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泪

一个水果 著    2427 字     发布

  “嗯,这里一片,那里也一片,还有......”

  白黑犹如精灵般在牢界内来回穿梭,并不时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给这死寂沉沉之地增添了那么一丝生气。

  隐牢内虽死寂沉闷,但架不住它地方大啊,在这里他可以肆意的奔跑,大声的欢呼,比他那小小的牢房可要好太多太多了。

  “要是能一直在大地方待着就好了!”白黑的内心,隐隐有着一丝渴望。

  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玉盘中的灵叶也是在不断的减少,终于待得灵叶只剩最后数片时,白黑的工作全部完成了。

  “呼!”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随后拿起一片灵叶细细端详。

  灵叶溢出的灵气直扑口鼻,他深吸一口,顿时浑身上下的毛孔全部舒展开来,令他畅爽无比,周身的疲劳也一扫而光。

  这种感觉令他痴迷不已,比之糖块还要犹有过之。

  白黑不舍的放下灵叶,忽然心中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尝一口!对,一口就好!

  虽然白胡老人再三交代他不可食用,但那种畅爽的感觉令他欲罢不能,于是乎,他鬼使神差的拿起一片灵叶往嘴中送。

  “不行,答应过白胡子爷爷的,要言而有信!”即将入口之时,白黑突然目露清明之色。

  “没事的,仅仅一小口而已!”心底的另一个念头也在挣扎呐喊。

  就在他左右纠结之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一股吸力凭空生出,将灵叶哗啦一声吸入口中。

  什么情况?

  白黑顿时懵了,一脸诧异之色,他明明就没动,怎么会这样?

  灵叶入口即化,顿时一股庞大如汪洋大海般的灵力朝他体内涌去。

  “啊!”

  顿时,一股强烈的胀痛令得白黑不由自主的发出惨叫,汹涌的灵力将白黑小小的身体涨得犹如个一个皮球,盘根错节般的脉络清晰可见。

  这灵叶名为天灵叶,乃天地奇树天灵树所落,此树吸收天地精华千年方才生叶,再千年才孕果,又千年才果熟,待得叶落已是三千年后。

   因此,这叶中灵气之剧非灵境者而不可食之,白黑这区区凡人之体自然是承受不了。

  疯狂的灵力依旧在暴涨,后果就是白黑体内的血液顺着毛孔被排挤出来,很快便将他染成了一个血球。

  血球还在不断膨胀,白黑的小脸早已因剧痛而变得扭曲。就在即将爆体之际,他识海内那水滴状的神秘物质突然光芒大作, 发出道道五彩绚丽的神芒,将白黑渲染的如同璀璨的太阳。

  “嗡”的一声,伴随着一声轻鸣,神秘物质颤抖了一下,顿时那海量的灵力,犹如积压了万年的岩浆终于找到了宣泄口般蜂拥而去。

  “轰隆!”

  与此同时,神秘物质的轻颤像是触发了隐玉牢界的共鸣,隐牢内发生一阵剧震,这剧震传出了牢界外。

  “发生何事?”

  隐玉牢界外的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剧震差点掀翻在地,唯有秦将军纹丝不动,但刀削的面庞却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根据他对隐玉牢界的掌控跟感应,还有时辰上的推算,已经能感觉到,小家伙在里面的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却不知为何会突发这场剧震,这是数千年来从未发生过的现象,他百思不得其解。

  这可是三年之期的最后一年,希望不要在这当口出了岔子才好,不然可不好跟仙师交待。

  傲炎边界,那团诡异的黑雾再次凝现。

  “哇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了,咔咔咔......!”

  伴随一串压抑而癫狂的长笑,黑雾渐渐隐入虚空之中。

  中州上空,刚刚还碧空如洗的晴空,却突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雷鸣震天,电弧狂舞,一副世界末日之象。

  “唔?”

  皇宫深处,一位盘膝而坐的金袍男子似是心有所感,猛的一睁眼抬头望天,但一番感应下来却是毫无所查。

  “难道是错觉?”

  恰逢闭关关键之时,于是便带着一丝疑虑又缓缓的闭上了双目。

  此时,白黑体内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灵力风暴,源源不断的灵力狂涛骇浪般的涌向他的识海,识海内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灵力旋涡,神秘物质则坐镇正中,它贪婪的吞噬着这些灵力,如巨鲸吞水海纳百川。

  有了神秘物质的吞噬消耗,灵力不再暴涨,白黑体内达到了一个奇异的平衡状态,于是痛楚稍减的白黑终于是支撑不住,倒地晕了过去。

  剩余的几片天灵叶,还未来得及散落在地,便又被那股神秘的力量吸入至口中。

  昏迷前,朦胧中的白黑似是看到一团黑雾缓缓隐现。

  这黑雾正是不辞辛劳,撕裂空间横跨万域而来的天魂子。

  上古传闻这宇宙洪荒本为虚无,直至某一天这虚无之中诞生了一片气体,这片气体经过无数亿年的衍变最终诞生出第一个原始星域,原始星域又经过无数亿载后,最终因不明原因轰然爆炸,至此爆炸后的原始星域再次归于虚无,仅留下了一滴水,传言这滴水便是那诞生原始星域的气体凝聚而成。因此,这滴水里面蕴含了天地诞生之规则,谁若能参悟里面的规则,谁便能创造万物,主宰天道!

  这滴水,则被唤名为天泪!

   为纪念第一原始星域的消亡所留之泪!

  原始星域的消亡仅仅是万物诞生的开始,随后又有无数的星域诞生,无数生命的衍生,最后才有了现今的万事万物。

  今日,天魂子不远万域来此便是为了白黑识海中的神秘物质——天泪!

  古之今来不知有多少惊才绝艳之辈为寻这天泪而殇,又不知有多少法力通天的大能为了争这天泪而殒。

  如今,这天泪即将属于天魂子!所以,饶是自诩为万魂之主的天魂子也是忍不住一阵心神荡漾,那疯狂翻滚的雾气便证明了天魂子此刻的心境。

  为了寻这天泪,天魂子硬是足足准备了数千万年的功夫,之间但凡有一点蛛丝马迹,他都会毫无犹豫的入绝境逆乱流,舍生忘死的求证,只为判断那一丝的真伪。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天魂子结合无数的上古秘闻,跟数千万年的推衍,及亲身经历的相互印证,他锁定了一个大范围,并有五成的把握,所寻之物必在这个范围之内。

  但,这个范围却是辽阔无比,因为其内足足存在着三万个星域,而万道星域便是其中,傲炎界只是万道星域内,上百界中之一而已,可见范围之巨。

  范围如此之甚,若是换做他人必定束手无策,但他天魂子头顶万魂之主的称号非是浪得虚名的。

  天道万千,他天魂子独辟蹊径单修神魂之道,亿万载岁月下来,不说其修为之威,单论这魂力之浩瀚,便是他自认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

  因此,滔天的魂力散发而出,恐怖的覆盖了这三万星域整整三十万载,最终如愿以偿的寻至白黑面前。

  “哈哈哈哈,就是这个气息,错不了了。”

  魂体围着白黑绕了一圈后,似是控制不住澎湃的心绪,激得这隐玉牢界内狂风大作。

  “这衍生万物的圣洁之物岂能在一个蝼蚁体内,简直是亵渎,不可饶恕!”

  咻的一声,带着一丝愤慨,魂体钻入至白黑的识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