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9

©  罗千弋
  ⾃从被润⽟知道了欢欢的存在后,荼姚竟开始患得患失了起来。 她会担⼼润⽟因为这段失败的婚姻⽽⼩瞧了她,这是她活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
  荼姚虽然从⼩出⽣贫苦⼈家,但好在脑袋聪明,也有志⽓:她凭⾃⼰的实⼒考上了国外top的 学院,还能取得⼗分优异的成绩。回国之后⼜加⼊了刚成⽴不久的Ash,⼀路打拼到现在的地 位,她都觉得问题不⼤。
  但经过这⼏个⽉和润⽟的相处,她发现⾃⼰越来越在乎润⽟对⾃⼰的看法,也开始在⼼⾥⽣出 了⼏分⾃卑……
  荼姚很烦恼,这本不是她应该有的情绪。
  “你怎么最近⼼不在焉的?”润⽟有点不太⾼兴地看着荼姚的第N次⾛神。 好不容易才将她约出来,每次话说着说着,她就神游太空去了。
  荼姚回过神,略带歉意地对润⽟说:“哦……我在听,你继续说。”
  润⽟倒耍起了⼩孩⼦脾⽓:“我⽣⽓了,不想说了!除⾮……”
  他卖起了关⼦。
  “除⾮什么?”荼姚⾮常给⾯⼦地顺着他的话。
  润⽟从荼姚对⾯改坐到她身边。这家餐厅的座位都是沙发靠椅,所以身边再纳⼀个⼈也是绰绰 有余的。
  他指了指⾃⼰的脸,说:“除⾮你亲亲我,我才原谅你。”
  荼姚表示拒绝:“我不要,这⼤庭⼴众的……看上去就像是你被我包养了⼀样。”
  就知道她会拒绝。
  但是润⽟也不怕,他现在对荼姚了如指掌:荼姚是最吃软不吃硬的,只要他撒撒娇,她绝对会 ⼼软。
  于是,润⽟⼜坚持地指了指⾃⼰的脸:“被包养就被包养,我不介意。你要是不亲亲,那我可 就⼀直⽣⽓喽。”
  ……荼姚彻底⽆语。她开始怀念起那个刚进公司,温⽂尔雅⼋⾯玲珑的润⽟了……
  实在是拗不过他,荼姚只好浅浅的在他脸上啄了⼀下,这才让他满意。 只不过……刚哄好了润⽟,荼姚便感受到了⼀道锐利的⽬光⼀直跟着⾃⼰,仿佛要将她⽣吞活 剥⼀样,顺着⽬光的⽅向,发现那⼈竟是太微!
  “妈妈!”欢欢哒哒地朝着在荼姚跑去,由于她坐在隔间沙发⾥⾯,欢欢没法直接扑到她身上。
  于是润⽟将欢欢抱了起来,放到他与荼姚两⼈中间。欢欢对于这个漂亮男⼈抱⾃⼰,竟然也不 挣扎,只是好奇地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之前在医院只是匆匆⼀瞥,现在才能看个仔细。
  润⽟打量着荼姚的⼥⼉,虽然瘦瘦的但却⾮常 可爱,唯有那唇瓣上的痕迹⼗分醒⽬。 “你叫欢欢是吗?今年多⼤了?”润⽟打⼼眼⾥喜欢这个⼩姑娘,她和荼姚很像,虽然天真懵 懂,但眼⾥总有股不服输的韧劲。
  欢欢看看润⽟,⼜看看荼姚:“妈妈,这个哥哥是谁呀?”
  “欢欢要喊我叔叔哦。”润⽟纠正道。他⾮常介意这点:如果欢欢喊⾃⼰哥哥,那他不就和荼姚 差辈分了么?
