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醉酒归家路

  时间已经是入秋的时候了,然而天气的酷热仍然没有任何消退的迹象。
  
  天干物燥的时节里面,走在城市郊区破破烂烂的一条公路上,提着不知道哪个小作坊生产的假酒,喝得烂醉,真的是有够糟糕的。
  
  坑坑洼洼的路面旁边就是市郊区的防风林,偶尔会有车辆呼呼地驶过街道。那些车辆,在喇叭声之中将这个醉鬼甩开。
  
  醉鬼偶尔还会对着那些“不开眼”的司机骂上几句,但骂完之后,扭头就会忘了刚刚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其实这个醉鬼本不该出现在此。
  
  要是半个多小时之前,他在上车之前看对了牌子,没有把96路车看成69路车,这时候他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撒酒疯了,也不至于如此:
  
  大半夜的在一个破路上指着车子骂街。
  
  但他是个醉鬼——而且是个酒量不好的醉鬼。
  
  事到如今,已经是他大学毕业之后几个月了,但他还没找到工作,只能呆在家里面无所事事。今天之所以出门,主要还是因为突然接到了同学的邀请,到市中心聚会蹭饭。
  
  没想到,喝了个烂醉,最后还上错了车。
  
  说来也有点恼人,他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聚会,同学们仍然会像以往一样,吃饱了去网吧里面打两把撸。却不料,同学个个都已经提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而他,还没工作,一个饭,吃得那叫一个尴尬。
  
  在说到自己目前正在从事什么的时候,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每当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就一肚子气。如果见到石头,那肯定是要卯足了劲来上一脚的。事实上他这一路下来,已经把自己的鞋头踹烂了。
  
  不过这鞋子也不值钱。
  
  走了一路了,有点累了。
  
  他看着路边缓缓驶过的一辆出租车,伸出了手招了招,将车叫住了。
  
  再走路走回去,估计要走到下个世纪去。
  
  出租车司机将车停下来之后,他本打算付钱上车回家的,但掏出钱包之后,看着那散乱的钱币,他才想起来自己也就只剩这么点了——而且回去之后,还要交房租水电和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他这经济实力根本不能打出租车。
  
  他只能尴尬地笑笑,让司机把车开走了。
  
  看着出租车扬起沙尘离远了,他叹了口气。
  
  他也不踢石头了,走了不到百米,遇到了一张勉强能坐的长椅,他索性坐下了。
  
  之所以说这椅子勉强能坐,是因为它就只剩了个扶手,中间的板子不知道被哪个狗日的给拆去了,只剩下两根光秃秃的锈钢管,上面还留着一排歪钉子。
  
  这要是一屁股坐下去,估计能直接送去火葬。
  
  坐在扶手上,看着像是个神经的逗比。
  
  他晃了晃手上的酒瓶子,感觉这世界简直就是纯心跟他这个逗比有仇。
  
  气不打一处来,提起酒瓶子又闷了两口,被假酒刺激得差点当场躺尸,他赶紧噗地一声把那跟工业酒精一样恶心的液体给喷了出来。
  
  埋怨天埋怨地,到头来也就那样,骂了一路命运,感慨了半年人生,到头来还是一事无成。
  
  休息了一下,感觉似乎有点力气上路了,他缓缓地站起了身。
  
  但刚走出去没几步,就看感觉在天上看见了什么东西,那东西相当显眼,而且似乎带有某种魔力,让他不由地抬起了了头。
  
  他缓缓地抬起了混浊的眼睛,看向了天空。
  
  “这狗日的,怎么还遇上个扫把星……”
  
  天上出现流星了。
  
  这晦气,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秋高气爽云淡风清,夜空繁星点点,黑色的帷幕下,除去一轮弦月之外,最显眼的不过那些正在缓缓从天上下坠的微芒的光亮。它们正拽着一条银色的线,在夜空中奔走着。
  
