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

©  罗千弋
  经过了这⼀夜,润⽟对荼姚的迷恋愈发的深,占有欲也愈发的强。
  他只要⼀安静下来就会想到:荼姚的房⾥时刻备着避孕套,是否意味着她身边不只有他⼀个男 ⼈?每每想到这个,润⽟便⼼里⼀堵。
  他⼀定把荼姚身边的男⼈都赶⾛,荼姚只能属于他,她身边,永远只能有他⼀个⼈!
  润⽟轻轻抬了抬怀中⼈的下巴,⽽后便是⼀个缠绵的wen。 荼姚被他这般打扰也睡不着了,她睁开眼,眼中竟多了⼀分若有似⽆的笑意,温柔地回应了 他。
  润⽟⼀个悸动,刚想覆上身来,却被荼姚拒绝:“你,让我歇⼀会。”
  然⽽她这⼩⼩的抗议实在⽆法阻挡润⽟的热情,没过多久,她⼜被他吃⼲抹净了。
  ⾃打润⽟荼姚确⽴了“亲密关系”后,两个⼈的相处就开始频繁了起来。
  平时上班就已经是粘 在⼀起了,毕竟荼姚还受了⽼罗的嘱托,要带着润⽟学东⻄。 可到了下班的时候,荼姚前脚刚到家,后脚润⽟就带着⼀束花到了。 然后就是各种亲热。
  荼姚有些后悔答应了他,明明说好的当床伴,怎么到后来就变得像热恋中的⼩情侣呢? 她承认,⾃⼰确实挺喜欢润⽟的,但她可不是⼀个为爱痴狂的⼩⼥孩,会沉溺在他的温柔乡⾥ ⽆法⾃拔。
  现在,他们⼆⼈的关系不能再进⼀步了,否则,她失去的远⽐得到的多。
  荼姚想了想,便和润⽟约法三章: 1.双⽅亲密的机会必须在双⽅都同意的情况下进⾏ 2.不许⼲涉对⽅的私事 3.⼀周顶多三次。
  荼姚的性格是说⼀不⼆的,如果不愿意那就直接出局。润⽟⼼⾥都明⽩,她这是想减少私下⻅ ⾯的次数,和⾃⼰保持距离呢。 不过他也不灰⼼,如果荼姚是那么好追的,那就不是她了。
  周末的时候,润⽟去了⼀趟医院。 原本他打算去找荼姚的,可荼姚不许他来。正巧他收到短信,得知⾃⼰的表弟旭凤前⼀天在外 ⾯飙⻋把⾃⼰飙进了医院,于是他决定去看看旭凤。
  润⽟⼀推开病房⻔,就看到旭凤⿐⻘脸肿的,腿上打着⽯膏吊在那,都狼狈成这样了还不忘捧 着个⼿机打游戏。 还挺有活⼒。
  “哟,润⽟⼤表哥你来啦!坐,喝⽔⾃⼰倒啊。”旭凤抬头看了⼀眼润⽟,⼜扭头玩起了⾃⼰的 游戏了。 这德⾏润⽟已经⻅怪不怪了。当年旭凤来英/国留学的时候,正巧和他是⼀个学校的。
  为了有个 照应就和⾃⼰在同⼀屋檐下住了⼏年,他这⼀身的习性润⽟也是了解的。 兄弟俩⼀个开朗活泼⼀个温和好说话,相处起来居然也挺融洽。因此旭凤也成了他唯⼀认识且 交好的亲戚。
  “最近在忙什么呢?回国了也不来找我玩⼉。我住院了才能⻅到您本尊⼀回。”旭凤头也不抬的 继续玩⼿机。
  润⽟感觉⼿头闲得慌,便帮他削苹果:“我在我爸公司实习。”
  “哦?你跟在姨夫⼿下吗?”
  “不是,是跟在副总裁⼿下。”
  旭凤⼀听,来劲了:“哇,那你可就惨了!那个副总裁听说是出了名的凶悍冷漠,你在她⼿下 没少挨骂吧?”
