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金融其实很简单

  小明:“我为什么会亏损!”
  大师:“因为你是韭菜。”
  小明:“……好吧,我怎样才能避免亏损。”
  大师:“不要当韭菜。”
  小明:“那我怎样才能不当韭菜。”
  大师:“自己想……”
  相信小明的问题是所有证券交易人的心声,而大师的回答却似乎很不负责任,让人感觉不是装X就是骗子。但如果将上面的对话换一种形势呢?
  羊:“我们为什么总是被吃!”
  大师:“因为你是羊。”
  羊:“……好吧,那我怎样才能避免被吃。”
  大师:“不要当羊。”
  羊:“那我怎么才能不当一只羊。”
  大师:“自己想……”
  我们总以为金融市场上的失败源于错误的交易行为,但如果我们认识到金融市场其实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财富生态圈,则会恍然惊觉,原来金融市场上的失败是由失败者的内在属性决定的。
  幸运的是,羊无论如何也无法变成狼和狮子,而金融市场上的弱者可以通过思考和学习变成强者。
  本书旨在用最通俗易懂的词句,梳理金融市场的行为逻辑和原理。如果将盈利比作算对一道微积分数学题,本书的内容最多相当于“九九乘法口诀表”。如何变成金融市场上的食肉者,仍然需要读者自己思考和验证。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什么是金融?
  铁口直断,金融就是用钱赚钱。
  “用钱赚钱”,虽然只有四个字,却至少必须满足四个基本原则。
  第一,钱出去了,钱还能回来。如果钱出去了回不来,那叫慈善,肯定不叫金融。
  其次,出去的是钱,回来的也必须是钱。如果钱出去,回来的是石头和回收协议,那叫诈骗。
  第三,回来的钱必须比出去的钱多。如果十块钱出去,必须是十一块钱回来,如果是九块钱回来,那叫消费,肯定不叫金融。
  第四,钱什么时候回来必须有个明确的期限。如果钱出去,回来的期限是一万年,这叫被骗。
  安全性、流通性、收益性、周期性,既是投资、借贷、理财等所有金融活动的基本原则,也是金融的四种内在属性。
  古今中外,无论如何遣词造句,所有金融行为的规则,都是根据金融的四种内在属性制定的。所有的金融风险,也都来源于金融的四种内在属性。
  以我们熟悉的借贷为例,根据金融的四项基本原则,借贷行为必须注意的要点可谓一目了然。
  当我们要借钱给别人的时候,首先要看对方有没有还款能力,其次看借款能不能让对方获得还款能力。
  比如一个年轻人暂时失业,但他借钱是为了买一辆家用车跑“滴滴”,那么这笔借款还是可以考虑的。
  如果对方本身有没还款能力,借款又不能让其获得还款能力,哪怕许诺的利息再高,这种钱也不能借。
  在确认对方的还款能力之后,债权人还必须考虑债务人到时候想不想还。虽然我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但古有“刘备借荆州,一借不还”,今有上千万失信人被限制高消,可见那句俗话没有说错:
  “今天借钱我给你作揖,明天还钱你要向我下跪!”
  为了确保债务人不能赖账,我们还需要债务人提供抵押。如果债务人拿不出抵押,第三方担保也不是不能考虑,但必须调查清楚担保方的资质和能力。
  借出去的钱是有成本的,我们还必须考虑经济周期、经营风险和意外对债务人还款能力、抵押物流通价值、担保人担保能力的影响,才能决定这笔借款的利息。如果是大金融机构,还要算上自身的经营风险。比如贷款业务员为了业绩提成,虚报借款人或担保人的信用评级。
  最后,双方约定一个合理的还款期限,钱才能借出去。否则就不是金融,而是慈善或者诈骗。最典型的反面例子,就是2020年之前“P2P”网贷平台。
  “P2P”网贷平台不看用户的还款能力、不要抵押或担保就敢把钱借出去。世界这么大,这种钱还能收回来才不正常。既然钱收不回来,平台拿什么兑现投资人的本金和回报率呢?