  一共有四颗流星。
  
  流星在大气层之中摩擦出淡蓝色的光辉,不时还会爆发出奇异的光辉,似乎是成分特殊。
  
  迷信一点的人相信对着流星许下愿望之后,梦想就能成真,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相信这一点。
  
  不过他向来是不信的,因为他至少许愿过三次,全都没有效果。
  
  他只是更气不打一处来了。
  
  喝了酒,脑子有点上头,他现在是看到什么不顺心的东西都想臭骂一顿。酒意一上来,打了个酒嗝,他就有了一种红怒般的感觉。
  
  天上的流星正如刚才的出租车一般离他远去了,将他甩在原地。他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索性酒瓶子对天一扔,继续对着那些下坠的石头破口大骂——看上去像是个脑瘫一样。
  
  其实他本来是没这么脑瘫的,也没现在这恶劣的脾气。
  
  这一切还要从半年前说起。自从半年前在面试莫名其妙失利之后,他的运气就坏起来了,先是原本住的房子年久失修意外失火,导致他不得不搬出来住出租屋,然后是原本写的网文莫名其妙被下架,砍去了他仅有的那点生活用度来源,再然后是一次坐公交被个混小子摸去了钱包,导致他最后差点身无分文。
  
  运气好得简直就像是吃了屎一样恶心人。
  
  这让他的脾气越来越臭了。
  
  或许,他可以靠一些没什么要求的工作度一下日子,但是他好歹是重点大学毕业的,出去送外卖、卖肉串是不是太浪费人才了?
  
  毕竟村里仅有的几个大学生,再怎么说也不能丢了村里人的脸。
  
  他对着天上掉下来的流星骂了半天,但是什么结果都没有。
  
  就如同曾经三次对着流星许愿一样,这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你有种就往我身上砸啊!”
  
  恼怒地结束了咒骂,他转身继续走向了长椅,打算休息一下,随后继续上路。
  
  但就在这时候,他隐约听到了什么声音——某种东西从空中飞速下坠的声音。即使脑子有点不好使,一种不安还是让他意识到了什么。
  
  “卧槽……这么灵的吗?”
  
  天上掉下了块陨石。陨石擦着他的头皮过去了。
  
  咽了口唾沫,他缓缓转过了头。
  
  天上的流星已经消失了。
  
  他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寒战。
  
  这么倒霉……
  
  “我去。”
  
  身旁出现了一条明显的痕迹。
  
  陨石落地之后,水泥路面再怎么坚硬,在它面前也简直就是黄油,它在地面上滑行了很长的一段距离,最后则深深地嵌入了地面。
  
  幽蓝色的火焰在其中燃烧,让陨石的位置相当明显。幽蓝色的火焰之中,石头发出着诡异的光辉,那不自然的棱角之间,显露出的是和一般陨石格格不入的纹路。
  
  他凑了上去,在注意到这点之后,微微停顿了一下。
  
  这诡异的画面令人生畏,然而喝醉了酒的他,只是觉得有点……好奇。
  
  这是个……什么石头?
  
  燃烧着幽蓝色火焰的陨石……
  
  看了看地面,用已经不清醒的脑子思索了一番,他伸出了手——说不清是冥冥之中的暗示,还是其他什么理由。
  
  诡异的火焰在他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陨石的时候戛然而止,然而他没有收手。
  
  他小心地拿起了石头,随后警惕地观察了一下四周。
  
  深夜的街道只有凉风吹过。
  
  心中,突然之间!炸出来一股危机感,一种恐惧感!
  
  他谨慎地把陨石收入了随身的口袋之中。
  
  一种说不清什么的理由,让他咬紧了牙关,随后快步跑开了。
  
  冥冥之中,一切都应该有个理由。
  
  但是神志不清的他什么理由似乎都找不到。
  
  心中只有一句话:
  
  “赵城……今天你摊上大事了。”
帝国舰队派送中
第一章 醉酒归家路
帝国舰队派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