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时空

   轰隆,一道雷电闪过,响彻云霄,久久地在天际回荡,黑夜似乎被瞬间点亮。滂沱大雨随后肆虐而下,狠狠砸在殿顶琉璃瓦上,大有水滴石穿之势。
   一道尖细的嗓音在殿门外叹道:“听闻这乐国太子自小就身体孱弱,药不离口,如今长途跋涉,千里迢迢刚来到我苍烈国,便昏迷不醒,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得过去......”
   “撑不撑得过去又有什么关系,一个亡国太子而已,陛下多留他活几日已是皇恩浩荡。”另一道刻薄的尖细嗓子响起,声音中有许许傲慢,又有些痛恨。
   自己虽是一个不起眼的太监,不过这殿中之人只怕命比自己还薄,曾经风光无限的一国太子沦为阶下囚,听说整个皇族都被灭了,想必这人也活了几日了。可气自己还被派来侍候这样一个将死的不祥之人,想想便一肚子怨气。
   先前那道尖细嗓子又道:“如今乐国已灭,乐国皇室被连根拔起,听说这乐国太子是亲眼目睹双亲惨死在自己面前,急火攻心,怕也是命不久矣。”
   刻薄嗓子道:“死了倒好,所谓斩草要除根,皇上不顾满朝文武反对,偏生独留这病怏怏的太子,也不知道作何打算?”
   “快闭嘴吧,圣意岂是你我能随便揣测的,脑袋不想要了吗?”殿外只余雨声风声交织,徒留一地落叶残花。
   许久,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雨势转小,殿外渐渐安静下来,被风雨洗礼过的宫殿分外干净,树叶花果徐徐滴落珍珠般的水滴,各宫宫人们已忙碌起来。
   乐玖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雪白的纱帐顶,动了动手脚,浑身却乏力得仿佛没有筋骨一般,只得稍稍偏过头,打量起屋内陈设,竟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
   虽然屋内家具稍显陈旧,但也能看出都是珍稀木材所制,并出自极品工匠之手,雕梁画栋,金漆朱门,一派金碧辉煌。
   美中不足是缺少些人气,使得偌大的宫殿死气沉沉,显得有些阴森了。
  
   零零碎碎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乐国的太子殿中,六岁大的乐玖捧着一本记载各国奇闻异事的书正看得津津有味,比他年长五岁的堂哥乐辰逸蹑手蹑脚地绕到他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叫道:“哎呀,你怎么又在看这些闲书,小心你父皇母后看到了又要责罚你。”
   “啊!”乐玖被惊得不轻,书掉到了地上,见来人不是古板的太傅,顿时松了一口气,轻拍了几下胸口,食指竖在嘴边道:“嘘,辰逸哥哥你别这么大声!这书可好看了,你与孤同观吧!”
   乐辰逸老气横秋地啧了三声,摇头晃脑道:“我对这些杂书才没兴趣呢!”
   “孤知道,你就对兵法谋略有兴趣。”小太子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捡起书,小心翼翼地整理好,眼睛又移不开了,心都钻进去了,哪管得外面今夕何夕!
  
   一道残破的宫墙旁边,一眼百年枯井中,隐隐传来低低的呼唤。
   十二岁的乐玖太子脚步一顿,浑身汗毛倒竖,声音颤抖地问道:“你们、你们可有听见这井下的声音?”
   身边的几名侍从顿觉毛骨悚然,脸色苍白的摇头,脚下挪了挪,离那井远了些,古往今来,无论是哪个国家的深宫禁苑都会流传出各种各样的鬼怪传闻。
   古井中再次传来若有似无的低泣,伴随着凉风送入耳中,好像是有人在叫“救命。”
   小乐玖太子咬了咬牙,心一横,三两步走到井边,可把一众仆从吓坏了,纷纷要上前把他给拽回来。
   乐玖太子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呵斥道:“青天白日的,怕什么?”说完便踩着井边查看,真鬼没看到,倒看到一个可怜兮兮的小鬼,横躺在枯井底痛苦呻吟,想是从上面失足掉下去的,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也亏得他命大,居然没有当场断气。
   “你坚持住,孤马上就找人来救你!”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人!”
  
   月光朦胧,夜风习习,一对年轻的男女相对而立,男子抬头望月,女子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男子似乎有些不耐,清清冷冷地道:“公主不是有话要对孤说吗?”
   女子攥紧了手中的丝帕,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抬头盯着男子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拒绝两国联姻?”
   “孤只想寻一真心相爱的人共度一生,若只是没有感情的政治联姻,孤宁可终生不娶。”
   女子眼圈泛红,几乎带着哭腔,“可,可你又怎知,我不会是真心喜欢你呢?”
   男子叹息一声,“抱歉,孤给不了公主想要的,公主还请另寻良人吧。”说完转身便要离去。
   女子紧追两步,不甘心地大声质问:“可你是太子啊,是未来的皇帝,皇家的姻缘,又岂是自己能作得了主的,难道你要因为一己之私,而不顾国家大义吗?”
   男子幽幽道:“那么孤,宁可不做这个太子!”
  
   乐国太子寝宫中,二十二岁的乐玖躺在床上,他好像清醒了,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他能感觉到生命力正一点一滴的慢慢从身体里流逝,他每天都能听到身边父皇哀痛的呼唤,母后的声声悲泣。
   “陛下恕罪,臣等无能啊。”太医们足足跪了一地,却全都束手无策。
   罢了,许是天要亡我吧!
   “报,急报!启奏陛下,宫门外有一云游神医揭了皇榜!”
   “快快有请......”
   “陛下,太子殿下所中奇毒,天下罕见,老朽倾尽平生所学,也只能为殿下拖延两年,还请陛下恕罪。”
  
   乐玖已缠绵病榻近两年,乐国的末日已经悄然来临。
   “陛下,宫门已破,快些随奴才从密道离开吧。”
   “背上太子,快”
   “父皇母后快走吧,儿臣这副病体,也撑不过几日了,儿臣不愿拖累你们,就当最后给你们尽孝了,快走吧,快!”
   “砰”地一声巨响,太子宫宫殿大门洞开,瞬间涌入无数敌军,饿狼般的眼睛盯着一众乐国皇族眼冒绿光,高官厚禄,荣华富贵近在眼前。
   “活捉这些肥羊,兄弟们,泼天功劳就是你我的了,哈哈哈哈,还在等什么?”
   “乐皇,束手就擒吧。”
   “罢了,天要亡我乐国,素素,玖儿,咱们便一起上路吧,黄泉路上也不寂寞。”老皇帝眼中闪过衰痛与决绝,宝剑猛地刺向床榻上的儿子,虎毒不食子,未到绝望时。与其落入敌人手中受辱,不如以死殉国,尚且能保住皇室尊严。
   乐玖太子面色突然平静,眼中含笑,望向自己的父皇母后,似乎这最后一眼,想把自己最亲的人深深携刻进心里,朱唇轻启:“好!”
   突然一柄利剑“噗”地一声从后背穿透老皇帝胸口,乐皇瞪大眼睛,不甘地盯着穿胸而过的剑尖,鲜红的血水滴滴砸落在洁白玉石地板上,犹如雪地中盛开的朵朵红梅。
   “陛下......”秦素皇后惊叫一声,猛扑过去抱住了乐皇,带着乐皇鲜血的利剑深深刺入她的心脏。“陛下,臣妾陪着你”
   “父皇、母后......”乐玖太子挣扎着想要起身,浑身却没有半分力气,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孤乐传
第1章 穿越时空
孤乐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