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踏青

©  时晴时雨
  之后的几天里,萤草每到天明,便会飞到乐泽的小屋,听乐泽讲他见过的故事,听他诉说自己的理想,短短的几天,萤草明白了九州的广阔、见到了奇妙的机关造物、也知道了乐泽的梦想:走遍山川大地,记录下见到的草木走兽、魑魅魍魉。
  到了晚上,萤草便回到大泽边,向锦鲤卖弄自己刚学到的知识,在锦鲤的惊叹声中,露出得意的微笑。
  日子过得前所未有的充实,每天都充斥这欢声笑语,萤草觉得,自己积累了一百年的憧憬,在这短短几日,就获得了无法想象的满足。
  这天,萤草如往常般早早来到乐泽的小屋前,却见乐泽正准备着一个小小的行李。
  “小草你来啦~”乐泽轻轻的打招呼,脸上的带着从未变过的温暖笑容。
  “诶~阿泽,你要去哪里?要离开了么?”看着桌上的小包袱,萤草不安的问道,眼角挂上了一丝晶莹。
  看到如被遗弃的小猫一般,恍然无措的少女,乐泽无奈的耸耸肩,用手指戳了戳少女的额头,说道:“你想哪去了,我要远行的话,会只带这么一个小包袱么。”
  “哼!我怎么知道!阿泽你个大笨蛋!谁叫你莫名其妙就开始收拾行李!”萤草气恼地捂住自己的额头,向乐泽呲了呲牙,不安的心情却一下子安稳下来。
  乐泽晃动着手指,趁着少女不注意,又快速的戳了戳少女的额头,才满足的转身继续收拾行李。
  “啧啧啧,我正准备去大泽深处散散心,看看有没有什么没有发现的生物,顺便带某个小呆瓜去见见她一直想见的各种异兽呢,不过看这样子,只能一个人上路咯~”
  萤草犹豫着,十分意动,却又不想就这么认输。
  “嗯~让我看看,水引饼、杏花糕、香芋丸,这么多好吃的都带上了,今天一定要好好享受享受~”
  乐泽每说一个名字,少女就忍不住吞一下口水,最后,少女实在忍不住了,只能缴械投降。
  “谁……谁说我不去了!阿泽你太坏了!我不止要去,还要将好吃的全吃了,一个也不给你!”少女又羞又恼的嚷道。
  听到少女的话,乐泽轻轻的笑起来,他将包袱背在背上,又在少女的额头上戳了戳,略带宠溺的回答:“好好好,我是大坏蛋,好吃的都给小草~”
  “其……其实吃不了这么多的,给你留两……三个好了……”少女气恼的挥开手指,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小声的呢喃了一句。
  “出发了哦,快跟上~”
  却见乐泽已经走了几步,正在前方招手。
  “等……等等我啊!”
  萤草慌忙地快步跟上,温暖澄净的阳光洒下,穿过树枝的空隙,变成一片光幕,鸟儿在枝头欢快的鸣叫着,远处有飞廉飞过、鸣蛇长嘶,万物都透露出闲适中带着勃勃生机的气息,树下的小路上,一青一黑两个身影,慢悠悠地向远方走去,渐行渐远。
  ……………………………………
  “嗯,已经中午了啊,再走几步就休息下好了。”将手搭在额头,看了看因为水汽蒸腾,显得有些扭曲的前方,乐泽有些疲倦的说道。
  “嗯!好啊~”萤草开心的回答,少女倒是精力充沛,从出发到现在,一直东张西望不肯停息,看起来居然没有一点疲倦。
  于是,乐泽便寻找起适合休息的地方,在走了几分钟后,终于找到一棵大树,大树枝叶茂密,遮住了一大片的阳光。
  两人就这样坐在草地上,乐泽拿出食物,看了看一脸期待的少女,微微一笑,将大部分点心放到了少女身前。
  “我不客气了~”少女欢呼一声,拿起杏花糕,小口小口的咬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看着一脸幸福的少女,乐泽摇了摇头,也拿起糕点,满满吃起来。
  “阿泽……现在是夏天,你说秋天和冬天的时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啊?”咬着杏花糕的少女轻轻问道。
  “你不是已经修炼一百年了么,怎么会不知道秋天和冬天的样子?”听到少女的问题,乐泽有些疑惑。
  萤草脸色一黯,轻轻的说道:“可是这一百年中,我都无法动弹,只能局限在大泽边小小的方寸里,却看不到世界的样子……”
  看着少女黯然的样子,乐泽忽然有些心疼,他伸出右手,揉了揉少女的头发,正准备说点什么,却见少女摇了摇头,又露出幸福得微笑。
  “不过没关系,自从化形以来,我已经见到了许多的美景,感受到浓浓的幸福了,太过贪心的话,会遭天谴的,而且……而且还遇到了阿泽,虽然我没见过秋冬时的世界,但阿泽什么都知道,可以告诉我。”
  看着眼前这容易满足的少女,心疼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乐泽温柔的笑着,回应少女的期待。
  “秋天的时候啊,世界是红色和金色的,炎夏已尽,空气中带着点点凉意,地上铺满了掉落的树叶,树木笔直的伸向天空,带着残留的一点点枝叶,同时,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果实成熟,在春夏付出着的生灵们,终于迎来了丰厚的回报……”
  “到了冬天,世界就附上了一层雪白,就像……”
  “就像铺满了馒头?”
  萤草咬着手指歪着头,嘴角似乎有一丝晶莹滑落。
  乐泽一脸无奈的看着少女,只得答道:“是是……就像铺满了馒头……天空飘着雪花,这时的世界一片寂静,似乎陷入了沉睡,但表面的萧条只有,也暗藏着勃勃的升级,万物生灵,都在继续着力量,等待来年春季的绽放,额……”
  正说着,却见少女慢慢倒下,枕着乐泽的大腿,呢喃了一句:“和萤草好像啊,我喜欢冬天……”随后沉沉睡去。
  “还真是说睡就睡啊……”乐泽愕然,随后自失的一笑,摇摇头,也靠着树干,闭上双眼。
  ………………………………
  多久没有这么安心的睡过一觉了?乐泽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这种时候,只要好好珍惜就好了,乐泽迷糊的想着,不知睡了多久,直到被本能的示警惊醒。
  “是谁!”
  时间已是傍晚,空气中,是浓郁的血腥!伴着阵阵妖气袭来!
  紧紧护住怀中被吵醒的少女,乐泽警惕地看向四周。
  随着乐泽的大喝,远处的树下,转出一个踉跄的声影,它带走满身的血迹,向两人走来,发出嘶哑而诡异的喊叫。
  “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