  提到荼姚,润⽟的脸上有了⼀丝笑意,他说:“没,她很好。”
  尽管他⾯上并⽆太多变化,可旭凤还是抓着他话语中的暧昧,更是连⼿机也不玩了,抬头盯着 润⽟,⼀脸⼋卦:“你这语⽓不⼤对劲啊~你是不是对你那个上司有点意思啊?”
  什么叫有点意思?他对她是⾮常有意思。 润⽟⼤⼤⽅⽅的“嗯”了⼀声,算是承认了。
  不过这让旭凤⾮常震惊:“兄弟,我没听错吧??你这……那位可都四⼗多了……你这让姨夫 知道了,你俩都完蛋!哦不对,你好⽍是姨夫的⼉⼦,怎么着都不会⽐她惨。”
  “我知道,她也知道。所以她没接受我,我正在追她。”润⽟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旭凤。
  旭凤接过苹果啃了⼀嘴,说:“看来她脑⼦还是很清醒的。我说你还是别祸害⼈家……阿姨 了。她那把年纪爬到这个位置不容易。你要是想找个⼥朋友,兄弟我给你介绍⼏个年轻漂亮学 历⾼的。”
  润⽟皱眉道:“她也就⽐我们⼤⼗⼏岁,能别喊阿姨么?都把她叫⽼了。”
  旭凤这下更来劲了,他贱兮兮地笑着:“这么护着她?我开始好奇她⻓成啥样了。能把你迷的 神魂颠倒,那得多漂亮?记得她有接受过采访,我瞧瞧去。” 说完,他便拿起⼿机,开始搜新闻。
  润⽟在⼀旁义正严辞地补充道:“我喜欢的是她这个⼈,和⻓相⽆关。”
  然⽽旭凤压根没把他这话听进去,仍在兴致勃勃地搜照⽚。 Ash是国内有名⼤公司,作为Ash的副总裁,也是会经常上新闻接受采访的,因此荼姚的照⽚ 也不算太难找。
  “这周荼姚副总⻓得还挺好看的嘛,⼀点也不像四⼗⼆岁的样⼦诶……”旭凤兴致勃勃地打量着 照⽚,但是他看着荼姚,越看越眼熟……
  “诶我去???这……她……她不是我们学校那,那挂墙上的前辈吗???” 旭凤彻底震惊了。
  原来他和润⽟所在的学校⾥,⼗⼏年前有⼀位华⼈前辈,是个⼥⽣,成绩特别优异。 这还不算完,她在学习进修的过程中还和导师⼀起做了好⼏个项⽬研究。
  后来她凭借⾃⼰的论 ⽂和作品拿了⾮常多的⼤奖,并且顺利得拿到了学位。因此学校还把她的肖像和⼀众有杰出成 绩的学⼦教授们挂在了⾛廊上。
  ⽽这个前辈,就是眼前照⽚上的周荼姚!
  旭凤看看照⽚,⼜看看润⽟。看他这表情,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
  旭凤不由得竖起⼤拇 指:“厉害啊兄弟,你居然看上了我们学校最⽜掰的学姐,哦对了,我记得她也是墙上挂着的 ⼏个⾥⻓得最漂亮的?”
  润⽟有点想拿剩下的苹果⽪塞满他这张叽叽喳喳的嘴:“不说话没⼈把你当哑巴。”
  告别了聒噪的旭凤,润⽟⼀边⾛出医院,⼀边给荼姚打电话。
  “喂,你在哪?”
  “额……我在外⾯有点事。”荼姚在电话那头声⾳有些疲惫。
  润⽟听着声⾳不对,忙在周围看了⼀圈,果然发现了边上正在打电话低头⾛路的荼姚!
  “荼姚,你怎么到医院来了?”润⽟来到她⾯前,有些担忧得打量着她:“是不是身上哪⾥不舒服?”
