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云氏

©  时晴时雨
  听到萤草的话,乐泽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眼中涌现泪光。
  “不生气!我从没生过小草的气!我只是恨自己罢了!自己无能、软弱,却迁怒小小草……对这样不堪的我,小草却这么拼命,为了我这么个软弱的人,冒这么大的风险,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阿泽,你很厉害的,什么都知道,才没有那么不好,只要能帮到你,我就很开心啦~”
  萤草有些勉强地笑着,说完,却再也无力支撑,昏迷过去。
  乐泽一惊,立刻抱起萤草,向白泽居所跑去,刚走几步,却见瑶姬已从远方飞来。
  见到萤草的模样,瑶姬也是一惊,示意乐泽不用多说,长袖飞舞,抓住乐泽两人,口中念咒,一阵神光闪过,便传送回了东山之阿。
  回到东山,瑶姬立刻招呼童子,将萤草带到休息处,开始治疗。
  片刻,萤草的伤势终于稳定下来,让乐泽松了口气。
  这时瑶姬才拿出一卷书简,向乐泽说道:
  “此乃天书,萤草妹妹通过考验,白泽便如约送出此宝,还望君子珍惜,不要辜负萤草妹妹一片心意。”
  看着这几乎是萤草用自己性命换来的天书,乐泽心情复杂,他沉默良久,收下此宝,向瑶姬道谢。
  一夜无话,乐泽使用天书,连夜赶工,终于复原了九州博物志云梦卷,今日,便是与楚王约定之期了。
  萤草还在昏迷之中,但已无大碍,情况稳定,乐泽看过萤草,变向瑶姬道别,赶往郢都。
  …………………………
  到达郢都,正是朝会时间,乐泽通报后,便被寺人带到一处等候,这里本是朝臣上朝前休息等候的地方,此时群臣上殿,便只剩各官仆从,再次等待。
  “乐少爷,怎么现在才来,老奴还以为您被什么事耽搁,不能前来履约了呢。”
  突然,从人群里传出一个声音,正是阳虎!
  乐泽扫了他一眼,并未答话。
  “不知少爷出走两年,可有完成那志怪记录,老奴听闻,前日少爷手稿被毁,贼人真是丧心病狂,前日少君宣布,认命老奴为家宰,今日之后变要上任,到时定要好好清查,为少爷找出此贼!”
  阳虎也不管乐泽的态度,义愤填膺地说了下去,说道后面,话语却是一转,显得忧心忡忡。
  “只是今日便要上交书稿,不知少爷可有准备,不然楚王大怒,乐家也不敢私自包庇啊。”
  阳虎话语落下,周围奴仆一阵窃窃私语,悄悄看向乐泽,眼神中透着幸灾乐祸。
  “这就是那乐氏庶子?听闻当初和楚王有约,意气风发,不想却遭遇这等事件?”
  “嘿嘿,到时交不出来,可就有好戏看咯。”
  听到议论,乐泽眉头微皱,看向阳虎,此人还是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似真的在为他担忧,只是看向乐泽的眼神里,透露着得意的光芒。
  “王宫重地,何等神圣!岂有尔等说话的地方,尔乃吾仆从,家宰一事还得经吾首肯,岂敢如此宣扬?至于书稿一事,尔却不必操心,吾自有主张,必叫此贼死无葬身之地!”
  言罢,乐泽转身而出,留下一脸阴沉的阳虎,跟着前来召唤的寺人离开。
  不久,便来到朝会之所,乐泽不亢不卑,走到殿中,向楚王行礼。
  “下臣乐泽,拜见吾王。”
  “乐卿快起,不知那云梦志怪,可以记录完成?”
  见到乐泽到来,楚王眼睛一亮,急急问道。
  “自是不辱使命!”
  乐泽微笑回答,从袖中取出书稿,递给楚王近侍,而后躬身行礼,默默等待。
  近侍献上,楚王迫不及待的接过书稿,细细观看,越看越是兴致高昂,不能自已。
  见到楚王的表现,乐泽放下心来。
  此事,成了!
  果然,楚王沉迷片刻,终于反应过来,此时还在朝会之中,当即重振威仪,向众人宣布。
  “乐卿听封,尔既尽心尽力,得立大功,孤又岂吝赏赐?着封中大夫,赏千室之邑!”
  乐泽听罢,下拜行礼,一丝不苟。
  “谢吾王赏赐,臣必尽心尽力,完善此书。”
  “善!”
  楚王大喜,哈哈大笑。
  …………………………
  朝会之后,乐泽四周便围满了人,经过今日的一幕,众臣哪还看不出来,此子已深得楚王之心,自然要好好结交一番。
  乐泽一一应对,风度翩翩,长袖善舞,很快便融入其中,一片和谐,向休息之所行去。
  阳虎本还悠然自得,等着乐泽触怒楚王的消息传来,没想到朝会结束,也没等到消息,乐泽反而在群臣簇拥之下,向这边走来。
  阳虎远远看到,立马察觉不对,便想偷偷溜走,可这王宫禁地,哪能随意走动,一时竟不得脱身。
  “还不跟上。”乐泽走到近前,看了阳虎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转向众人,发出邀请。
  “泽还有事宣布,不知诸位可有空闲,能否与泽同回乐府,也好做个见证?”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纷纷答应。
  “乐大夫何必如此,吾等今后同殿为臣,自当多多亲近才是。”
  听到“乐大夫”这个称呼,阳虎心中一跳,但也只能强自按捺住惊慌,如丧考妣地跟随在后。
  片刻,众人便来到了乐府,此时乐府已得到消息,家主不在,少君韩姬便亲自出面,在大门处等待。
  见到乐泽一行人到来,韩姬一脸笑意地迎上来。
  “泽儿一去两年,如今总算功成归来,真是可喜可贺。”
  乐泽确实理也不理,径自走进大门,让韩姬尴尬非常。
  走到庭院中,乐泽才停下脚步,转身面向众人。
  “吾今日在此,有一事宣布,还请诸位见证。”
  众人纷纷应诺,等待乐泽发言,韩姬也站在一旁,看着意气风发地乐泽,一脸阴沉。
  乐泽向众人一礼,表示感谢,随后说道。
  “泽为庶子,自小不得重视,但终有养育之恩,泽也奋发努力,欲学有所成,报效家族养育只能,却为小人所忌,暗中破坏,最终竟谋害吾母,而家族却加以包庇,不肯惩戒凶手,今日吾为中大夫,已可开辟小宗,吾便在此宣布,脱离乐氏,今后以釆邑云梦县为姓,改名云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