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飞刀

一个水果 著    3328 字     发布

  “汝等孝心可嘉,无需如此,快快起身说话吧。”

  林沐阳素来对品德有嘉之人甚有好感,考虑到老妇的身体状况,当即安排他们一家暂住于此。

  三人又是一番千恩万谢后,便有序的安排行动起来。

  三人分工明确,老三牛财照顾母亲。老大牛发跟老二牛大两人,负责修缮已经坍塌了三月之久的偏厅。

  牛氏三兄弟,乃其母一胞三胎所生,也就是凡俗所称的三胞胎。老大名牛发,老二名牛大,老三名牛财,连起来念就是“发大财”。

  兄弟三人虽模样近乎一样,但性格却大不相同。

  老大牛发,憨厚耿直,一身蛮劲,笑起来时喜欢挠头。

  老二牛大,略显木讷,不喜言语,但做起事来勤快利索。

  老三牛财,脑子灵活,精明强干,牛家的事基本都他拿主意。

  “牛三叔,你这刀可是飞刀?”

  白黑摸着牛财腰上别着的小刀十分好奇,毕竟小孩心性,虽书中认知过很多东西,但那也仅限于纸上记录而已,与亲见实物又是另外一回事。

  “小仙长莫要折煞我了,唤我阿财便可。”

  白黑对他的称呼令他受宠若惊,这神仙之人哪是他们能高攀得起的,立时诚惶诚恐的将腰上的刀具取了下来,整整十二把。

  白黑接过牛财递来的刀具,入手略感沉重,但刀身干净明亮,一尘不染。他抽出一把,立于手心,细细端详。

  只见此刀长约五寸,重约四两,刀身上锐,刃薄如纸,呈柳叶状,双侧开光,尖刃泛寒,确实是书中所描述的刀中暗器——飞刀。

  使飞刀者,重视力、感知及心力,三者合一例无虚发,

  论视力,白黑不开天眼便可观测数千米外的蚂蚁触须。

  论感知,白黑可洞悉方圆数里内所有的动静。

  论心力,白黑三月不眠不休的忘我之境已经能说明一切。

  手指拨动之下,顿时飞刀在白黑手中灵活转动,他指尖灵活,动作娴熟,似是一位浸淫此道多年的老手。

  “中!”

  白黑眼神陡然凌厉,小手往外一掷,顿时飞刀带着一丝寒芒,破空而出。

  咻!

  噗!

  伴着低沉的呼啸声,飞刀直直爆射而出,没入了百米外的一颗巨树之中。

  “真不愧是小仙长,这般年纪便有如此高深的功力,我牛财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牛财看的目瞪口呆,这眼力,这准头,这力道 ,饶是他近20年的功力,也是望尘莫及。可这小仙长才多大啊,纵使自娘胎里开始练也不至于此吧,真不愧是神仙的徒弟。

  白黑老脸一红,刚这一刀纯粹是顺手之举而已。之前在天牢时,每日搓的泥丸都会对着小窗口弹出,自然而然就有了准头。再加上他那惊人的视力跟敏锐的感知力,这一刀之效也不足为奇。

  不过对于这恐怖的力道,白黑自己也吓一跳,按理来说十岁的他是不可能发出如此力道的。

  难道又是师傅那汤药的作用?

  师傅给自己喝的真乃仙汤是也,不仅有安神醒脑之能,还有强身健体增强力道之效,白黑心中又是一阵暖意流动。

  咻,咻咻,咻咻咻......

  心情澎湃之下,白黑一口气又掷出六把飞刀。

  在超强感知力的加持下,六把飞刀带着破空之声一一没入同一缝隙,也就是第一把飞刀穿透所留的缝隙。

  如此精准力,就是牛财再苦练三十年也达不到,但白黑第一次摸刀便有此能。

  白黑点了点头,心中甚是满意。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早就想习一防身之艺,万一以后遇到个才狼虎豹或歹人什么的,自己也尚有一搏之力。

  今日见这飞刀后,他觉得再适合自己不过了,小巧轻便不说,更是无须近身便可拒敌于外。纵使对方比自己强,也有一击毙命之能。白黑相信除却修行者外,天下间能躲他这飞刀之人应该是没几个了。

  啪啪啪!

  林溪尘笑吟吟的拍着玉手走了过来。

  “白师弟你可真是多才多艺啊,没想到还会玩飞刀呢。”

  这妖孽师弟带给她的震撼可真是不少,有过目不忘之能不说,仅凭自学的医理都超越了父亲,现在连飞刀也是甩的如此之绝。相信门内之中,单论准头跟巧力的话,同代弟子中无人可及。

  “哪里哪里,都是师姐教导的好,不然师弟我现在都大字不识呢。”

  白黑这近乎脱胎换骨的变化,确实要归功于林溪尘的启蒙之恩,不然他也就一个浑浑噩噩的傻小子而已。

  “嘻嘻,不愧是我的乖师弟。”

  林溪尘嫣然一笑,令得百花失色。牛财赶忙垂下头去不敢观看,事实上牛氏三兄弟也从来就没敢直视过林溪尘,似是自己看一眼便是亵渎了仙子。

  “来,师弟,师姐今日就帮你测测你这飞刀有几分威力。”

  林溪尘体态轻盈,似翩翩起舞的仙子,一个纵跃落至院中,随即回眸一笑,惊艳之色令得得众人一阵失神。

  “啊,师姐,我看还是算了吧,太危险了!”白黑心有顾忌道。

  “师弟大可放心,本仙女那百年一出的天才名号可不是白叫的,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林溪尘大刀阔斧的摆好了架势,大有白黑不出手她便反客为主之意。

  白黑无奈叹了口气,他拜托牛财将掷出的飞刀收回来后,大声道:“师姐,你小心了,师弟我可要开始了!”

