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俯视着“世界之根”,祂的目光正对着万丈深渊下的一团黑暗,就在那世界的最底部,光明的尽头,盘踞着一个威胁着世界的怪物。
  
  这怪物扭曲亵渎难以形容,它像枯寂的死亡,透露着不祥,又如沸腾的恶意,散布着恐惧。当你直视它时,看到的是幽深无底的深渊,但若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又会悚然发现它是蠕动的怪物,横亘在虚空,仿佛一张吞噬星空的狰狞巨口。

没有任何凡世的生物能直视它,这与一切正常概念都背道而驰的邪恶之物,会让所有见到它的凡物陷入疯狂。
  
  虚空中无比寂静,希尔想多思考片刻,可时间已不允许,祂站在这里一个世纪,黑暗也已横行了一个世纪。在它不停的侵蚀下,世界之根已摇摇欲坠,黑暗吞噬了彩虹色的光芒,所过之处只剩下了青紫的衰败痕迹,仿佛霉变腐烂的尸斑。
  
  深邃的黑暗寂静无声,却一刻不停的向着上方的世界靠近,它无声的涌动,吞噬一切,像慢慢上升的黑色洪水,带着无法阻挡的气势,一点点吞没这个世界的生机。
  
  已经没有多余的选择。希尔凝视的深邃眼眸中闪过一道厉光,祂终于作出了选择。
  
  在生存和毁灭的尺度中希尔计算了一百年,而今得出结果祂便不再犹豫,决心驱使力量!握紧手掌,强大神力一闪间便聚合成一根刺眼夺目的光矛。希尔摆动神灵之躯,蕴含无尽力量的臂膀支起这根神力长矛,瞬间挥臂抛出。
  
  宛如夜空中的流星,光速的一闪,太阳毁灭般的景象便在世界的底部了爆发了!
  
  只是一霎那,极亮的爆心向周围辐散出近乎无限的恐怖能量,球状的冲击波骤然荡开,如同全方位的海啸急速扩散。无穷的光热几个瞬间就吞没了病变的根源,带着恐怖的能量撞上了这庞大的根系,让树根状的根源在冲击中发出“隆隆”的巨响。
  
  几亿公里长的“根茎”!连带着上方的位面板块一齐剧烈震动,仿佛一柄巨锤从底部锤击石板,整个世界都开始解体了!
  
  这一刻宛如末日降临,半个世界顷刻间崩裂,在火焰中化为乌有,整个世界都在造物主的力量下颤动。
  
  庞大的板块四分五裂,边缘的碎块最先坍塌,世界上的物质从破碎的裂隙中坠落下来,即使庞大的大陆碎片也顷刻间在汹涌的烈焰海洋里成了灰烬。
  
  凶猛的火焰贪婪的吞噬着陨落的物质,而后顺着世界破碎的裂隙直冲天际,一直冲上了世界的顶端!把天空都烧化开来!不知多少地面上的生命在火焰冲出的瞬间气化。那怕自世界底部经过了数百万公里,炽热的高温也仍将还未坠落的大陆边缘融化成了岩浆。
  
  生灵涂炭,世界哀鸣,造物主的力量即使在主宇宙也令人恐惧,这次恐怖爆炸的冲击波甚至冲出了这片亚空间,冲进了主宇宙的真空中。
  
  此刻,大爆炸的灼热产物还在虚无中飘荡,成千上万年后才会冷却。余波仍在扩散,无数的高能风暴旋转咆哮,将虚空变成了毁灭禁区,但希尔无视了这一切径直来到了爆炸的中心—世界之根的面前。
  
  这里还充斥着高能浪涌以及无休止怒吼的热风暴,却都被希尔远远隔绝在身外,成了见证命运时刻的唯一旁观者。
  
  纵横几亿公里的世界之根即使残破了也非常状观,它支撑着剩余的几个小小板块,像生长在火海中的一棵巨树。只是没有人欣赏这壮丽的景象,一切的注意此刻都集中在世界之根底部那小小的一块上。
  
