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凉十一爷

“膝上古琴横,身外薄纱轻。弦弦诉苦曲,却化靡靡声。阑外夜清月色明,性吟难守春阁中。曲起骚人动,解衣云雨兴。只知我色美,谁解我风情。”
  繁华喧闹的街道中,一座宽大的花楼数名身姿婀娜的女子正弹奏着优美的曲子,招引着来往的客商。
  花楼中,歌舞升平不断有女子将来往的客商搀扶进去,整座花楼都散有女子的胭脂水粉。
  花楼角落的一间阁间却有些格格不入,阁间周围的房间都是空的,哪怕客人再多,也没有一名女子将客人搀扶到这边。
  阁间中,几名身着皂服的汉子正坐在那,他们腰间挂着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腰牌,右手握着雁翎刀,左手喝着桌边的茶水,目不转睛地盯着花楼对面的一座小院。
  皂服,锦衣卫百户以下皆着皂服,百户以上皆赐飞鱼服和绣春刀。
  突然,小院的门被一名女子打开了,女子四下张望了一下,关上门,提着一个楠木做的食盒走了出去。
  “头,抓吗?”一名粗壮的汉子转头看向身后身着飞鱼服的凉宁。
  凉宁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了,他从一个开朗的少年逐渐变成了一个冷默的锦衣卫。
  这个世界和凉宁前世所在的明朝差不多,只不过这个朝代是由朱元璋的妻子建立的,其儿子继位之后又恢复到了明朝的轨迹。
  “抓。”凉宁说着眼中闪过一缕精光。
  数名锦衣卫齐身而下奔出花楼,花楼内的众人纷纷躲闪。
  “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多锦衣卫?”花楼内刚进来的一名客商对着蜂拥而出的锦衣卫有些不解。
  “你是刚来的吧,最近城里死了一名锦衣卫的副百户,锦衣卫现在正在到处抓人呢。”一旁的花楼常客道。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凉宁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
  楼内的客商纷纷见礼,“见过十一爷。”
  “快,婉茹送送十一爷。”花楼内一名身姿妖娆的丽人朝着婉茹挥手,急忙迎了上去。
  “公务在身,不必了。”凉宁说着走出了花楼。
  “兄弟此人是谁呀?我看你们好像都认识他。”那名刚来京师的客商一脸疑惑的问着身旁的其他客商。
  “你说他呀,他可是凉十一爷,位居锦衣卫十一太保之末,你别看他年纪小,最近几年的大案可都是他破的。而且他还是锦衣卫指挥使牟大人的养子,要不是现在锦衣卫各大千户所的千户都在,他恐怕早就高升千户了。”那名花楼的常客道。
  这也是凉宁为什么只是一名试百户便可以身穿飞鱼服的原因,凡事皆有特例,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
  两名带头的锦衣卫力士,一脚将院门踹开,冲了进去,身后的锦衣卫也随之冲了进去。
  “什么人?”两名家丁打扮的汉子提着棍子急忙跑了出来。
  “锦衣卫办案,闲杂人等闪开。”带头锦衣卫校尉说着掏出腰牌亮在两名汉子眼前。
  这时凉宁也随之走了进来:“抓人。”
  凉宁话音刚落,其他锦衣卫力士纷纷冲了进去,两名家丁明显想要做些什么,却被两名锦衣卫力士死死的逼在一旁。
  就在这时里屋的房间内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一名文绉绉的汉子被揪了出来,随后一名裹着纱布的女子也被锦衣卫押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我可是朝廷官员,你们私下抓人,我可要告你们。”就在这名文绉绉的汉子大喊大叫的时候,凉宁走了过来。
  当这名汉子看到凉宁衣服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转笑道:“上差这是怎么了,我只不过是在这休息一晚,便被你的人给抓了。”
  这名汉子之所以瞬间转笑不只是因为凉宁身上的衣服,还是因为凉宁的官阶。
  能穿飞鱼服的至少是锦衣卫百户,锦衣卫百户可是正六品官员,比他这个正七品的御史要高了整整一品。
  “刘大人,在下在此恭候多时了,带走。”凉宁挥手几名锦衣卫力士便将刘御史押了出来。
  “上差,不知上差为何抓我。”被押着的刘御史一边走着一边开口问道。
  “为何抓你?我们锦衣卫抓人还需要理由?”凉宁看着刘御史冷笑一声,道:“带走。”
  ……
  锦衣卫地位高贵,府衙更是设在直通皇城的大道旁。
  凉宁带人压着刘御史一路来到了锦衣卫府衙,守门百户赵沄向凉宁拱手道:“十一爷又抓到人了。”
  “是啊,老赵你这当值倒是悠闲的很啊。”凉宁笑着说道。
  “十一爷就别说笑了,以前查案的时候想要悠闲,如今老了倒是悠闲了。”老赵说着叹了一口气又道:“哪像十一爷你天天东奔西跑的,倒是辛苦十一爷了。”
  凉宁客套道:“哪里哪里,老赵我先把人押进去了,等改日有空请你喝酒。”
  “好好好,十一爷请。”老赵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百户在锦衣卫干了整整四十年,如今老了倒是落下一身毛病,查案也就不方便了,锦衣卫指挥使牟斌见赵百户为锦衣卫兢兢业业的干了四十年,便让他干了这锦衣卫守门百户的职位。
  以前锦衣卫守门都是由几个百户轮流当值的,要知道守门百户可是锦衣卫最悠闲的职位。
  凉宁带人进了锦衣卫府衙,吩咐手下校尉道:“把人关到北镇抚司诏狱去,交给四爷处置。”
  “是,十一爷。”锦衣卫领头校尉说着便将刘御史和裹着纱布的女子押去了锦衣卫北镇抚司诏狱。
  凉宁则去了北镇抚司值房。
  值房里,北镇抚司镇抚使十一太保的二爷石文义正坐在那。
  “十一来了,人抓到了吗?”石文义抬头问道。
  凉宁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水,道:“人已经抓到了,已经派人送到北镇抚司诏狱去了。”
  石二爷道:“好,以老四的手段,恐怕用不了一天就审完了,一会去通知老七让他去北镇抚司诏狱候着,等老四审完便让他拿着我给他的架贴去抄家。”
  “好勒二哥,我先缓一会,一会儿去通知七哥。”凉宁道。
  
锦衣卫
第一章:凉十一爷
锦衣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