  荼姚瞪了他⼀眼,但也顺着润⽟了,对欢欢说:“他是妈妈的朋友罗叔叔,快和叔叔问好。”
  “叔叔好!” 润⽟开⼼的捏捏她的⼩脸:“乖~”
  “荼姚,不介意我和欢欢打扰你们的约会吧?”⼀旁观察已久的太微这时才⾛了上来,坐在了润 ⽟⽅才坐过的位置上。 荼姚⼀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冷眼看着他叫来了应侍⽣点菜,动作⼀⽓呵成,丝毫没有客 ⽓的。
  点完餐,他开始假惺惺道:“今天难得有空带⼥⼉出⻔吃饭,没想到竟碰到了你……看来你⼀ 如既往喜欢这家餐厅,今天这顿就让我来请,咱们坐⼀块好好叙叙旧。”
  我跟你有什么好叙的……荼姚虽然⼼⾥不快,但表⾯上还是⾮常⼼平⽓和的,毕竟孩⼦在场。
  “明年就到了欢欢做⼆期⼿术的时候,你为她找好医⽣了吗?还是说⼆期仍旧是上次的主⼑教 授?”欢欢的事才是⽬前荼姚最关⼼的。
  太微点头说:“这你不⽤担⼼,虽然她只是领养的,但对她的治疗我也是不会省的。”
  这话说得实在没⼼没肺且傲⽓,也不管孩⼦在场,就这么毫不遮掩地讲了出来。 欢欢虽然只有五岁,但也是懂⼀些事的。听了他这句话,⽅才快乐的情绪⼀下就没了,垂下了 眼睛,想哭⼜不敢。
  荼姚脾⽓⼀下⼦被点着了:“当着孩⼦⾯说这个⼲什么?” 太微不以为意:“我说错了吗?我这是让⼥⼉早⽇了解事实。”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你不知道你这番话对宝宝⼼理造成多⼤的伤害么?”
  “什么伤害?她是我领养来的,这事⼉她早就知道了。”
  “她知道也是因为你在她⾯前⼀直说这个事!孩⼦叫了你这么些年的爸爸,你就没有⼀点恻隐 之⼼吗?是不是亲⽣的有这么重要么?”荼姚真是被⽓到脑壳疼,但还是有⼀分理智按住了想要站起来的润⽟。
  太微看了两个⼈的⼩动作,⼜想起了之前荼姚亲他的画⾯,⼀时间醋意⼤发: “亲不亲⽣当然重要,当初同意领养她只是因为你。荼姚,你不要再和我闹脾⽓了,我们复婚 吧。到时候再⽣⼀个属于我们⾃⼰的孩⼦,⼀家四⼝开⼼过⽇⼦,不好么?”
  荼姚太微这⼀来⼀去的话,欢欢已经听懂了⼤半,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但仍不敢⼤声,只是 ⼩⼼翼翼地在劝:“爸爸妈妈别吵架了……” 荼姚⼼⾥⼜是⽣⽓⼜是难受,⽽⼀旁的润⽟是再也忍不住了,对太微也是极尽嘲讽:“何先 ⽣,荼姚是不会跟你复婚的,请你以后不要再⽤这件事骚扰她了,还有,你可真不配做欢欢的 ⽗亲。”
  他这话轻飘飘的,却重重地打在太微脸上。 太微⾯上挂不住,连表⾯的和平也不想维持了:“你⼜是什么东⻄?我们两⼝⼦的事,论得到 你这是说三道四?”
  润⽟微微⼀笑:“不好意思,⽅才你也应该看到了吧,我和荼姚正在交往,你才是真正的外 ⼈。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说三道四呢?”
  太微不可置信地看着荼姚,“荼姚你和⼀个年纪差这么多的男⼈在⼀起?你的羞耻⼼呢?”
  荼姚彻底被他激怒,冷笑道:“我为什么要羞耻?男⼈可以找⽐⾃⼰⼩的⼥⼈,我为什么要因 为找⽐⾃⼰⼩的男⼈⽽羞耻?⽅才他说得没错,我们确实在⼀起了。⽽且我跟你也不再是夫妻,你要再乱说,我就告你骚扰!”