  荼姚看⻅突然出现的润⽟,脸上有了⼀丝惊诧与慌张,但随后,她⼜想:“我在慌什么?”
  于是她挂掉电话,恢复冷静:“我来医院有点事⼉,你要是没事先回去吧,晚点我们再联 系……”
  润⽟忙问:“你有什么事?要紧吗?我还是陪着你吧?”
  ⼆⼈正说着话呢,⼀个充满冷意的声⾳打断了对话:“荼姚,你怎么才到?”
  润⽟荼姚循声看过去,是⼀个⻄装⾰履的中年男⼦,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他的眉宇满是不耐 烦。他来到⼆⼈⾯前,当看到润⽟的时候,男⼈的表情便复杂了起来。
  “荼姚,这⼈是……”他看着荼姚,语⽓虽然不咸不淡,但这满是质问的语⽓很有压迫感,好像 他们两个在偷情被他抓到了⼀样,这让荼姚⾮常不爽。
  荼姚就按住了正要说话的润⽟,对⾯前的男⼦说:“这是我朋友。”
  “哦?朋友?”男⼦看着荼姚按着润⽟的⼿,显然并不相信。
  他轻蔑的⼀笑:“没想到你这么快 就找到情⼈了?”
  “太微,你不要在这给我胡说⼋道。⽽且,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荼姚的话语中蕴含了隐隐的怒 ⽓,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喜欢别⼈对润⽟⽤“情⼈”之类的字眼。
  润⽟感受到她情绪的波动,下意识得抓住了她的⼿。
  ⽽⾯前这个叫太微的男⼈,⽤⼀种胜利者的姿态居⾼临下地对润⽟说:“你好,我是荼姚的, 前夫。”
  前夫这个词,太微还特别加重了咬字,似乎在向他炫耀着什么。
  这番话的杀伤⼒确实不⼩。
  尽管润⽟知道荼姚有过⼀次婚姻,但当他真实听到的时候,⼼⾥很 不是滋味。
  男⼈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前夫,对荼姚的⼼思可不⼀般。
  ⼀旁的荼姚闻出了两⼈之间的⽕药味,但此刻她也不想管他们。于是便撇下他们,⼀个⼈急急 忙忙的进了医院,⼀路奔向⼉科。
  她来到⼀间⼉童病房,病床上正坐着⼀个五岁多的⼩姑娘,⼿上打着吊针,眼睛巴巴得往⻔外 瞧。⻅到荼姚,⼩姑娘⽴刻笑开了花,奶声奶⽓的叫她:“妈妈,欢欢想你!”
  荼姚看到欢欢,激动地上去抱了抱她:“乖宝宝,妈妈也想你。”
  ⼀直跟在荼姚身后的润⽟站在⻔⼝,看着这⺟⼥⼆⼈抱在⼀起的画⾯,⼼⾥好像有什么东⻄在 下沉。
  她有孩⼦了,那他和荼姚是不是永远都不可能了?
  此时的太微趾⾼⽓昂地越过润⽟,⾛进病房。对欢欢说:“你看,爸爸没有骗你吧。妈妈这不 是来了吗?”
  欢欢眨着⼤眼睛,想开⼼的动动,却被荼姚拦住了:“宝宝还在输液,不能乱动哦。” 欢欢听话地坐好,并眨着⼀双⽆辜的⼤眼睛,满怀期待的问:“爸爸,以后能不能让妈妈跟我 们住⼀起……这样欢欢就能天天⻅到妈妈了!”
  太微颇有深意得看了荼姚⼀眼,荼姚有些不⾃在地扭过了头。他对欢欢,⼜仿佛对⻔⼝润⽟ 说:“这,你得问妈妈,只要她愿意,我们随时都能⼀家团聚。”
  润⽟看着⾯前的⼀家三人,突然⼼头像被⼑割⼀样。他觉得⾃⼰,很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