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点小伤

麦昆 著    2065 字     发布

  灵栾道人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在场除却一道山的其余人,尤其席城与明一凡,震撼得脑子一片空白,目瞪口呆,眼珠子几欲掉出眼眶,嘴巴可以塞进拳头。

  看着眼前一位城主和一位宗主失态般震撼,灵栾道人心里暗暗叫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老脸半撇起来,得意异常。

  “哼,让你们两个老不死的羡慕妒忌恨去!”他心里乐呵道。

  席城与明一凡隔三差五地上来想挖封天走,总让他不安生,这会他也要让对方不安生。

  这次严家撕破脸皮,先是与严石几人动手,相信后续严家其他人也会继续出手,封天真正恐怖的天赋和实力早晚也会传出去。

  他想着倒不如现在就让这二人知道,让他们好生怨天尤人一翻。

  封天在今夜已经说了,不可能离开一道山,他的第二个想法是要建立属于一道山自己的宗门势力。

  灵栾道人身后的一众弟子看着席城与明一凡,及其余众人的震撼表情,心里也都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自豪感。

  “这,这怎么可能?”良久,明一凡才缓过来,依然无法相信。

  “爱信不信!”灵栾道人没好气道。

  “封天不是道源期小剩境修为吗?”席城同样无法置信。

  “谁说的?我说过吗?他自己?还是他的师兄师姐?”灵栾道人得意地呛道。

  闻言,他身后一众弟子皆低头偷笑。

  往日里,因为九师弟的事情,他们的师傅没少被气得不轻,现在终是扬眉吐气一回。

  此时席城与明一凡回想起来,一道山的人还真从未说过封天什么修为,只是他们一些人从之前封天动手展露出来的实力才得知他道源期小剩境修为。

  这样说起来,封天的天赋岂不是更加恐怖,能将严石这个活了几百年的显道期小剩境击杀或击败。

  他才多少岁?不过二十有四而已!

  如此一个毛头小伙,实力竟胜过绝大多数中等势力宗老及掌教类的人物。

  细细思量,即便他们自己与封天交手,也不一定敢说胜得了多少。

  想到此,席城与明一凡皆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封天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而封天越是强大,越是增强了他们二人拉拢封天的决心。

  除了拉拢,现在在他们二人心里悄然地产生了另一种想法,那就是或多或少都要与封天建立一些友好关系,当然若是可以,那肯定是越多越好。

  “封天是不是受了伤?”

  “严不严重?”

  席城与明一凡一前一后地积极关心起来。

  “是伤了,估计恢复起来需要一些时日,若不是一道山这几年几乎将全部家当都花光了,封天他恢复也会快些。”灵栾道人有些哀怨地自语般应道。

  怎么说灵栾道人都曾是走南闯北的老江湖了,一听他们二人的语气,便知道了他们心中所想,送上门的好处都不捞,岂不是傻。

  听到他的话后,席城与明一凡果然争先恐后地将身上带着的一些对疗伤有帮助的灵药都拿了出来,你说你的好,我说我的好,到了最后他们二人身上所有灵药都拿了出来。

  灵栾道人可不会与他们二人客气,一见到灵药,一把夺了过来,道谢的话不说,脸上还摆出一副嫌少的神情。

  让本来就忍痛割爱的席城与明一凡看得差点没一巴掌拍死他。

  过去一段时间,他们二人没少气得灵栾道人跳脚,现在倒好,人家一把就将之前吃得气赚了回去,而且还从他们身上实打实地得到了灵药。

  可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人家命好遇上了封天这样的弟子,真是掉下来天大的馅饼。

  看着三个不知活了几百岁的老头友爱地你虞我诈,在场三方的其余人都不禁暗暗偷笑。

  “行吧行吧,都回去吧,封天出来了,你们两个爱怎么找他就怎么找,反正也挖不走。”得到了好处,心情不错的灵栾道人乐呵地下逐客令。

  封天要疗伤,他们也确实没有留下的必要,于是明一凡欲转身离去。

  然而席城这会倒是有些扭拧起来,像个害羞的小姑娘。

  灵栾道人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道:“席城主,对于席一鸣的死,我们一道山实在是不得已。”

  “哪里哪里,倒是我们席家教导无方。”听见对方的话,松了一口气的席城赶紧应道。

  “昨日苑菡已经告诉了封天,是封天要她保密,让席一鸣按计划行事,我们才得以一举击破严石的诡计。”

  “原来如此!”席城恍然道。

  出来的时候走得急,他都没来得及听苑菡解释。

  “如此甚好!”

  “既然事情都明白了,那便离去了。”说着,席城转身,带着席家族人离去。

  明一凡带着明神宗子弟也一同离去。

  “席城主,明宗主......”

  就在他们二人刚要踏出一道观,封天就来到了大厅,喊住了二人。

  “好女婿!”

  “封天师弟!”

  二人转身看着封天,喜出望外。

  “你的伤怎样?”

  “我将各类灵药都......给了你师傅。”

  席城与明一凡再次一前一后地表示着自己的关切。

  “一点小伤,没什么问题。”封天笑道。

  本来他们以为封天会伤得不轻,甚至很重,但没想到他竟这么快就出现在他们面前,看起来身体也没什么异样,再加上他本人一脸的轻松写意,完全看不到一丝刚刚经历过一场激战的蛛丝马迹。

  想到此,席城与明一凡心里更感震撼,想来封天没费多大劲就将严石拿下了。

  二人不自觉地瞥了一眼对方,皆看出了彼此眼中流露出来的震撼。

  他们身后的一众人,更是像看妖怪一样看着封天。

  “这么快就出来?”柳春凤关切地问来到身旁的封天。

  “严家的人已到山下,我们去给他们送大礼。”收起了往日那有些痞气的笑脸,封天轻笑着说道,然后走向了大门。

  席城与明一凡从未看见过封天这样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

  “难道继续和严家死磕下去?”他们二人同时想到这个。

  此时,一道山脚下,严璞带着严家一行人已先行到达。

  严文炅也怒火滔天地极速赶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