金沙海了,所以外面的东西和我说的可能会有些出入。”

  雪灵一脸呆萌的点点头。

  等了很久,雪碧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看了看四周,最后眼神锁定在了雪灵的身上。

  “主人。”

  雪碧跪了下去,声音怯生生的喊了句。

  雪灵有些不知所措。

  在雪风刚刚告诉他的事情中,只有奴隶才会喊别人主人。

  但是雪碧又不是他的奴隶。

  雪风在一旁看着雪碧,雪碧的眼睛里只有单纯,他知道眼前的这个雪碧,应该是两个灵魂中的弱小的那个灵魂。

  “你知道什么?”

  雪风轻声问了句。

  他现在还没搞清楚雪碧是什么情况。

  雪碧看了雪风一眼,轻声说道:“是主人赐予了我生命,我是主人永远的仆人。”

  雪灵看着雪碧,眼里满是不解。

  雪风想了一会,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骨架不是雪碧的,而是眼前这个灵魂的,因为在神殿的记载中,雪碧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血玉,而他是第一个先知,可能灵魂比较强大,所以才能保持着灵魂独立。”

  “而这骨架存在的时间太长了,灵魂也已经变得十分虚弱。”

  “雪灵你的身体不一般,你的血液里带着很强烈的生机,所以你的血液让骨架恢复了生机。”

  “身体恢复了生机,那灵魂就慢慢复苏,但是雪碧横插一脚,抢了这个身体,但是他是外来者,会被身体排斥,又因为他的灵魂太强大,这个刚刚复生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强大的灵魂,所以他只能沉睡,在平时让这个灵魂控制身体。”

  “问题来了,那这个灵魂是谁?”

  雪风说完看向雪碧。

  雪碧低着头小声说道:“我是主人的仆人,也是另一个主人。”

  雪风皱着眉头看着雪碧,他有些不理解这话。

  这时候那雪碧又说道:“是主人赐予了我心生,主人随时可以夺舍我。”

  雪风愣了一下,突然抓住了雪碧的手。

  几秒后,他满脸震惊的看向一脸懵的雪灵。

  “他说得对,他的灵魂中有你的印记,他可以说是另一个你,这是分身,怪不得你可以和他用同一个种子和力。”

  雪灵还是不懂。

  雪风看雪灵这个样子,也没有在解释什么。

  因为如果雪灵对这方面不了解,他又要解释很久。

  而雪灵后面对事情了解了以后,不用他解释也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以后也跟着玉柔在我身边学习。”

  雪风轻声说完,雪灵和雪碧一起点点头。

  “不过你以后还是不要叫我主人,听着有些奇怪。”

  雪灵笑着说道。

  雪碧轻轻点头,只要是雪灵的话,他都会听。

  “那我叫您名字的话,是对您的亵渎,我应该叫您什么?”

  雪碧小声问道。

  雪灵想了想,轻轻摇摇头。

  他也不知道。

  这时候雪风在一旁提了句说道:“喊哥吧,反正你们长的一样。”

  雪灵和雪碧对视一眼,雪灵倒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他倒不是孤身一人了。

  而雪碧的眼里有着一丝挣扎。

  他的脑海里有着一个很深的念头,那就是雪灵是他无法直视的上级,是主人。

  现在要他和雪灵平辈,他的心里有着害怕。

  看着雪碧没反应,雪灵好奇的问了句:“你不愿意?”

  雪碧连忙摇头,小声说道:“不是不愿意,是不敢。”

  雪灵楞了一下,十分热情的揽住了雪碧的肩膀大声说道:“没有什么敢不敢的,以后你就叫我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