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呸,我是男人

  一盆清冷的水灌了下来。
  随之一声爆喝:“你个废物还不起床!小颖怎么就跟了你这么个垃圾!?”
  让后又是“嘭”得巨响,好像有人摔门而去。
  安易猛地坐了起来。一下子按住自己的脖子。
  窒息!无尽黑暗中的窒息!
  喘不过气来。
  “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感觉要把心肺都快咳出来了!
  咳嗽渐渐缓下来,安易疲惫得按着自己的胸口向后仰下去,缓解着身体的不适感,慢慢睁开眼睛。
  什么!?
  安易再次弹坐了起来,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一个精致装修的房间,干净而清雅,柔和的晨光渗透粉蓝色的窗帘挥洒进来,明亮而温润。窗台边的梳妆台上,错落有致的放置着一些女妆用品,一个小巧的沙发静静在坐在梳妆台旁。对面墙上挂着一个大屏电视,电视下面躺着几个遥控器,还有几个半米多高的布袋熊等玩偶。
  是个女人的房间。
  我这是死了吗?这就是死后的世界?我这种人死后居然没进地狱,上帝还是阎王爷的还特意有个单独的房间?
  “哈哈哈,这是在嘲讽我吗?”
  笑着笑着,安易用右手腕捂住额头,闭上眼睛,再次后仰睡下去,不甘心的泪水就滑了下来。
  “那个畜生,王八蛋,居然大家……”
  安易不甘心,愤怒,痛苦,咬牙切齿几乎把自己的唇咬破。
  她努力回忆着,自己被那个家伙狠狠的按住头,无力看着那些曾经和出生入死肝胆相交的兄弟们,惨不忍睹的或跪或躺在地上,却眦裂愤恨望着自己身后的那个人。那家伙阴冷的笑声直刺着自己的耳膜,然后就被他按入面前那装满奇怪液体的容器中……
  我这应该是死了吧?那我的兄弟们怎样了?
  安易轻抚着自己的胸口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好像感觉到了和平时明显的不一样。
  再次睁开眼睛,刚刚情绪太激动,没有在意,现在平静下来了终于发现了天大的事情!
  靠,老娘的36D胸怎么这么平整了?
  这是什么鬼?安易揉了揉眼睛,再次望过去,胸口真的成了一望无垠的飞机场!
  确定没有看花眼,安易感觉自己一阵眩晕。
  唉?!不对,不该平的地方平了,但是再往前看过去,以前平平的地方怎么非但没有平,甚至好像还像搭了个小帐篷?
  那地方明显感觉比以前多了个东西!
  不会吧!不会吧?
  那里里真的多了东西了?
  安易感觉自己快要吐血了!天哪,这到底什么鬼玩意?
  深吸了一口气,安易小心翼翼的抬起右手,微微勾起头,扣住自己小裤裤的裤边,想一探究竟。
  眼看裤边要被提起来了,右手却被自己的左手一把死死按住了!
  同时另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脑袋里响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靠!真见鬼了!这什么情况?
  她很确定,这个声音是从自己脑袋里出现的,而且,刚刚按住右手的左手,的确是别人控制的!
  安易这些年南征北战,天下纵横,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太过诡异了,她甚至不知道现在自己这身体是什么情况!
  “你是谁?”
  “这是我的身体,你居然问我是谁?我还正想问你是谁呢!”
  你的身体?安易怔住了,难道我现在是魂魄上身?但是自己的无神论世界观,让她怎么都接受不了现在的事实。
  谁的身体才不重要,一贯强势的她马上反击:“凭什么说是你的身体?”
  “嗨,你这人有意思了。我是修斌荣,这个是我二十多年一天天长大的身体,怎么就不是我的了?我还结婚娶老婆了,这些都是我的,凭啥说身体不是我的?你看床头还有我和老婆的结婚照呢!看我老婆周小颖漂亮吧?不对,我怎么问自己老婆漂不漂亮?”
  修斌荣摇摇头“难道我精神分裂了?”
  说到结婚照,安易往床头望去,果然,床头正方端端正正的挂着一张结婚照,男的一身黑色西服,蓝色领结,帅气而健硕,细细看去眼中却有着呆傻的味道。新娘端庄美丽,洁白纱裙,婷婷玉立,白皙的脸庞,精致的双酒窝荡漾的温暖的笑意。
  安易无奈的甩了个白眼,精神分裂?好像这个理由也说的过去,这个修斌荣说到他已经娶老婆了。但是自己之前的女儿身确实实实在在的,而且之前南征北战的内容历历在目,那虽短却浓烈的爱恨情仇的情感又岂是一个精神分裂能遮掩的?
  嘭!
  安易刚想再说什么,房门又被粗暴的踢开了,一个四五十岁的妇人提着拖把就进来了。
  “你这个废物居然还在床上!”
  看自己出去了这么久,这个废物居然还没起床,不由怒气上来了,甩起拖把就砸过来!
