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阳液

麦昆 著    2646 字     发布

  灵栾道人和几名弟子心里慌了。

  他们知道,疯癫状态下的莫游离神志不清,此时极有可能会对封天出手。

  想到此,他们急忙跃过人群,追了出去。

  可是莫游离的实力本就在他们之上,加上疯癫状态下实力更强,一下子就已不见了踪影。

  很快,灵栾道人领着几名弟子赶到了道观外的山峰上。

  令他们放心的是,莫游离并没有对封天出手。

  但当看见莫游离的长剑架在封天旁边的席苑菡细长白嫩的脖子上时,灵栾道人和其几名弟子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而叶雁川继续他那玩世不恭的本色,来了一句:“这下好玩了!”

   让正在气头上的灵栾道人差点没一巴掌拍死他。

  “凌乱老头,我不过是想让封天加入我们席家,不成你也不用让手下弟子杀了我女儿啊!”一旁的席城几乎要跳出过来凑灵栾道人。

  “你让人家弟子入赘,可是对先祖大不敬,除了杀也没别的了。”另一边的明一凡恨不得双方打起来。

  他可是想看见莫游离就这么一剑下去,那席家与一道山就切底翻脸了,为了保存一道山的人,封天就必定加盟明神宗了。

  “去去,别瞎搅和!”灵栾道人啐道。

  “席老头,别气别气,我现在就去劝住我那不肖弟子。”他回头赔着笑脸道,心里却怒骂,关我鸟事,要不是你丫的老跑上来要挖我九弟子,我那六弟子也不会干出这种事。

  “最好劝住,若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大家老脸都得撕破了。”席城怒哼。

  “放心放心,游离最听我这个师傅的。”灵栾道人继续赔笑安抚。

  “哼!”席城也懒得多说,一声怒哼之后,担忧地看着席苑菡脖子上的利剑。

  赔笑过后,看向莫游离的灵栾道人心里叫苦,疯癫状态下的前者哪里听得进去,看来今日是要出大事了。

  “是不是要抢走小九?”莫游离冰冷地看向席苑菡。

  “六师姐,别冲动,苑菡只是上来找我聚旧。”席苑菡身旁的封天赶紧安抚道。

  “席城不是打算让你嫁给小九吗?你是上来蛊惑他入赘你们席家吧。”莫游离根本不理会封天。

  莫游离冷冰冰的语气却说得席苑菡忘却了脖子上的利剑,美丽的脸颊顿时泛起了红晕,低了下去。

  “六师姐,我们真是在聚旧。”说着,封天走了上前,抬手把莫游离的剑拿了下来。

  然后,他拉起后者的手,笑道:“我怎么舍得离开六师姐呢。”

  “走,我们回去。”

  “小九不可离开一道山。”

  “苑菡,抱歉了,我六师姐一时神志不清,别放在心上。”封天回头对着席苑菡笑道,然后拉着莫游离走向灵栾道人他们。

  “这就完事了?”

  看着这一幕,明一凡和席城不敢相信,都知道灵栾道人的六弟子疯疯癫癫的,谁的话也听不进。

  而灵栾道人却是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松了一口气。

  “老六还是能听得进九师弟的话。”灵栾道人身后,蒙彘嘿嘿地笑道。

  原本有些害羞低下头的席苑菡听到封天那句别放在心上,心里有些失落,抬起头,看着他走远。

  她是多么想嫁给封天。

  眼前这名一身深蓝色袍服,一头银色短发,五官分明,双目深邃,一对眼珠黑到清亮,可倒影眼前事物,鼻梁有着让人觉得舒服的弧度,二十岁出头的青年早已走进了她的心里。

  “封天师弟!”