  希尔仍然忧虑的观察世界之根,侵蚀的痕迹是消失了,庞大的水晶质根源也重新散发出明亮的光彩,但祂却皱紧了眉头,一股令祂不安的气息仍然存在。
  
  就在一个突兀的瞬间,世界之根的晶质表面再次浮现出星星的黑色斑点,如同滴在纸上的墨水,无声无息中扩大,不断扩大,连成一片。
  
  黑暗之物再一次钻了出来,无声的蠕动,无声的侵蚀蔓延。希尔最终还是留手了,世界未被毁灭,黑暗亦将不死。一片死寂无声中,面容冷峻的希尔仿佛听到了一声嗤笑。
  
  几百年了,希尔依旧未能解决“它”,直到今天希尔也不清楚“它”的来历,“它”在不经意间突然出现,仿佛一直都存在,而这要一切都要追溯到初开世界之时。
  
  在世界诞生创造万物后,希尔开始演化各种生灵。在祂的精心雕琢下,很快,第一批生命种族出现在崭新的大地上。希尔小心呵护着这些生灵,创造合适的规则帮助他们生存,并指引他们在广阔的世界中探索,去建立属于自己的文明。
  
  当这些生灵的文明趋于稳定后,希尔又催生世界的根源扎根暗宇宙,从暗宇宙中抽取能量转化为魔力传递给位面,使这些生灵获得超越平凡与病痛衰老抗争的权利。祂关爱这些生命,就像关爱自己的孩子。
  
  生灵们尊希尔为天父,他们围绕着希尔向父亲表达自己的崇敬。人族种植放牧,开采金属狩猎野兽,为希尔建造祭坛奉献贡品;自然精灵们维护希尔建立的自然秩序,在丛林、海洋、沙漠、群山……它们白天黑夜驱使着魔力为希尔创作天地的诗歌;魔兽们懵懂朴实,它们喜欢向天空嚎叫,传达自己的敬畏。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一天。
  
  人族为了新的土地和矿产不断扩张,他们与自然精灵和魔兽们终于发生了碰撞,这个世界的第一场战争爆发了,大战持续了七天,大地上第一次流了那么多血。

最终人族靠数量优势获得了胜利,战争后,他们在新的领地上搭建祭坛,向庇佑他们获得胜利的天父献祭。
  
  希尔一直关注着他们,孩子们的自相残杀使祂难受,但祂并没有下场阻止,这是残酷的宇宙法则,流血是文明必须经历的过程,祂不会禁止祂的造物做什么,因为祂从未视他们为玩具或私有物,他们是他精神的延伸,祂希望他们能自由的成长,摆脱无知和野蛮,直到有一天作为一个新的高级文明进入宇宙,那时祂会给他们祝福和自由。
  
  但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当鲜血渗入土地时,一股未知的怪异力量突然出现在魔力中,那片战场出现了奇怪的扭曲现象。这里的自然规律变得完全紊乱,带着恐怖邪恶的气息,污染周围的一切。生命与死物混为一体,血肉在大地上生长,粘液和肉块中长出亵渎的生物成群结队的捕食任何鲜活的生命。
  
  生灵们感到恐惧,这里变成了他们眼中的诅咒之地,他们认为是先前的战争引发了天父的震怒降下诅咒,于是更虔诚的祈祷,希望天父原谅自己曾犯下的错误。
  
  希尔听到呼声后前去查看,对这种从未见过的怪异现象祂亦感到疑惑,但在漫长的岁月中祂曾接触过更邪恶诡异的事物。身为高贵的神灵希尔并未太过重视这种异常,祂重新改动规则将世界清理了一遍,用最彻底的办法消除了这些异象。
  
  清理非常顺利,世界恢复正常,生灵感激天父,又开始了原本的生活,但不久,人族中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疾病。
  
  有许多人类新生儿出现畸形,这些幼儿的血肉可怖的扭曲在一起,身上畸生出多余的肢体,不似人类之子反而像亵渎自然法则的怪物,最可怕的是他们全身各处长出那些的眼球,空洞死灰又恶毒的眼神包含着对生命赤裸裸的憎恶。
  
  这一次恐慌的人们不再归因于天父,他们认为是一个恐怖的恶魔在侵害人类,再一次的向天父寻求帮助。
  
  希尔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祂对整个世界进行了细致的检查,最终在世界根源的底部发现了“它”。
  
  那时的“它”还只有一点点大小,远不如现在可怕。希尔尝试用神力净化,出乎意料的,第一次“它”轻易就消失了。
  
  然而灾难却未结束,畸变继续蔓延开来,污染之地出现在了世界各处,甚至在魔兽与自然精灵身上也同样出现了可怕的变化。
  
  希尔再次检查整个世界,没一会就发现了“它”,还是在世界之根的底部,与第一次看见时“它”扩大了不少,并且已经深入了根源。
  
  世界之根的末端已经被染成了青黑色,污染在不断蔓延。希尔严肃的使用更强大的力量和更巧妙的手法去除污染,介入宇宙最细微的基本物质,一点点的把异物消灭干净。
  
  祂甚至一度以为解决了问题,但和从前一样,“它”又一次悄然出现,并且更加强大!
  
