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下一站,琉璃海

  今夜注定无眠。
  维拉蒂公国在百国联盟中素来以“三个第一”闻名于整个索尔大陆:杜松子酒,火狐皮裘和全索尔大陆最多的术士学院。
  而大名鼎鼎的艾斯米拉达术士学院,便是维拉蒂公国中第二大的术士学院。今夜,正是一年一度艾斯米拉达学院的毕业舞会夜,今夜过后,在学院中深造了九年的准术士们将要各奔东西,迎接各自全新的命运。
  但在今夜,无所谓毕业成绩,无所谓似锦前程,所有的毕业生和所有的教授们,一起纵酒高歌,一起翩然起舞,一起不醉不休!
  在王尔德花厅的一角,已经有不少人面带酡红,斜倚在古朴的橄榄木长椅上醉眼惺忪。这红褐色的长椅与王尔德花厅同岁,自高等精灵帝国崩溃前二十二年便已经安家于此,三百多年未曾挪过地方。这条长椅上曾经坐过数百影响了历史走向的大人物,“灰烬术士”、“光明审判者”、“罪剑法王”、“阴影舞者”……那时的他们与今日的青年们一样,斜倚着长椅,把玩着酒杯,高昂着头颅,时空在此刻交错,三百年的术士荣耀在此传承。
  “特雷西,说实在的,我真羡慕你,明天你就能奔赴白鹭狭道。”一个棕色头发的瘦削青年举着酒杯对身边的金发青年低声道,“在那里,你一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震惊天下的将军的。”
  金发青年笑着看他:“马尔科姆,这是我第二百九十九次也是最后一次邀请你,跟我一起去白鹭狭道吧,你会成为比我更伟大的将军的。”
  “哈哈哈哈,感谢你的好意,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我必须第二百九十九次向你道歉。我必须回吉尔伯托商会,然后出海。祝福我吧,我一定能够让吉尔伯托商会成为七海第一商会。”
  “好吧,祝福你,我的朋友!”特雷西与他碰了一杯,回头看看四周,疑惑道:“菲利克斯呢?他怎么又不见了?”
  马尔科姆苦笑着摇摇头:“多半又是躲到图书馆里去了。你还记得上次巫师狂欢节吗?人一多,他就容易头疼。”
  特雷西点点头,忽然又想起一事,不由得笑道:“这次他能喝完一杯再走回图书馆,酒量提高了不少。”
  马尔科姆也想起这九年来自己这位室友无数次的一杯倒经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我猜他们俩现在准是在拿我的酒量开玩笑。”徐再思,也就是特雷西他们口中的菲利克斯吸了吸鼻子,接过面对的老人递过来的纸,说道:“谢谢,弥尔顿。”
  老人也想起面前这个被他视作弟子的青年在酒桌上的各种惨状,嘴角忍不住上翘。
  菲利克斯眼尖,嘟哝起来:“嘿!老伙计,每个人都有他的弱点。”
  “所以你的弱点就是喝酒?”弥尔顿笑道。
  “我的弱点很多,当然,这也是其中之一。”菲利克斯微微眯起他狭长黑瞳双目,身体前倾:“嘲笑他人的弱点是一件很没有修养的事情,对吗?”
  老头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然后大笑道:“对极了,但是这非常有趣。”
  菲利克斯只能摊手,放弃挣扎。
  等笑够了,弥尔顿忽然叹了一口:“你真的不准备留下来做我的助教?你的天赋是我见过最好的,如果你能够留在艾斯米拉达,用不了五十年,你将是索尔大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术士之一。”
  “你是知道我的,弥尔顿,我从来就不是一个重感情的好人,所以身为混蛋,就应该去混蛋应该去的地方。”菲利克斯自嘲般地笑笑。
  弥尔顿深深地看着他,菲利克斯目光坦然,与他对视。
  良久,老人才叹了一口气:“如果有一天你没有地方去,可以回来我这里。”
  菲利克斯愕然。
  弥尔顿好像胜了一局棋一般,将身子靠到椅背上:“说说吧,你想去哪里?”
  “我听说高等精灵曾经建过十三座阿尔塞纳智慧馆。”
  “是啊,其中四座毁于战火,剩下的分别被木精灵、血精灵、海精灵和该死的骨头们占据着。”弥尔顿年轻的时候没少跟亡灵们作战,此时提起已然式微的亡灵帝国依旧少不了亲切的问候。
  菲利克斯摇摇头:“木精灵和海精灵分别乘着高等精灵帝国分裂时期占据了三座,血精灵因为当年的亡灵咆哮战役损失惨重,只掌握了一座,亡灵们占据了一座,所以还有一座阿尔塞纳智慧馆隐匿在黄昏山脉至嚎叫海的广袤区域中。”
  弥尔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图书馆里有很多资料,只可惜历史和游记总是被好学的人们忽略。”菲利克斯微笑:“你知道的,无用的东西往往有趣,但是有趣的人总是少之又少。”
  弥尔顿哑然失笑,自己这个弟子真是从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损人。
  菲利克斯靠到椅背上:“真相总是这么可爱,它只会跟有趣的人打招呼。”
  “好吧,所以你要去黄昏山脉?”
  “不,这个季节去黄昏山脉实在太无趣了,秋风渐起,膏蟹渐肥,从维拉蒂公国一路往东二百二十里便是琉璃海,走海路去春霖崖,正是最舒适的路线。”菲利克斯站起身子:“不过在前往琉璃海之前,我还要了结一些事。老师,我这就告辞了。”
  弥尔顿点点头,面色一整,低声道:“祝福你,我的学生,愿你得偿所愿,愿你不负本心。”
  推门出来,夜风飒然,酒后的眩晕感一扫而空。菲利克斯抬眼看去,明月璀璨,洒下一地如水清辉,将前路照得透亮。身后的热闹还在继续,那里有经年的朋友、对手与全大陆最好的杜松子酒,但是是时候告别了。
  完成在维拉蒂公国最后三件一直想做却没有机会做的事情之后,此生的第五站便也该开启了。菲利克斯嘴角微扬,身影慢慢消失在花厅的阴影之中。
  次日黎明的布尔街区是在一阵鸡飞狗跳的哄闹声中醒来的,数十个巡警慌慌张张地包围住了威尔逊子爵的宅邸。
  “听说那个子爵昨夜睡得好好的,忽然脑袋就飞起来了呢。”街角开花店的奥伦老头一边整理着凌晨刚采的玫瑰,一边低声跟朋友们说道。
  “那可真是光明神的恩典。”显然,从奥伦老头的朋友们那笑得快合不上嘴的神情中,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他们对威尔逊子爵的去世表示了“沉痛”的哀悼。
  “这会是谁干的呢?”距离布尔街两个街区的金伯利街上,有好奇的人这样问道。
  “当——”一锤落下,满脸络腮胡的光头壮汉老板笑道:“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想,那一定是个好人。”
  金伯利街的另一头,书店的孀居老板娘正从清晨的阳光中醒来,方一睁眼,便看到了床头娇艳欲滴的香槟玫瑰,老板娘忍不住微笑起来:“又是美好的一天。”
  此时此刻,菲利克斯已经骑着一匹商队的老马,沿着山道迤逦东行,下一站,琉璃海。
梦华录
第一章 下一站,琉璃海
梦华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