  一刀在手,白黑气势立马变得凌厉。他心念一动,天眼即开,顿时灵气世界再现。

  既然要测,那便竭尽全力的测。只有认清了自己的实力,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才不会在一些关键时刻做出愚蠢的决定。

  天眼的观测之下,林溪尘全身的灵力呈高度活跃状态,周身一道百尺范围的青色黑影将她笼罩其中。

  白黑心中疑惑,不知这青色黑影是何物,但眼下也不是探究之时,当即凝神而立。

  “来吧师弟,让师姐看看你这飞刀有几分力道。”林溪尘催促道。

  这一刻,白黑的脑中只有师姐林溪尘,因为这才是他的目标。这样的状态之下,方圆数百米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离不开他的感知。

  咻!

  白黑动了,飞刀猛然掷出,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直飞林溪尘的面门。

  哐当!

  林溪尘长袖一挥,顿时飞刀落入了地面。

  “师弟,你也太小瞧你师姐了,不要留手,再来。”林溪尘不满道。

  白黑确实只用了一半的劲道,见林溪尘毫无压力,顿时便放心起来。

  咻!

  又一飞刀掷出。

  这一刀白黑用尽了全力,速度足足比上一刀快了近一倍,飞刀带破空的咆哮冲向林溪尘。

  “哈哈,这还像点样子”

  在天眼的注视下,只见林溪尘爽朗一笑,双手快速的掐了个诀,顿时一股强烈的气流无风自起,将直扑而来的飞刀吹的倒飞出去。

  唔?

  白黑在天眼的观测下,他注意到这次林溪尘的阻拦动作,是在飞刀进入了青色黑影范围后才开始的。

  咻!咻!

  又是两把飞刀掷出,这次是两个不同的方位掷出。

  噹!噹!

  林溪尘再次轻松挡下。

  这次白黑心中有了猜测。

  以林溪尘灵力的运转推测,由于飞刀的速度过快,所以在飞刀接触到青色黑影范围之前时,林溪尘是没有捕捉到飞刀运行的轨迹,但在飞刀接触到这个阴影之后,她立马便有了阻拦的动作,那么可以猜测这个青色黑影的作用就是类似于他的感知力,只是没有他的范围这么广而已。

  咻!咻!咻!

  噹!噹!噹!

  白黑又是三刀掷出,同样的的结果再度出现。

  原来如此!

  现在白黑已经完全能确定,那青色黑影就是感知作用,因为他有一刀故意落在青色黑影范围外,而林溪尘并无任何动作。

  “好了师姐,你太厉害了,不用再测了,结果都一样的。”

  白黑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挂起了白旗。

  “嘿嘿,算你有点眼力劲,这下知道本仙女的厉害了吧,嘻嘻!”

  林溪尘笑靥如花,满脸得意的神色,一脸的快夸我相。

  “师姐天资聪颖,实力非凡,性格温柔,善解人意,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又有那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美,倾国倾城之姿,实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女子是也......”

  “怎么样,师姐,听够了吗,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个时辰!”

  白黑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

  “咯咯咯咯.......”

  林溪尘也是上气不接下气,不过是笑的。

  “师弟,你脸皮可真厚,虽然本师姐貌若天仙,你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吧,这样的话以后不许说多了,每天说个十遍就够了,咯咯咯!”林溪尘乐弯了腰。

  白黑白了一眼,道:“师姐,乐够了的话,就劳您老人家点评一下师弟这飞刀的威力如何吧!”

  “咳,咳!”

  良久,林溪尘这才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以师弟你这区区凡体,能发出如此速度跟力道的飞刀实属罕见。非修行者几乎完全不可能闪躲得掉,就算是修行者,练气三层内也有一定的威胁,练气三层以上嘛,那伤人的几率是小之又小了。练气七层以上几乎就不可能了,你看本师姐的表现就知道了,嘻嘻。”

  白黑将师姐林溪尘的话牢记于心,正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人最难得可贵的就是自知之明,只有随时保持着自知之明,才能在每次需要做出抉择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白黑分析完林溪尘的话,得出结论,遇上凡俗之辈自己尚有保命之能,遇上练气三层内的修行者,便是有性命之危,三层以上基本就死翘翘了,七层以上就完全的死翘翘了。

  一念至此,白黑决定以后坚决不主动招惹任何人。

  “感谢师姐的指点,师弟谨记于心。”白黑感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