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黄金沙海

©  寒枫魄
  “万物初生之时,有神降临,带来秩序与规则。”
  “神高高在上,是整个世界的主人,但是有一天,他消失了……”
  一个老人坐在地上一脸虔诚的说出这话,在他的身边,还蹲着十几个七八岁的孩子。
  这些人身上穿着破旧的麻布衣服,女孩的衣服至少还能遮住身体,而男孩们都只有一个短裤。
  老人更惨,只有一块布能挡住裆部,其他地方都暴露在阳光下。
  他们瘦骨嶙峋,雪白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着诡异的光芒。
  四周的温度特别高,但是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任何的不适。
  “神消失了多久了?”
  一个大眼睛男孩一脸好奇的问了句。
  老人摇摇头,眼里满是失落。
  “很久很久,久到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神。”
  老人说完,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的身体是悬空的,脚悬浮在地面二十厘米的地方。
  他看向一个方向,淡淡的说道:“我明天会再来。”
  说完这话,老人朝着远处移动,身子就像是风中的风筝,摇摇晃晃。
  一群孩子散开,在他们刚刚所在的地下,一只手从地里伸了出来,接着一个人从地里爬了出来。
  那是个少年,看着十七八岁的样子,皮肤雪白,一头银色的长发,全身不着丝缕。
  他站在地上,眼里满是迷茫的看了看四周。
  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沙漠,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
  “这是哪里?”
  少年嘟囔一句,眼里满是疑惑。
  “这是黄金沙海。”
  一道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少年回头一看,他的背后站着一个老人。
  正是刚刚离开的老人。
  老人死死地盯着少年,眼里有着惊讶,激动,不敢相信。
  “黄金沙海?”
  少年嘟囔一句,却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地方。
  看着少年的样子,老人继续说道:“黄金沙海,传说中神降临的地方,这里孕育着黄金一族和雪玉族,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雪玉族的地盘,而我是雪玉族的先知,你可以叫我雪风。”
  少年盯着雪风,眼里满是迷茫。
  神?黄金一族?雪玉族?先知?
  所有的字眼他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雪风看着少年疑惑的样子,继续说道:“看你的身体,你也是雪玉族的人,不过看你眼生,你是哪一家的孩子?”
  听到这话,少年连连摇头。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轻声回答一句。
  雪风静静地看着少年,过了几秒又轻声说道:“没有任何记忆,但是看你的身体,你应该存在了很久了,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是你是这片土地孕育出的生命,只不过这样的生命,一般都是婴儿的模样,他们拥有最完美的身体,只要健康成长起来,就会成为强者。”
  “第二个可能就是,你在这片土地下沉睡,沉睡的时间太过久远了,所以丧失了记忆。”
  雪风说完,少年一脸迷茫的看着雪风。
  看着少年的样子,雪风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那你跟我走吧,我可以告诉你一切。”
  雪风说完,朝着少年伸出手,少年想都没想就拉住了雪风的手。
  只感觉身子被一股力量拖起来,少年和雪风一起朝着远处飘去。
  金黄的沙地下,有着一个不算大的洞穴。
  这里就是雪风的家。
  少年和雪风坐在洞穴里,这里完全没有地面那股燥热。
  雪风看着少年,开口轻声解释道:“这里是黄金沙海,是神临大陆的中心。”
  “黄金沙海里最大的两个势力是黄金一族和雪玉一族。”
  “黄金一族的族人是天生的战士,黄金沙海遍地是黄金,而黄金一族的族人是可以控制黄金的,他们的人数有数十万,分布在整个黄金沙海除了中心地带的其他各处。”
  “而我是雪玉族的人,雪玉族族人很少,都生活在这里,也就是黄金沙海的中心。”
  “雪玉族的人不惧高温,身体的防御力也远超其他族群,而且我们可以很长时间吃一次东西。”
  “最特殊的是,雪玉族中会出现先知和魔法使,我就是先知,我能预测一个人的未来或者一个东西的未来。”
  少年听完以后十分感兴趣的点点头。
  听起来好像很神奇。
  “那魔法使是什么?”
  少年又问了句。
  雪风看着少年,开口解释道:“神临大陆的四大职业,巫师,魔法使,战灵,魂师。”
  “巫师掌握着最神秘的能量,他们讲究平衡,以物换物。”
  “魔法使掌握着魔法,他们能呼风唤雨,移山填海,是战斗力最强大的存在。”
  “战灵以肉体为尊,强大的战灵只靠自己的身体就能征服一切。”
  “魂师数量极少,也很神秘,我对他们也不了解。”
  少年听到这里点了点头。
  大概的事情他都已经了解了。
  这时候雪风看着少年轻声说道:“你也是雪玉族的人,以后就留在这里吧,但是首先你得有一个名字,明天是雪玉族的资质测试,你和我一起去。”
  少年点点头,但是名字却把他难倒了。
  雪风等了一会少年也没给个回复,雪风就知道少年想不到名字。
  他想了几秒轻声说道:“你叫雪灵吧,那是我已经失踪了很多年的儿子的名字。”
  少年看了雪风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他对名字这种事情并没有什么概念。
  雪风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
  他站起来,手轻轻一挥,山洞的边缘扩大了很多。
  他指着那山洞变大的地方轻声说道:“以后你就住在这边,可以叫我的名字,也可以喊我先知。”
  雪风说完就离开了,雪灵坐在地上,一脸迷茫。
  他总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很快雪风又回来了,这次他给雪灵带来了衣服。
  一个短裤。
  “我们这里没有植物可以生长,所以没有布料,只有一些来黄金沙海冒险的尸体上的旧衣服可以穿,你凑活着穿。”
  雪风说完又走了,雪灵拿起那短裤穿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有东西能遮住,总比赤身裸体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