  几百年间,希尔尝试过无数种办法,可“它”如同跗骨之蛆无论如何也驱逐不干净。
  
  位面上的文明在污染的侵蚀扑杀下日益凋零,人们在日渐萎缩的正常地域四处游荡,躲避从侵蚀土地上长出的怪物,自然精灵同腐坏的大地一起走向死亡,魔兽们虽然强横却也被无数的怪物逼得远离大陆,三个智慧种族像还未开放就枯萎的花朵,不断的倒退,直到跌入灭亡的深渊。
  
  希尔终于看不下去了,这一切促使祂使用毁灭性的方法,哪怕伤及根源也在所不惜,然而最终的结果却令人绝望,那场爆炸并未能毁灭“它”。
  
  那怕对“它”数百年间已经展现出的恐怖特性有所了解,希尔仍对这团未知的黑暗之物产生了久违的恐惧和压抑,祂回想起了曾经的岁月里,面对过的强大敌人和诡异对手,很多次祂都险些被杀死,但祂的骄傲让祂从未退缩。
  
  祂决定一探究竟,希尔来到了“它”的旁边,黑暗的莫名之物仍静静蠕动,如同一团无意识的死物。希尔伸出了手,缓缓的伸向那片寂静的黑暗。
  
  接触的一刹那,希尔感到自己的精神仿佛被无限拉长,遥遥直抵遥远的宇宙中心。
  
  未分上下,亦无左右,宇宙的中央是未名的混沌,希尔什么都看不到,祂的意识向周围探出却只感觉到一片无尽的黑暗。

只有黑!空洞又凝滞的黑!在一片黑暗中,希尔察觉到了什么,祂的灵魂本能的阻止祂去探查。仅凭着一点感应希尔便能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庞大,甚至是伟大!浩瀚的仿佛是...宇宙本身
  
  一种发直灵魂最深出宛如本能的无助和惶恐包围了希尔,神灵在这存在面前也如一只渺小的飞虫,面对着仿佛无法躲避的恒星火焰,除了最原始的恐惧什么都做不了。
  
  但智慧生命的伟大在于敢直面能置自己于死地的威胁。
  
  希尔强硬的用所有的意志去睁开“眼睛”!终于,祂看到了,看到了那蠕动黑暗的背后,那它所跪服的存在,那不可描述的,居于至高之处,却又无所不在的存在!那所有的根源!!那万物的黑!!!
  
  “啊!!!”祂发出了惊悚至极的喊叫,身躯的手掌在瞬间脱离了那蠕动的淤泥,闪烁到亿万公里之外。祂明白了!祂明白了!蠕动的黑暗不是在污染,它只是在唤醒,因为那终极的黑色无处不在!
  
  极致的恐惧中,希尔终于回想起在主宇宙中隐秘流传的那个传说,那些只言片语中传播着悲哀与不详,宣告着坏与更坏的结局,如今传说以现实的面目出现在眼前,祂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终结已成定局。
  
  得到了结果却只有满心的疲惫与哀伤,无力感充斥了希尔的内心,是时候离开了,放弃这片世界回到主宇宙,寻找远离这里的新空间重新创造世界,直到世界再一次终结。
  
  心灰意冷的希尔决定离开,祂遥望着那仍在寂静中蔓延的黑暗,寂静中感受到了那无声的轻蔑,但祂失去了抗争的勇气,最后的凝视之后,希尔发出一声叹息化为一道光离开了世界的底端。
  
  这个世界不大,以希尔的视角来说,这个小小的位面就像主宇宙尘埃区中的一颗星球,宛如一颗袖珍的玻璃珠。但她是祂最棒的杰作,祂为她取名——奈特里恩,是祂曾经见过最美的花朵。
  
