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  罗千弋
  荼姚开着自己的小车到公司的时候,距离上班时间9:00整还有五分钟。
  还好来得及!
  她长舒了一口气,健步如飞地打卡进公司大厦。
  昨天那顿饭局上的几个糟老头子太能喝了,她差点当场断片儿,幸亏她技高一筹,坚挺到最后,最终顺利地拿下了合作案。
  当然,过度畅饮的后果就是宿醉,她被特助送回家之后,抱着马桶狂吐了半小时,直到现在胃还有些难受。
  但,她作为职场纵横二十年的女强人,是决不允许自己露怯的。即便身体已经非常不爽利了,荼姚表面还是一如往常那样干练、精神,伴随着一路的“周副好”的声音来到了办公室。
  惯性地打开了电脑,她照例先看看邮箱的是否还有未处理的邮件。
  “周姐,总裁刚打电话过来交代,今天会有个新上任的总监,需要您这边关注一下。这是他的资料……”
  特助小何将一个文件夹递给了她,还俏皮的补了句:“听说这个新总监很帅的~和您还是校友呢。”
  小何从毕业起就当了荼姚的特助,如今已经两年。虽然在外人眼里,荼姚是个严厉且不苟言笑的副总裁、公司高管。但实际上,她是一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相处时间久了,二人关系还不错,全公司也只有她敢叫她周姐。
  荼姚听了小何的话,便冷冷的吐槽道:“把口水擦一擦,都快流到我桌子上了。还有……”她快速地翻阅了几页资料,“我跟这个罗总监相差快二十岁,按理来说,他应该喊我一声前辈。”
  这时,资料上家庭成员那一栏吸引了荼姚的注意——一切都明了了。
  她将资料随手往旁边一放,脸上有着不屑的表情:
  这个罗润玉,是个靠关系进来的空降兵,而且他背靠的关系,还是她的直属领导—Ash的总裁。
  既然是家属上岗,那一切都好安排了。
  “小何,这个人就按照以前那套来就好了,他的事就不用问过我了。”
  反正这位太子爷进来也是混混日子当当花瓶,让人事随便给他安排一下好了,没有必要再过自己这一道。
  然而小何这次却有些为难:“可是……之前总裁打了电话过来,让我告诉您,这位新总监可是要在您手下学习的。完全不管……似乎不太好吧。”
  “在我手下?自己的儿子老罗自己不带?”荼姚皱眉,看起来十分不悦。
  毫无疑问,她对这素未谋面的罗润玉没有一点好感。
  一来她不喜欢带新兵,二来她不喜欢靠关系进来的空降兵。
  然而小何非常笃定地点点头:“总裁今天开始休年假,所以,才特地拜托的您,说……他家的玉儿(儿话音)就拜托你了。”这半句调子学得还挺像。
  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太拿乔。
  荼姚叹了一口气,问:“这个人来了没有?来了的话就叫他过来。”
  “已经到公司了,我这就请他进来!”小何出去得倒是快,好像很开心似的。
  荼姚不由感慨:现在的小姑娘啊,就是不淡定。不就是一个好看点的男人么……
  她瞥了眼资料上贴着的一寸照。红底白衫,眉清目秀,笑起来的样子很开朗。
  嗯……是挺好看的,如果抛开工作来说的话。
  
  新任总监被小何请来了。
  荼姚抬头,只见一个穿着休闲的高个子男生走了进来,短发被梳理得清爽整齐,薄薄的刘海有些长,只微微遮了点眼睛。
  “你就是新上任的总监?”荼姚将他上下打量,倒是对他这一身装扮不是很满意,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办公的。
  这个新来的总监见到荼姚,便腼腆一笑,一副温和谦逊没有心计的样子。
  他在荼姚面前站定,伸出一只手说:“是的,我叫润玉。请多多指教,周姐。”
  他也太自来熟了吧?谁是他姐!我都可以做他阿姨了!
  荼姚在心里疯狂吐槽,但表面仍然不动声色,也伸手与他堪堪一握:“在公司还是要注意一下,叫我周副就好。”
  润玉有些失落得垂下了眼,长长的睫毛也不快乐了:“可是家父之前说他与您算是好友。所以我才喊你周姐的……”
  这委屈的小语气,倒像是自己欺负了他似的。荼姚感到了一旁看戏的小何向自己投来的目光,似乎在说:周姐欺负萌新了!
  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欺负萌新,荼姚赶紧打了圆场,干笑两声以示大度:“其实只是个称呼而已,在私底下叫我周姐、周阿姨都行。只是在公司,还是要有些规矩的,懂了吗小罗?”
  润玉点头说:“嗯,好的周姐,我知道了。”
  得,这小子还挺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