  之前泼水在床上,又摔门出去的就是这个妇人,她是周小颖三姨娘的四姨妈家的小儿子的老婆的二姨娘的同事的姐姐李如意,这几年被介绍在周家当保姆。
  看着砸下来的拖把,安易不满得皱起眉头,手一扬,抓住了拖把。
  李如意一看平常这个唯唯诺诺的废物居然敢接自己的拖把,心中火气更大:“好啊,反了天了,这么懒居然想不挨打了?”说着就想拉回拖把再打,谁知道那拖把却被安易钳住一般费劲力气也是纹丝不动。
  一看这架势,李如意更跳脚了:“你这废物今天是脑袋坏了还想反抗了是不?”
  安易之前被害的火气没地方爆炸,刚想暴起,却听修斌荣在脑海中对他说道:“你别动,这是我家,让我来。”
  那行,毕竟安易还不知道这里的具体情况,让身体放松下来。
  修斌荣对着李如意开口道: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哼!李如意夺回了拖把,又是一拖把砸在修斌荣头上:“傻子废物,赶紧给我起床,别忘了今天可是周家老太太寿宴。麻溜点,要不是小颖百般要求,怎么可能让你去丢人现眼!”
  说完愤然掉头,拖着拖把像斗赢了母鸡般走出去了。
  “阿巴阿巴阿巴……”修斌荣还是在后面唯唯诺诺应着。
  “你是哑巴?还是个傻废物?”安易对这个人的状态又是大吃一惊,他和自己在脑袋里不是聊得很正常嘛?
  修斌荣摸着刚被打的头,不满得应到:“你才是哑巴,你们全家都是傻废物!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那你刚刚怎么那个表现?你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我家,我爱咋表现就咋表现,这是我自由,你就别管了’。修斌荣嘟嚷着,还有,看得出来你也可以控制我的身体。我不管你是怎么回事,但是今天是周家老太太大寿,我们要去拜寿,我不想惹麻烦的事情,所以请你今天不要过多干涉我,可以吗?我们以后再慢慢来搞清这个状况。
  安易也回应道‘这个没问题,这是你的自由’。
  现在的环境对安易来说是完全陌生的,没有完全认知环境前,她不会做无意义的选择,这是她这么多年的根本。
  你……应该是个女的吧?或者说,以前是个女的吧?
  噗,安易再次感觉要吐血,强忍着问道:“那……又如何?”
  不如何。修斌荣控制着身体摆摆手,只是……我想上个厕所……
  噗……&
  进门,关门,修斌荣站在便器面前犯了愁。
  即使不去看,但是刚刚穿衣服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发现了,除了意识不一致外,其他的五感六觉都是想通的,就是说他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摆阔嗅到什么,摸到什么,两个意识都是一清二楚的。
  ‘你倒是方便呐,厕所很香你舍不得出去吗?’看着修斌荣站在便器前不动,安易不满‘你不尿就让我来!’
   ‘但是我要方便就要……我还没让别人碰过那……’
   ‘别人没碰过?结婚几年了,你不会还没和你老婆……还是童男?’
  ‘要你管……’
   安易嗤了一声,瞧你那熊样,我来吧。
  ‘你来?你怎么来?’修斌荣更疑惑。
   安易霸道跨在便器上,眼睛向上看,甩手就扒下了自己的KU子,蹲了下去!‘这不就结了,我们小便从来不用手。’
   修斌荣绝望吼到:“呸,我是男人,我不要蹲着尿啊……”
   安易却直接吼出了声:“我就是要蹲着尿!”
  接着厕所又是绝望的啊……声
   别人听不见,但是刚好经过厕所门口的李如意确是听得一清二楚,撇撇嘴,一个大男人,蹲着尿尿还喊这么大声,果然不但是废物更是傻子!
  “如意,那个废物还没起床吗?”
  问话的人是周小颖的妈妈张玉花,也就是修斌荣的丈母娘。自从修斌荣入赘到周家以后,这个本来就虚荣且势力的丈母娘,一直认为修斌荣给他们家丢尽了脸,这几年没少在各种事情上羞辱和虐待他。要不是周小颖直接拿母女关系相逼,修斌荣早不知道被赶出家门多少次了。
  李如意向着厕所方向撇撇嘴:“起床了,不过今天好像变得更窝囊了,居然大喊着就要蹲着尿尿,你说一个大男人!”
  接话的不是张玉花,却是张玉花的牌友,儒城出名的大喇叭李翠翠:“什么,一个大男人居然喊着说要蹲着,玉花,你们家的这个上门女婿真是窝囊的名副其实啊,哈哈哈哈!”
  又因为这个窝囊女婿在牌友面前丢了面子,而且这个大喇叭知道了这个,不到晌午,整个儒城肯定都知道这个事情了,那时候周家面子再丢大了,想到这里张玉花脸色更是青一阵白一阵。
  但是张玉花这个人又死要面子,咬着牙对李翠翠说到:“谁说不是呢,这个窝囊废早吧我们家名声掉没了,老娘今天就要把他扫地出门!”
  张翠翠听了这话,眨巴眨巴眼睛:“喔唷,你有啥打算了?”
我才不是馋你身子
第一章 呸,我是男人
我才不是馋你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