  还有那些祂创造的孩子们,那些懵懂而朴实的生灵,人族,自然精灵,魔兽。希尔以灵的姿态环视世界,祂看到在恐惧与绝望中挣扎的孩子们,刚才的冲击引发了全世界的大崩溃,所有活下来的生灵都沉浸在劫后余生庆幸与心悸中。
  
  希尔就静静的浮在天上,面对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只作为一个无声的旁观者。几年的时间一晃而过,祂看到这些渺小的生命在灾难后艰难的恢复生活重建家园,其中被他们视为当务之急的就是修复祂的祭坛。
  
  希尔的内心满是愧疚,因为祂徒劳的努力太多太多的人失去了所爱,他们举行祭祀是为了悼念逝去之人,祈祷他们的灵魂被天父收留。
  
  这让希尔更加难过,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天父将要弃他们而去,所有的感恩期许只会更加深祂的愧疚。希尔很自责,却无力战胜黑暗,最终只能选择给自己的子民最后一点关爱。

祂的目光对准了一个清澈湖岸的草地边,那里的人们正在举行祭典,他们高唱着颂歌,跳着原始的祭祀舞,人人虔诚信仰,渴望得到天父的回应,希尔想要给予他们最后的祝福,却不敢面对他们。
  
  当祭祀结束后人群散去,只有一个小女孩留了下来,她跪坐在希尔的石像旁虔诚祈祷。希尔想要听听她的愿望,于是悄悄的来到了她的身后,听她轻轻的呢喃。
  
  “伟大的天父,我们仁爱的救主,我渴求您的垂怜,求您赐予部落一个丰收……”“求您保佑叔叔阿姨们平安……”“求您庇佑所有的新生族人不再畸形......”一句句祷告落入希尔耳中,祂看着这个女孩,她是个畸形儿,半边脸庞没有皮肤,裸露着狰狞的牙齿和血管,手臂一大一小,小的胳膊蜷缩着,像变形的鸡爪,紧绷的黄黑皮肤勉强包裹住身上怪异的骨头。她的身体十分干枯,如同枯萎的木头,但女孩仍活着,她的族人为她穿上白衣,让她守在祭坛旁,希望她能获得天神的垂怜。
  
  女孩不知道是否能获得神的救助,在她之前的孩子都没能成功,但这不重要,女孩相信天神仍在看着,当人们赎清罪孽,当天神击败恶魔,祂就会再次回应祈祷,重新给予人们祝福。虽然她快死了,但她仍要为帮助她的人们祈祷。
  
  当女孩结束祈祷睁开眼睛时,惊奇的看到一位慈祥的白发老人站在她面前,祂是如此高大威严以至于让她情不自禁的惊叫了出来。
  
  “您是天父吗?”
  
  希尔微笑着点了点头,女孩又惊又喜的绽放出笑容,她激动的喊道“天父,您终于肯原谅我们了吗?”
  
  希尔听完摇了摇头,轻轻摸抚女孩的额头,“我从未怪罪过自己的孩子,这一切都不是你们的错。”
  
  “那是您打败了恶魔吧?”女孩欣喜的问道,脸上写满了期待,希尔迟疑了一会,祂注视着女孩澄澈明亮的眼睛,里面蕴含了希望的光芒,令人不忍扑灭。祂只能缓缓说道“恶魔...还没死,不过……我就要打败它了。”希尔心里怀着愧疚但温和的笑着,女孩看着仁爱的天父,感觉到了久违的幸福,她的眼眶逐渐湿润。
  
  “您一定会打败恶魔的”她肯定的说,“您的子民们会向您会献上最大的热爱与尊敬。”
  
  希尔没有说话,祂轻轻抚摸了女孩的脸庞,悄无声息间那些畸形的痕迹被消除了,女孩如经洗礼瞬间恢复了健康的身体。“这,这是……”女孩激动的看着自己正常的手臂,抚摸着自己的脸,“感谢您,天父!”女孩的眼中流出了泪水,她急促的向希尔跪拜行礼。
  
  希尔扶住了她,“这是给你的祝福,我祝福着我所有的孩子。”
  
  “谢谢您,天父,谢谢您!”女孩激动的语无伦次,“我要告诉大家!大家都想见到天父呢!”她的脸上因为激动带着美丽的红色,恢复了样貌后她其实是个很美的女孩。
  
  “去吧。”希尔微微点头,女孩向天父又行了一礼,急切的向部落跑去。希尔微笑着看她离去,“她应该可以平安度过一生。”希尔想着,在世界毁灭前,这一代人还能享受最后的时光。
  