  说完,荼姚⼀⼿拉着润⽟,⼀⼿拉着欢欢就要⾛。⽅才这场争吵已经吸引了不少⼈的注⽬,丢 死个⼈。
  “你放开欢欢,她现在是我来抚养,你可没有资格带⾛她。”
  荼姚不屈不挠:“我偏要带⾛,你⼜能把我怎么样?”
  ⽓氛僵持不下,欢欢悄悄挣开荼姚的⼿,向太微⾛去,抽抽搭搭地说:“妈妈不要和爸爸吵架 了……欢欢听话……” 太微⼀把拉过欢欢,将她抱了起来。 “如果你还想再⻅到⼥⼉,复婚的事你可得郑重考虑。”
  “你……”未等荼姚发作,润⽟赶忙将她拉⾛。再不带⾛她,恐怕就要打起来了。
  回到家后,荼姚彻底崩不住了。她⼀直以稳重⾃持,从未向今天这般失态过,说到底都是因为 太微这个始作俑者! 她将润⽟推出⻔外,不让他进⻔。
  润⽟抵住⻔框,颇为委屈:“你⽣他的⽓,我可是⽆辜的 啊……” 荼姚红着眼瞪他:“你和他都是男⼈!我现在看到男⼈就烦,快滚。”
  润⽟⽆奈道:“个⼈问题不要上升集体啊宝⻉⼉……”说完,他强⾏挤进屋内,⼜强⾏抱住了荼 姚,任凭荼姚怎么挣扎他都不松开。
  荼姚跟他闹得有些累,只好任由他抱着⾃⼰坐到了沙发上。
  “我这辈⼦做得最错的事就是和太微结婚。这简直是我⼈⽣中的最⼤污点!”
  “是⼯作不够累还是电视不好看,我当初为什么要结婚??”
  “我真傻,真的。我从⼀开始就不该结婚,如果不结婚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烦了……”
  荼姚像个念经得和尚,⼀直在絮絮叨叨抱怨,润⽟知道她⼼⾥不痛快,便搂着她顺⽑。 直到她发泄得差不多了,润⽟⼩⼼翼翼的问:“你今天说的话还做不做数?”
  “什么话?我今天说了好多,你指哪⼀句。”荼姚恹恹的,⼼烦⼜意乱。
  润⽟看着荼姚,眼神中藏着⼀丝狡黠:“就是咱们做两⼝⼦的事⼉。”
  “啊那个……我只是为……”还没等荼姚否认,润⽟就⽤⼀个吻打断了她的话,同时⼿上也开始 不⽼实了起来。
  荼姚⽓急得锤了⼀下他。这个⼩坏蛋,抓住⼀点机会都不会放过!
  “快说,我们之间究竟做不做数。” 荼姚仍倔强不想承认,可惜还没开⼝,话⼜被润⽟炽热的吻给逼着退了回去。 ⽽后他⼜问道:“说,我们是不是两⼝⼦。”
  荼姚:“不!”
  润⽟早已下定决⼼,今天荼姚不松⼝,他是不会饶过她的。
  在后⾯的过程中,在润⽟⼀次⼜⼀次的哀求、呢喃、询问中,荼姚终是松⼝了。
  他将荼姚搂在怀⾥:我会好好爱你,我们还要在⼀起⾯对好多事情。荼姚,你有没有信⼼?
  荼姚没有回答他,因为她已经累的睡过去了。
  润⽟看着她的睡颜,会⼼⼀笑。
  他梦寐以求的⼥⼈,如今终于肯和他在⼀起了…… 润⽟将她打横抱起,⾛进了卧室。
  没⼀会,卧室⾥⼜传来了荼姚的喘息……久久不能停⽌。
  今晚,注定是不眠夜。荼姚咬着⽛恶狠狠地骂声传出了房⻔:“润⽟你简直就是个⼤/淫/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