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

©  罗千弋
  这句话,让荼姚浑身一凛。润玉的这番话让她很是费解,他到底看上自己怎么了,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荼姚被噎得哑口无言,半晌才憋出一句:“开什么玩笑?”随后她便推开了他,准备离开。
  此刻的她坚定地告诉自己:不能再和润玉搅和到一起!脸面对于她这把年纪的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似乎早就料到了荼姚会拒绝,润玉竟不失落,只是一只手拉住了要离开的荼姚,另一只手温柔的撩起了她几丝垂散的额发,笑得温柔,甚是撩人:“再考虑一下吧。”
  荼姚看着他笑得好看又可怜,一时间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经过短暂的思考,她还是默默地将手抽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间黑漆漆的屋子。
  润玉望着荼姚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虽然她没有答应自己的请求,可对付荼姚的套路,他好像已经掌握了……
  倏尔,他将牵着她的那只手放在胸口,仿佛用她留在他手心的温度去温暖自己的心。
  荼姚下了楼回到客厅,和老罗天南海北地唠了一会儿后,罗家的阿姨过来告诉他们,可以入席用餐了。
  荼姚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这顿“谢师宴”还真是丰盛至极。听说做了这一桌菜的阿姨还是位星级厨师,因此每一道菜的品相都不错。
  然而珍馐再多,在偌大的饭桌上,只有他们三人,属实有些奇怪和冷清。
  荼姚有些好奇,从她进公司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平时和老罗像朋友那般聊天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可她却从来都没听过老罗谈论他的妻子,也从没有在什么年会、仪式上见他携带过家眷。
  不过好奇归好奇,她倒是没有刨根问底的打算。
  到后来老罗又坚持开了一瓶酒,荼姚本来是不打算喝的,后面实在拗不过他,只好陪着他吹了大半瓶的拉菲。有些醉意的老罗开始打开话匣子,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话。
  比如,他的老婆生润玉的时候因为难产去世了。而他一直忙于工作,没办法好好陪伴润玉,都是将他丢到国外读书的,平时聚少离多,直到今年润玉大学毕业,才算是一家团聚了。
  他还感谢荼姚能带着润玉学习之类的云云,搞的荼姚非常不好意思,只好再用敬酒来堵住他的嘴。
  而润玉则安静地在一旁吃饭,鲜少说话。
  终于等到这场饭局的圆满落幕,荼姚此时已经两瓶红酒下肚,虽然只有一点醉意,但已经不能开车回家了。
  于是,一直没喝酒的润玉趁机提出要送荼姚回去。
  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车缓缓在路上行驶着,狭小空间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原来你今年才回国,难怪从前没见过你这个小家伙。”
  “……”润玉不答。
  “你说说你,一个青年才俊的,应该去找个条件相当的女朋友,而不是……不是像方才那样,提那么离谱的要求。”
  润玉仍不回答,渐渐抓紧方向盘的手暗示着他不喜欢荼姚说的话。
  而此时的荼姚已经微醺,行为逐渐散漫,想到什么说什么。这一路上她将什么不般配、不合适、没感情之类的话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只想着让润玉死心。
  润玉仍然保持沉默,他按照地址将车缓缓开进小区,泊车、停稳。
  突然,他像爆发了一般,搂过旁边的荼姚就是一个热情的深吻。
  被酒精暂时麻痹大脑的荼姚没有拒绝,反而开始迎合润玉的吻。
  润玉捧着荼姚的脸,又一次重复了方才她没有回答的问题:“答应我好不好?我们在一起,哪怕是那样的关系也行。”
  荼姚眼神迷离得看着润玉,问他:“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们为什么非要在一起不可?”
  这句话问得语气颇为可怜,和平时傲气的荼姚完全不一样。
  她一直过不了心里的坎,也不愿承担未来会遇到的争议和困难,所以对于润玉的请求,她总是拒绝。
  还不等润玉回答,荼姚猜测:“难不成,你这是在我身上找补母爱吗?”
  真是喝了酒就开始胡说八道了。
  润玉满头黑线,方才生起来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转念,他眨眨眼,一只手已经缓缓攀附上荼姚的腿,另一只手搂过她的腰,温言软语让荼姚差点迷失了自己:“想知道原因,那就答应我,我们多多接触,这个答案你自然就知道了。”
  说完,他还亲了一下她的右颊。
  荼姚想,这润玉上辈子是狐狸精转世吧?勾引起人来,简直一套一套的,再配上他那张人畜无害又十分好看的脸,真是让人难以拒绝。
  荼姚艰难地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他。
  “先说好,我们顶多是那种表面关系……”
  润玉撩起她鬓边散落的小碎发,别在耳后,眼中柔情似水,仿佛有无尽的爱意:“那,作为达成协议的第一晚,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
  荼姚被他撩得七上八下,想想自己和他也不是第一次了,还有什么好羞涩的呢?于是便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