  突然,跑到祭坛边上的女孩停了下来,希尔惊讶的看着她回过头。女孩露出了纯美的微笑“天父,我们爱您!感谢您为我们做的一切。”她带着无限敬意对希尔说,而后又扭过头急匆匆的向部落跑去。
  
  希尔愣在了原地,突然感到了一股沧桑感。多少年了?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但此时又有一个人对祂说了,爱。祂的心里突然一阵涌动,本以为再也不会湿润的眼角涌出了一点晶莹。
  
  祂有些意识到了什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发现已经有老大的一把,希尔慢慢走到了那面镜子一般的湖边,风儿平静极了,在澄澈的湖面上,祂看到了一个老人的倒影。
  
  “我,我已经这么老了……”希尔摸着心口轻轻自语。
  
  神灵的外貌是由祂们的内心决定的,心灵的变动外貌也会随之改变,而就算是神灵的心灵也抵御不了时间和经历带来的改变。
  
  希尔在湖边站了一会,祂望向女孩部落的方向,可以看到许多人们在集结往这边赶来,急切的想来见祂,向祂表达崇敬与感激。然而,那些感谢,祂真的配吗?希尔突然迷茫了,祂已经多久没有目标了,记忆仍是模糊,但祂好像记起了自己创造这个世界的目的。
  
  “你们是我精神的延续。”希尔轻轻说出了这句话,祂突然明白了,自己应当做的,那方才清晰明悟的目标。
  
  终于明白了,希尔笑着摇了摇头,望着远方的人们说道,“我的孩子们啊,无论是人还是神,老了心就会变软啊,但感谢你们,我看到了生命的另一种高度。”祂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子民们,然后消失在原地。
  
  世界之根的底部,希尔再一次来到了这里,祂看了一眼蠕动的黑暗,不再关注这个可怕的敌人,只是驱动起自己最大的力量。
  
  祂投射出神魂,目光望向远方,跨越时空,俯视因果,遍历千年岁月,在漆黑一片中去捕获一丝命运的痕迹。
  
  祂直视未来那片被黑暗所笼罩的时空,找寻任何一点点微弱的闪光,终于,祂看到了,无尽黑暗的深处有那么一点淡淡的星光,无比渺小,但在这片黑暗中却显得那么亮!那是一丝微弱的希望。
  
  未来的影子戛然而止,希尔的神情萎靡了不少,但眼中却熠熠生辉,祂又一次注视黑暗轻轻自语,“我看到了这些孩子的未来,他们仍有希望!至于现在……”
  
  祂做出了生命中最后一个选择,“如果,这是一个父亲的责任,那么我接受!!!”创世神灵怒吼着显露出万丈的神灵光躯,祂自我燃烧了起来,不顾一切的扑上前去,直接抓住了那团黑暗,用漫身的金色火焰抱住了它!
  
  那黑暗第一次后退,它开始剧烈挣扎,“#*&$£ΓχÉÂ#”,它第一次发出了混沌难明的声音。那声音带着憎恶亵渎的意味。希尔却笑了,“你再也不能傲慢了。”祂紧贴着对它低声说道。神躯化为火炬熊熊燃烧,燃尽了所有的精神、力量、灵魂,将黑暗牢牢包裹,拖着它向世界下方沉去。
  
  最亮的光和最黑的暗同时沉入了虚空。
  
  “É&ΓÂ*χ‖…”难明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个创世神用尽了所有终于将它封印。

希尔消失了,虚空中只剩下一点神灵燃尽后剩余的一点灵性。
  
  一段很长的故事结束了,但另一段才刚刚开始。
  
  那点空白的灵性在虚空中漫无目的飘荡,在几十年后仿佛受到了召唤,向着上方的世界飞去了。
  
  污染也缓缓退去,世界之根重新散发出靓丽的彩虹光芒,一切在漫长的时光中终于恢复原貌。
  
  直到某个不起眼的时间片段,这片虚空中,突然有四道光团从希尔遗留的封印上浮现。
  
  这突然出现的光球们在虚空中停了一会,像是确定方位,然后逐渐加速并列着顺着世界之根向世界外冲去。
  
  它们如同四颗流星,沿着未知的命运轨迹划着光芒前行,越飞越远,最终消失在深邃迷离的宇宙深处。
  
未名混沌
未名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