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意外

  “呦,儿子回来了。”母亲开门,笑脸相迎。
  “怎么样啊?大学第一个学期体验还好吧?”母亲关切地问。
  “还行,”我进门扔下行李,脱了外套,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摊在沙发上,无力地说,“就是乌托人对我挺不友好的。不过也习惯了。”
  “唉,”母亲叹了口气,替我收拾了行李,“谁叫你不签那个合同呢?”
  “我就不!”我有些气愤,“你们都是人,凭什么我就不能是?”
  “这……”母亲有些难过,“不就是让你改造一下身体么?又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这也是为你好啊。你看,成为乌托人之后可以享受好多待遇呢,至少我们可以搬出这个贫民窟了。”
  “不要。”我义正言辞地拒绝,“生物进化几亿年的进程,我也没见哪个生物靠无机机械来进化自己的,为什么非要往自己身上弄那些七零八碎的零件来证明自己,提升自己的地位?”
  “你……”母亲见说不过我,便不再继续追究。
  “洗洗手吃饭了。”
  “哦。”
  环顾四周,家里的摆设还是那么熟悉,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动。客厅的墙上挂依旧着父亲当年参加战争时留下的照片和勋章,每天都由母亲亲手擦拭,毕竟这是我们家唯一可以拿出手的东西。不过自从我和父亲闹掰后,我对那东西也没那么感兴趣了。
  “来喽。”我摆正了一下心态,从卫生间出来,微笑着,坐在了餐桌旁。
  “我爸呢?不会还生着气吧?”
  “你爸那个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我去叫他。”说完,我起身走进父亲的书房。
  但很不巧的是,我父亲趴在书桌上睡着了,鼾声震天。桌上,还放着横七竖八地散乱着几个空酒瓶。酒味夹杂着汗臭味向我迎面扑来,再加上鼾声,我实在是受不了。于是,在给父亲盖了一张毯子后,我悄悄地走出了书房。
  “我爸什么时候这么能喝酒了?”说着,我回到了餐桌前。
  “什么?他又喝了?”母亲面容憔悴,两鬓比以往又多了一些白发。
  “算了,不用管他了,”我出来圆场,“既然他这么能喝,就让他喝吧,咱吃咱的饭。”说完,我端起了碗筷,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你呀……”母亲有些迁怒,不过也倒是稍微舒展了些眉头。
  “有什么好看的节目呢?”说着,我打开了电视。
  “观众朋友们,大家中午好!”一个全身改造的乌托人出现在我眼前。
  “今天是3025年的1月7号,没错,是帝国和联邦停战的纪念日!就在五年前的今天,帝国和联邦签署了停战条约,标志着整个世界进入了和平与安定!我们应该庆幸,这样的生活来之不易……”
  “老生常谈。”我毫无兴趣地杠了一句。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历史吧。”
  “又来了……”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在MADMAX这颗星球上,一直存在的两大势力集团:一方是以绝对的自由和平等作为宣传口号和教条的联邦,另一方则是以秩序和准则作为人生信条的帝国。这两方虽然有着绝对冲突的信念,但是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大型战争,人民安居乐业,一片祥和。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能源不断枯竭,双方终于因为能源爆发了一次大规模战役,史称FIRST WAR(FW)。最终,FW以帝国的胜利结束。”
  “明明是两败俱伤,”我咽了口汤,继续补充,“这媒体估计也收钱了吧?”
  “战后,双方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两位最高领导人亲自出面会谈,签订了《IW条约》。”
  “有什么用呢?一纸空谈。”
  “此后的几年里,双方各自积极主动的履行着条约的各项内容,正常的茶马互市也陆续开通。但是!能源枯竭依旧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呦呵,开始了,开始洗脑了……”
  “为什么能源会枯竭呢?因为有,咳,‘原始人’在消耗着整个星球的资源!他们只知道索取,不知道贡献,只知道每天消耗,不知道创造,这种人,有什么优势可言!”
  “‘原始人’么?帝国管得严了?我记得以前是叫‘贱民’吧?”
  “所以,经过双方事后的共同协商,颁布了一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律——所有公民接受机械化改造。这项创举不仅很好地解决了能源消耗快的问题,也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的进步,促进了人类的进化!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切,一群铁罐头。”我满脸的不屑。
  “只不过,目前这项法律依然有些缺漏,并且还未真正做到普及,有些地方甚至是18岁公民自愿签字改造,实在是有损大国颜面。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相信,只要帝国重视,不久的将来,定会全面推广!只要让全人类改造进化成乌托人,世界能源定会再生!”
  “呵呵……”
  “接下来镜头切给演播厅,让我们关注一下热心财阀对此项法律的支持和战后老兵的安慰问题……”
  “啪”我按下了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你听听,咱这地方本来就落后,你还拒绝进化,这以后可咋办?”母亲坐在一旁教育我。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打趣道,“更何况咱还是老兵家属,之后应该会给咱安排个好去处吧。”
  “但愿如此吧,我和你爸就指望着你出息呢。”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啪啪啪!”
  一阵砸门声。
  “老兵慰问。”
  “你看,这不就来了。”说着,我起身去开门。
  “你就是杨广的儿子,杨坚,没错吧?”那人看看手里的档案,又扭头看看我。
  “没错。”虽然我很讨厌乌托人,但既然是来给福利的,那我也就欣然接受了。
  “经杨广举报,你被捕了!”
  “什么?!”
  
重启
二.意外
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