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  罗千弋
  润玉实在没有想到,他和荼姚竟然就这样有了一次亲密接触!
  在此之前,他觉得荼姚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她完美又冷漠,能力强又独立,他只能远远望着,无法触碰。
  当他们相互依偎在一起的时候,听着荼姚的叹息,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一个经常会做的梦。
  直到早上醒来,他才意识到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润玉的心情很复杂,他担心又开心,担心的是接下来他该以怎么样的状态面对荼姚;开心的是,这是否代表荼姚对自己也有些好感呢?
  恐怕不是。
  因为,在之后的日子里,荼姚对那个夜晚,只字不提,对待自己也是一如往常。
  除了工作之外,她并不会和自己多聊别的,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润玉隐忍了良久,还是没有沉住气。他借口送资料,走进了她的办公室并锁上了门。
  “资料放在桌上就好,我待会会看的。”荼姚看了他一眼之后,又埋首于面前的文件。
  润玉走上前,双手撑在她的桌案上,有些底气不足:“我们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些事要谈谈?”
  荼姚知道他要谈什么,尽管她觉得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可谈性。
  “周姐,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可以再近一步?”润玉有些支支吾吾,脸红的像那天喝了酒一样。
  这番话,让一切都安静了。
  良久,荼姚放下笔,抬头淡漠得看了他一眼,说:“小罗,其实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咱们都是成年人,只是正常的生理需求,我们不需要给对方任何压力和负担。”
  这等于告诉润玉,那一夜就当作黄粱一梦,不必挂怀。
  不过这冷静的态度对于润玉来说,确实足够冷漠。
  他眼神黯了黯,有些咬牙切齿:“你的意思是,如果那天晚上的人不是我,也可以是其他人,对吗?”
  看他微怒的样子,荼姚的心中泛起了一丝轻微的涟漪,但她不以为意道:“只要我愿意。”
  “好……好,好得很。”他算是明白了,面前这个女人,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只不过那一晚,他恰好充当了和她亲密接触的角色而已!
  于是,他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荼姚的办公室,再不说一句话。荼姚看着那个气冲冲离去的身影,心里突然有些怅然若失……
  那个晚上,当润玉一直喊着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他的感情了。
  可就算知道又怎样?他们是不可能的。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两情相悦,更何况自己还是润玉的上司,是他父亲的下属、朋友,她甚至还大他19岁……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他们都是大写的不般配。
  与其眼睁睁地看着没有未来的关系在发展,倒不如一开始就将它掐死在摇篮里。
  虽然残忍,但是有用。
  眼前的材料是怎么也看不进去了,荼姚将脸埋在手心,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润玉也不再想方设法地制造偶遇了,对她则是能躲就躲。就算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也是通过小何的口向荼姚传达。
  看起来好像是铁了心的跟她不再见面了。
  到底还是小孩子的心性。
  荼姚想:再过没多久,他们之间这点事就会揭过去,等他遇到了心仪的、年纪条件相当的女性,就会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幼稚了。
  这天,荼姚接到了假期用完并且已经归国的老罗的电话。
  “我说小周啊,听说你带我们家玉儿(北京腔儿话音)带得挺不错啊,我派人在这两天观察了一下他,所有工作都做得有条不紊地。这阵子真是多亏你提携了!”
  “哪里哪里,是润玉机灵,一点就通。”荼姚干笑着说了几句客套话。
  老罗继续道:“为了表示感谢,这周末来我家吃顿饭吧!也当作玉儿的谢师宴了。咱们共事这么久,你还没去过我家呢。”
  这一建议倒让荼姚一惊,就现在她和润玉这情况,真要去他家了那还得了?
  荼姚连连摆手,丝毫不管电话对面的老罗看不看得见:“不用了老罗,这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哎呀,我的周副总裁你就别谦虚了,就这么说定了啊,周末一定要来啊!”说完,老罗便以极快的速度挂了电话。
  荼姚彻底无语……
  老罗这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喜欢自说自话啊……
   又过了几天,尽管荼姚很不乐意,但周末仍很快就到了。
  她本想临时找借口不来的,但到底还是没那个胆子放最高领导的鸽子,纠结了一阵之后,荼姚还是驱车去了这父子俩的家。
  她想,反正就吃顿饭,又不会死。
  不过荼姚还是大意了。
  这一顿饭,虽然不至于死人,但足以让她别扭至极!因为当她跨进罗家的那一刻起,就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这压迫感完全就来自润玉。
  荼姚来了之后,润玉表情一直很平淡,看起来和她不太熟,也不常加入她和老罗的谈话,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鲜少说话,就像是一只布娃娃。
  可荼姚总感觉有一个若有似无的眼神老是在盯着自己。
  不算炽热,但是很压抑。她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于是荼姚和老罗聊了没一会便借口上厕所,准备去透透气。
  “希望今天赶快过去吧。”荼姚对镜子里的自己说。
  她复又将自己有些松散的头发整了整,补了一下口红,等自己的疲惫感完全消失了,再走出厕所,正撞见了在门口站着的润玉。
  大概他是排队上厕所吧。荼姚想,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他拽进了另一间屋里。
  屋子黑漆漆的,润玉也不开灯。
  他的手紧紧地锢着荼姚的肩膀,还未等她作出反应,便不分青红皂白地,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尽管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了,但荼姚还是感受到了润玉的紧张与激动,他的唇有些颤抖地覆上她的。
  润玉的吻温柔却又火热,差点融化了女人的心。他尽情厮磨着她柔软的唇瓣,似乎在汲取她唇上甘甜。
  荼姚回过神,使劲挣扎着却无法推开他,只好任由他在自己的唇上又啃又咬,任由他在自己的腰间游走乱摸……
  良久,润玉才舍得放开她。
  “我想过了……”他喘着粗气说,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情欲:“既然谁都有可能。那不如让我来做你的固定床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