  这时,有人突然喊了起来,不是别人,竟是明神宗宗主明一凡。

  他也不管一道山这边的意愿,就自来熟地叫了起来。

  “哎,我说一凡老头,你羞不羞?你多少岁了?竟喊我九弟子为师弟!”一听是明一凡的声音,灵栾道人不高兴了,揶揄起来:“那是不是你也叫我一声师傅。”

  “来来,乖徒儿,叫一声师傅听听。”

  “嘿嘿,这话你找我们明神宗师祖说去。”明一凡也不恼,一把年岁像个孩子般笑起来:“师祖他老人家还说了,十年之内将宗主之位给封天师弟。”

  “你......”灵栾道人气得接不上话。

  “哎,明宗主,这听起来不错哦!明神宗的宗主啊,可比在这一道山当绿林好汉好多了。”走到一半的封天停下来,嬉笑着看向明一凡:“你不早说,要不然前几次我便答应你了。”

  “女婿女婿,我的好女婿,你别着急啊!”席城一听,心里急,慌道:“我席家也不比明神宗弱,你与苑菡成婚了,这家主由你来当。”

  “哎,我说席城老头,你们是家族,家主之位岂能由一个外姓人来做。你同意了,你们家老祖同意了?你们这样做,怕死地里面的那些列祖列宗都被气得跳起来。”明一凡抬杠道。

  “家主表明上由苑菡做,但真正掌控家族的是女婿嘛!”席城面不红,心不跳地乐呵道。

  席城清楚得很,要是能将封天拉入席家,那超越明神宗可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如何才能将一个外人切底变成自家人呢?收徒是其中之一的方法,但比收徒更牢固的方法便是让对方与自己的女儿或儿子成婚。

  而他刚好有一个好女儿。

  何为之好?此时在他看来,出落得亭亭玉立,生长得沉鱼落雁,与封天成为友人是为之好。

  “爹,你说什么呢!”席城面皮厚,觉得没什么,可远处的席苑菡却是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

  虽然她一心想嫁封天,但也经不住如此直白的话语。

  “这听起来,似乎更好哦!”封天转身,笑着看向席城,又看了看席苑菡:“抱得美人归,又可做家主,真是江山美人皆在手,不错不错!”

  “明宗主,不如你也搭上一个女弟子。”这时,灵栾道人身后,叶雁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真情流露,突然来了一句。

  让周围看热闹的人哄堂大笑。

  灵栾道人回头瞪了一眼叶雁川。

  后者不以为然,嘿嘿地笑起来。

  如果说叶雁川是一道山玩世不恭的一号人物,那么封天这小子就快是二号了。

  本来封天是一个听话乖巧,诚实踏实的好孩子,但自从六年前跟着灵栾道人上了一道山,与叶雁川接触得多了以后,言行举止越来越像叶雁川了。

  为此,灵栾道人没少批评叶雁川。

  “席城主,你的好意我代九师弟心领了。”灵栾道人身后,柳春凤插道:“常言道,成家立业!不过我九师弟不是常人,所以自小便以先立业,再成家为念想。眼下他只是一道山最小的弟子,与立业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还望席城主成全。”

  “明宗主,九师弟他虽然天赋好,但学艺未精,未达下山之时。他日待他学有所成,下了一道山再前往贵宗也不迟。”

  不愧为打理一道山上上下下大小事务,管家婆之类的角色,柳春凤这回应说得滴水不漏,既婉拒了席城和明一凡,也没有得罪对方,更没有让席苑菡难堪。

  不是不成婚,不是不出任宗主,只是时候未到。

  “四师姐,你这是阻我飞黄腾达啊!”封天笑着说道,然后拉着莫游离继续走向灵栾道人这边。

  柳春凤哪里不知道封天这是玩笑的说话,没有理会他。

  “好,那先不说这些。”明一凡看向灵栾道人:“凌乱老头,多年以来你不是倾尽一道山所有资源换了两颗天阳液吗?现在我这有天阳液的消息,你可否想听。”

  “天阳液!”灵栾道人及其弟子顿时为之一振。

  “天阳液!”连疯癫状态下的莫游离也喃喃自语地嘀咕了一句,然后抬起头,原本无神的双眼聚焦地看着身旁的封天,发现后者黑亮得异常的眼珠微动。

  片刻后,灵栾道人一双老目也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封天。

  只见刚刚一直嬉皮笑脸的封天此刻眉头轻皱,心里忍不住阵阵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