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帝流浆

©  时晴时雨
  季夏三月,正是天气最炎热的时候,随着烈日西沉,大泽里的生灵们长舒口气,终于迎来了较为凉爽的夜晚时分。
  大泽边的一个小角落里,一片芦苇随着风上下挥舞,偶尔露出下面淤泥里的景象。
  只见一颗水草格外妖冶,小草散发着淡淡的青光,在随着风舞动,脆弱得仿佛随时会被吹断一般,旁边的水里,正躺着一只偏体凌伤的锦鲤。
  “小鲤,你怎么又弄出这么多伤!每过几天就能弄得浑身是伤,你也是很棒棒哦。”小草发出治愈的光芒,略带揶揄的说道,声音温柔而轻缓。
  锦鲤甩了甩尾巴,虽然伤痕累累,仍不肯安安分分的疗伤:“哼哼!锦鲤大人我可是要化龙的存在,怎么能输给这些小妖精!而且,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啊?”小草略带疑惑的问道。
  “今天可是75年一度,帝赐流浆的大日子!你这个笨蛋!已经笨到连这么重要的日子也能忘记了吗!”锦鲤不可置信的大叫道。
  “帝流浆!可是……可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会有很多大妖怪争夺的。难道小鲤你也去了?天呐!小鲤你怎么能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小草惊叫道,因为担心,连舞动着的身体都绷直了。
  锦鲤得意的一笑:“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么。”
  “哪里好了!你看看你身上的伤再说这话好么!再这样我就不给你治疗了!哼!”想到大妖怪的恐怖,本来绷直的小草一下子卷成了一团。
  “安啦安啦,锦鲤大人我还要越过龙门,羽化为龙呢,怎么会这么轻易地丢掉性命。而且,我可是抢到好东西了哦~”
  “不管怎么说,以后你都不能再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否则……否则我就y用我的蒲公英打死你!”小草犹自愤愤不平。
  “才不要!你那蒲公英打人超疼的,一打一个包!”锦鲤吓了一跳,忙说道。
  “哼哼~那就乖乖听话~”小草得意的笑了起来,又问道“那你得到什么好东西了,总不会是帝流浆吧?”
  听到这话,锦鲤以下恢复了得意的神态,只见她张开胸鳍,下面藏着的,正一小滴散发着淡淡光芒的乳白液体,正是帝流浆!
  “可惜我还是太弱了,拼尽全力也才抢到这么一小滴。”锦鲤有些懊恼的说,但马上又振奋起来:“不过就算是这小小的一滴,也足够支持我的修炼并让你化生了。”
  “真的是帝流浆!”小草惊喜又犹豫的说道:“可是……可是只有这么一小滴,还是小鲤你自己用吧,等你厉害了,哪些小妖怪就更不敢想要吃我了,从迷迷糊糊诞生神智开始,我已经修炼了一百年了,没有了其他妖怪的打扰,我就可以安安心心的修炼,再过一百年,我一定能化生的。”
  “安心啦,我只要一半就够了,修炼一事,外物终究不是正道,这一百年来,如果不是你一直帮我治疗,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所以,帝流浆我是绝对不会一个人用的,我们一起努力了一百年,什么时候不是有困难一起扛,有好处一起享的~”锦鲤无所谓的说。
  “可是……”
  “不要可是了,你不是早就想离开这禁锢了你一百年的方寸之地了吗?不是向往着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吗?不是好奇其他地方是什么样子吗?现在终于有了机会,那就紧紧的抓住他吧~”锦鲤挥动着胸鳍,激动地劝说道。
  小草沉默良久,然后说道:“谢谢你,小鲤,我一旦化生,就不能像以前样随时给你治疗了,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要总去危险的地方,不然我会担心的……”
  锦鲤脸色一黯,默默地点头说道:“我知道的,虽然我想要你放弃化生,随春秋枯荣慢慢修炼,和我一起走向长生,但我知道,这一百年来,你时时刻刻想的都是化生,想要看看外界,想要自由的飞翔于天地,这是你一百年的梦想,这是你的选择,即使不舍,我也要祝福你,‘心之所向,无怨无悔’,希望你的选择是值得的。”
  说完,锦鲤胸鳍一甩,将帝流浆一分为二,自己吞下一半,将剩下一半甩到小草根部。
  一百年来,看着你整日整日的抬着头,望着被芦苇遮蔽大半的天空,我知道,你一直想象着,风中飘着的物体,到底是什么样子;看着你每天随风摆动,我知道,你梦想着随风儿飘向远方;看着你无微不至的照顾那颗飘落到你身边的蒲公英种子,为它慢慢的长大而高兴,我知道,你最期待的,是可以像它一样,走上一段旅程,就算路程不长,也能让你心满意足……
  愿你得偿所愿,我的小草。
  随着帝流浆被慢慢吸收,小草却开始枯萎,草叶正在枯黄,力量慢慢流失,渐渐地,小草的力量耗尽了,再也无法支撑立起的身体,这矗立一百年的草叶,终于轰然倒塌,陷入淤泥之中。
  清凉的月光洒下,却没法驱走盛夏的灼热,渐渐微弱的风儿拂过,带来远处夏蝉的鸣叫,大泽边的小角落里,只剩下一条沉默的锦鲤,和一根腐烂的小草……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间,天边传来微弱的光芒,已经到了太一将要行与天上的时刻,在那湿润的卵石之中,终于亮起了淡淡的微光。
  微光闪烁着,由弱到强,颤动着想要飞到天上,却总是无法做到,一次一次,一次一次,终于,在无数次失败之后,一只萤火虫飞了起来。
  随后光辉大作,萤火虫慢慢变化成了一个小女孩,少女穿着青白相间的短裙,乌黑的头发扎成一束,手中拿着一颗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蒲公英。
  少女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和新形象,自言自语道:“帝流浆功效真强啊,不仅让我成功化生,竟然还一举得到了幻化成人型的能力。”
  说到这里,少女皱了皱眉:“化为人型的话,就得有个名字了呢,我初为水草,化为萤火,也终会回归草木,既然如此,我就叫萤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