  答案是,拿下一批投资人的钱。
  如果这个泡沫能一直吹下去,前面的投资人还是能赚到钱的。但最后一波上当的投资人肯定血本无归。
  这种模式在西方称为“庞氏骗局”,在我国叫“传销”,国家出手清理是迟早的事情。
  理解了金融的“四性”原则,哪些投资理财可以做,哪些投资理财不能做,就是一目了然。
  以房产为例,如果现在决定投资买房,那么首先必须做出的判断是,房价今后是涨还是跌。
  在考虑这个问题之前,又要将房价细分为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中心城区和开发区,商品房、商铺和小产权房……
  其次必须做出的判断是,今后好不好脱手。
  对于未来持续涨价又好脱手的房产,当然是不错的投资项目。不过这样的房产多半不便宜,多数人也只能望其项背。
  以普通人的精力、财力和知识储备,能选择的投资理财项目多半还是基金和股票。
  基金和股票虽然都有良好的流通性,但可能出现负收益,而且是大概率事件。用俗话说,就是:
  “股市有风险。”
  人们常说“风险越大,收益越大”,其实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应该说“风险越大,机会越大”。纵观古今,真正的收益往往属于那些能有效规避风险的人。对于不能规避风险的人,风险越大意味着损失越大,这类人就是金融市场中的韭菜。
  现在我们可以回答本书最开始的那个终极问题了,如何才能不当韭菜?答案是:
  有效规避金融市场的风险。
  在疏理金融市场中的各种风险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搞清楚,到底什么是金融市场?
  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还是先讲一个故事。
  一天,  农夫提着一篮鸡蛋进城去卖。大师看见笑道:
  “你傻呀,一个鸡蛋才几毛钱。把鸡蛋孵成小鸡仔,一个能卖一块呢!”
  农夫觉得有道理,于是照做。两个月后,农夫再次挑着两箩筐小鸡仔进城去卖,路上又遇到了之前那位大师。大师再次大笑:
  “你傻呀,一个鸡仔才买一块钱。把鸡仔养大,一只能卖好几十块呢!”
  农夫深以为然,再次照做。一年后,农夫挑着两笼土鸡进城去卖,路上又遇到了大师。大师再次发出无情的嘲笑:
  “你傻呀,一只鸡才买几十块钱。把鸡养着下蛋,一个鸡蛋就能卖好几毛钱呢。”
  农夫恍然大悟,拉着大师来到农贸市场,分别指向三个卖鸡蛋、鸡仔和老母鸡的摊贩问道:
  “你觉得他们谁最傻。”
  大师无言以对……
  鸡蛋可以孵出鸡仔,鸡仔可以长成母鸡,母鸡又可以生出更多的蛋。金融市场,就是那个既卖鸡蛋、又卖鸡仔、还卖母鸡的市场。
  金融市场上,无论是买家还是卖家,都是在追寻那些可以下金蛋的鸡和可以孵出金鸡的蛋。而那些贱卖金鸡、金蛋的人,和高价去买寡鸡蛋、病鸡仔、瘟鸡的人,才是真正的傻子,也叫“韭菜”。
  寡鸡蛋、病鸡仔和瘟鸡,就是鸡市上的风险。它们之所以会出现,一是因为商人逐利,二是因为市场监管不利,这是古今中外再明白不过的事实。
  很明显,假如你准备进鸡市炒鸡,至少要具备辨别寡鸡蛋、病鸡和瘟鸡的能力,否则它们在各种专家、路人和商贩的推荐下,一定会落在你手里。
  鸡市上的风险就只有这些吗?
  突如其来的禽流感可能会让所有活鸡被强制扑杀深埋,但禽流感刚刚出现的时候,往往被称为“不知名原因导致某地的鸡大面积死亡,有关部门正在全力调查原因,有关专家表示形势可控。”
  先意识到形势严重性的人会在第一时间将鸡脱手,如果你因为金鸡降价就迫不及待地买入,多半血本无归。
  一种被普遍认为会下金蛋的鸡最后下不出蛋来,会让最后买入这种鸡的人倾家荡产。
  一种被普遍看好的鸡药宣告无效,会让最后买入病鸡的人怀疑人生。
  可见如果你想靠炒鸡致富,还必须有足够的信息分析能力、辨别真正金鸡的能力、甚至是辨别真正有效鸡药的能力。
  本章思考:炒鸡还有哪些风险?
  
  
韭菜之巅
第一章 金融其实很简单
韭菜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