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三步成仙

一个水果 著    2393 字     发布

  “嘻嘻,爹你终于收徒啦,那本仙女岂不是有师弟啦,哈哈!”

  白黑刚回过神来,白衣女子已然带着一股清香立于己旁。

  林沐阳看了一眼白衣女子,淡淡的的说道:“这是为师不成才的犬女,林溪尘,你便唤她师姐吧,以后凡境内的修行都由她来指点你。记住,英雄不问出处,修仙之道非凡尘可比,弱肉强食,残酷无比。一切需全凭个人实力,唯有自己实力强大才能有解决一切问题的能力。好了,为师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若有你师姐指点不了的地方你再来寻为师。”

  “是,徒儿定谨记师尊教诲努力修行!”白黑虚心道。

  旁边的林溪尘却是不乐意了,精致的五官写满了不开心,她脚一跺,鼓着嘴不满道:“爹,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嘛,好歹本仙女也是门派内公认的百年才一遇的天才啊,哼!”

  随即林溪尘拉着白黑的手走入左偏厅,边走边嘟囔。

  “师弟,咱们走,不要理这迂腐不堪的中年老男人,师姐带你修行去。”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林沐阳露出一丝宠溺之色,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这是女孩子的手?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跟女孩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手指触碰的刹那间,一股触电的感觉涌现他心头。

  林溪尘的手滑若凝脂,软若无骨,就跟那,那啥来着,一时他想不起来。

  入了偏厅,林溪尘引白黑落坐一书案前,自己相对而坐。

  “师姐,你真漂亮!”

  闻着清香,白黑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

  “嘻嘻,师弟,你也很乖啊。”

  林溪尘笑魇如花,甚是开心。

  “师姐,你的手也......”

  “我的手怎么啦,嘻嘻!”

  林溪尘面带微笑,右手持杯抿茶一口,左手立于眼前,一副赏心悦目之状。

  “就像大包子一样......”

  “噗嗤!”

  林溪尘猛的一口茶水喷出,随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本仙女纤纤玉手,你居然说它像包子!”

  她面色通红,满脸怒容,茶杯咔嚓一声被她捏的粉碎。

  “师姐,你,你误会啦,我是说像大包子一样柔软。”

  白黑急忙解释,师姐现在的样子太吓人啦,像是要吃人一般。

  “哦,这还差不多。放心,本仙女向来宅心仁厚,雍容大度,不会与你一个小屁孩计较得,看你吓的。”

  林溪尘整了整衣衫,很快又恢复了之前温文尔雅的模样。

  信你才怪,白黑心中虽然不敢苟同,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只能连连点头。

  “小家伙,先告诉我你的名字跟年岁吧,总不能师弟师弟的叫吧。”

  林溪尘双手立于书案,托着下巴望着白黑道。

  如此近距离之下,白黑这才敢看清楚这个师姐的全貌。

  约莫二九之龄,一头乌黑的长发,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配上红润的小嘴,也不枉她自称仙女的名头。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与一个女孩对视,且这个女孩貌若天仙,光彩照人,顿时他心中一阵发慌。

  “我,我叫白黑,白色的白,黑色的黑,马上满10岁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

  “咯咯咯......这名字有意思,又白又黑的,那本师姐以后便称你白师弟了。”

  林溪尘又是发出一串悦耳的笑声。

  “师姐,师傅方才所说的凡境是什么啊。”

  越看越心慌,白黑不敢直视,干脆转移话题。

  见师弟发问,林溪尘立马收起了嬉戏之意,这可是父亲收的第一个徒弟,她可不能给带歪了。

  “自有修仙成道的说法以来,修行者们一直都在摸索试探,找出一条如何才能成就无上真仙的路来,最后先行者的经验告诉我们,修仙之路想要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需分三步走。第一步为凡境,第二步为灵境,第三步为仙境。”

  “第一步,凡境。初时,需內练一口真气,再外练一身筋骨,最后需能引动天地灵力,达到超凡脱俗之效,你便算是突破凡境了。只有突破凡境,你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不然你顶多,也只是一个比凡人力气大点,活得久点的凡俗武者罢了。所以凡境内又有三个小境界,第一为练气境,第二为锻体境,第三为聚灵境。”

  “至于第二步灵境跟第三步仙境的话,父亲说贪多嚼不烂,命我先突破凡境再说,所以现在本师姐也还不太清楚,现在本师姐也把这个话也传给你,哈哈。”

  林溪尘讲的极为详细,白黑听得甚是入迷,恨不得立刻就开始进行这段修行。

  “啪!”

  林溪尘像是看穿了他的心中所想一般,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本《练气决》甩在书案之上。

  “这是最基础的练气决,以后你便照此书修练吧。”

  白黑如获至宝,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翻开之后却是露出了苦瓜脸,于是可怜兮兮的说道:“那个,那个仙女师姐,我,我不识字!”

      这可难住他了,之前老刀也没教过他认过字啊。

  “咯咯咯,白师弟真乖,嘴可真甜啊。但是不识字可不行,这可严重影响修行的,那本仙女师姐,就当一回那凡人的教书先生吧,今日先教你识字,明日起你再边识字边修行。”

  林溪尘开心极了,这小屁孩师弟越来越合她胃口了。

  “嗯嗯,谢谢漂亮的仙女师姐。”

  白黑算是摸清了这个师姐的脾性了,夸她,赞美她,只要她开心高兴了便万事好商量。

  “啪”

  林溪尘又拿来了一本书甩在书案上。

  “来,本仙女师姐读,你跟着念,念错一字打你手心一下。”

  “天地玄黄 ,洪荒宇宙......”

  林溪尘摇头晃脑的念,先生范十足。

  如此这般,林溪尘读一句,白黑跟着念一句,不知觉间天色已黑。

  “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终于,白黑跟着念完了最后一句。

  “嗯,不错,白师弟真是聪慧,居然没念错一个字。”林溪尘赞赏有加。

  “师弟愚钝,全凭师姐教导有方而已。”白黑感激道。

  “嘻嘻,孺子可教,天黑了,吴妈应该送晚膳过来了,师姐带你吃东西去,你一天没吃了吧.”

  白黑这才想起今日滴水未进粒米未沾,顿时一股饿得发慌的空虚感传来,手脚都变得发软无力,走起路来有些虚浮之感。

  果然,二人来到主厅时,桌上已经摆好了几个精致的菜式,边上一个老妇人正在忙活着。

  “爹,用晚膳了!”

  林溪尘率先入座后隔空大喊道。

  白黑顺着林溪尘喊的方向小跑至另一偏厅,隔着木门恭敬道:“师傅,该用晚膳了。”

  “咯吱!”

  木门打开,林沐阳走出看了白黑一眼,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吴妈,明日起晚膳备三人份,午膳继续送,一人份即可。”

  林沐阳落座后,对边上的吴妈交待道。

  “爹,我也要用午膳!”林溪尘听后立马喊道。

  林沐阳瞪了她一眼,随即淡淡道:“用膳吧。”

  “虐待仙女,天怒人怨,是吧,白师弟!”林溪尘杏眼圆睁道。

  白黑像是没听见一般,只顾大快朵颐。

  “哼,小白眼狼一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