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收养弃婴

  楚王李明石年届四十,自五年前父亲李策勋失踪后,李明石子承父位,开始执掌楚王府。
  说起李策勋,整个南晋国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不仅因为他是当今皇上李昊一的弟弟,更因为他那深不可测的武功和生平事迹。
  根据江湖传闻,李策勋是近百年来唯一一位将南晋皇族绝学“南晋神剑术”练至大成的不世奇才。更有传闻指出,前任皇帝本来欲将皇位传于李策勋,李策勋拒绝了,并将皇位让给了如今的皇上李昊一。
  此两则传闻虽不知真假,无人能探其虚实;但在江湖中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添油加醋者更将之夸大至神乎其神的地步。
  李策勋生性豪迈不拘、天生好客,故门下拜访者无数,其所在的楚王府素来宾客云集。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江湖名门,几乎无一不想踏破这王爷府的门槛。一可探王爷,二望攀高枝。
  然而五年前,李策勋在房间里给李明石留下了一封书信后,无声无息地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也许,李策勋的行踪写在了那封信里;但信中的内容有且只有李明石一个人知晓。
  李明石独自在房间里看完书信后,呆了很久才离开房间。
  李策勋的房间从那天开始便一直空置着。
  李明石特别吩咐下人注意好每日的打扫清理,始终将房间保持着李策勋离开时的模样。
  及后,李明石将李策勋离开的消息上报朝廷,顺利子承父位,正式执掌王爷府。
  李策勋的离开给楚王府带来了巨大的打击,楚王府的声望地位自此一落千丈。
  俗话说,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连皇上李昊一都比不上李策勋,李明石就更加替代不了李策勋了。”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王爷府肯定再也无法重现昔日的辉煌。”
  事实的确如此。
  然而即便王爷府的宾客相较从前少了许多,王爷府毕竟还是王爷府。
  李明石也并没有被笼罩在父亲的阴影下无法脱身,反而发奋图强将王爷府治理得井井有条,楚王府在朝中的地位更胜于李策勋在位之时——当然,这也和李策勋向来不好理朝中之事有关。
  除了尚不知底细的武功修为之外,李明石某种意义上完成了为自己的正名。
  虎父无犬子,大抵说的就是如此。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平淡如水。
  王爷府好事不断,继长子李世仁、次子李世杰、三子李世信接连出生后,李明石的元配夫人林氏也成功怀上了胎儿。
  林氏怀孕的喜讯让李明石欣喜若狂,也让他更加挂念起另一个人的事情——那个人就是李庄。
  李策勋向来位极人臣而主不疑,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都有了。按理说,李策勋理当无憾。
  然而,李策勋在位的时候却一直惦记着一件事,甚至在信中不忘叮嘱李明石,便是关于李庄的婚姻和子嗣。
  许多年来,李策勋和儿子李明石不仅多番建议李庄娶妻生子,甚至还着手为其安排了不少条件极好的对象,却次次都被李庄回绝掉了。
  经年累月下来,这事成了两任王爷的心头结。
  所以,当李庄带来这被遗留在后山的来路不明的小婴儿后,李明石的脑子里除了感到惊奇和不解之外,更微微感到这是上天的安排。
  李庄详细述说了发现婴儿的经过。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李庄的话里行间满是想收留抚养婴儿的痕迹,就差直白地请求李明石让自己收养他了。
  李明石从小就和李庄生活在一起,怎会读不懂李庄的心思?
  李明石思忖一阵后,说道:“庄叔,我看这婴儿实在可怜。不知父母何人,也不知是何人放在我们府里。值此多事之秋,既然有人选择把他寄放在这府里,便说明此子和我们有缘,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婴儿既然是庄叔寻得,又如此与你投缘,不如就请庄叔好好收养照顾他吧。此外,我亦会派人好好打听此子的身世下落。庄叔,你看如何?”
  “好……是好……可是这婴儿始终来历不明,万一是贼人之后,又当如何是好?”李庄闻言满心欢喜,本想马上答应,终究还有些担心。
  “无妨。”李明石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回答道,“不管出身如何,婴儿本身无错。倘由其他人来抚养之,我尚会有所顾虑,但是庄叔则另当别论了。仅凭庄叔从小对我的教诲,相信这孩子长大后必然是一方栋梁之材。”
  李明石来回踱了几步,接着说道:“再说了,夫人的分娩期马上到了。世仁和世杰年纪都大了,三子到时刚好缺个同龄的玩伴。此子的到来可以说是天意两全,对吧?夫人若是听到这个消息,定也为庄叔高兴不已。你就别再推辞了。”
  眼见李明石不仅竭力建议自己收养婴儿,还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出收养的理由,李庄再推脱便显得有点不识抬举了。
  李庄赶紧叩首道:“谢王爷隆恩,老臣李庄感激涕零。”
  李明石赶紧扶起李庄,说道:“庄叔言重了,快请起。一会我让库房去置办些婴儿的衣裳物什,再加上一百金币,一齐送到你那里。你身子不太好,回去在下人里挑几个丫鬟帮你照料婴儿,别累坏自己了。总之,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下人去做就是。”
  “老……老臣……”李庄闻言又要跪下叩首。
  李明石赶紧拦住他,说到:“庄叔,不可。”
  李庄老脸泛泪,唯唯诺诺地应道:“是……是……谢谢王爷。”
  李明石思绪一转,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庄叔,此子可有姓名?”
  “没有。”李庄摇摇头,从婴儿身上取出一件样式古怪的坠饰,说道,“除了这件坠饰以外,这孩子身上没有找到其他东西了。老臣不知孩子姓甚名谁。如王爷恩准,老臣斗胆请求王爷为这孩子赐名。”
  李明石接过坠饰细看。
  坠饰的设计样式并不复杂。
  坠饰正面雕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龙头,做出张嘴咆哮的模样;背面则刻画着一副太极图案,太极图内一半画着太阳、一半画着月亮。
  坠饰的材质相较图案则逊色得多了。
  坠饰乃为古铜所铸,质地极为普通,通身黯淡没有光泽;除了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之外,一点也不似名贵之物,。
  饶是李明石见多识广,也看不透这坠饰的来路。
  李明石眉头紧皱,再三思索,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来,说道:“依我看,此子不妨随我李姓,便唤作李易吧。”
  “一者,此坠饰为日月图案,上日下月即为易;二者,易为改变、创造之意,希望此子未来能掌控并改变自身的命运。庄叔,您看此名可否?”
  “谢王爷赐名!那便叫李易吧。”
  李庄不自觉地抱紧了怀里的婴儿,婴儿却突然莫名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看来,你也喜欢这个名字。”
  “……”
龙渊易世录
第二章 收养弃婴
龙渊易世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