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传说中的那个人

万仞山,万树崖。
  万仞山乃是这浮生大陆上万千山脉之中的一座,其以凶险闻名于世。山中万兽横行,宗门林立,奇珍异宝比比皆是,凶险绝地更是多不胜数。
  万树崖,乃是万仞山中一处凶名赫赫的险地之一。
  之所以说它凶险,乃是因为万古以来,无数人想要探索,但那深不见底悬崖令人望而却步,即便是那些修炼至可以飞天遁地的大能,也不敢轻易涉险,只得望崖兴叹!
  而对于万树崖的由来,却是无人知晓,仿佛它是凭空出现的一般,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记载,充满了神秘。世人只晓得它的出现已有十万年之久!
  其实,万树崖除却凶险神秘之外,单论风景却是美轮美奂。
  悬崖两侧峭壁上,万树林立,枝繁叶茂,品种更是不计其数。而万树崖也是由此而得名的!
  而在万树崖北侧,一条瀑布垂直而下。溅起的水雾经过阳光照射,泛起了一道道彩虹,煞是好看!
  然而,在这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四月天里,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雷声炸响,轰鸣不绝,数道霹雳如长蛇乱舞,齐齐的朝着万树崖劈下。眨眼间,峭壁上无数的树木齐根折断,纷纷落下万树崖。
  便在这霹雳落下之时,整个浮生大陆上无数闭关中的超级强者同一时间仿佛心生感应,纷纷睁开了眼睛,或是疑惑,或是震惊,或是兴奋,或是意外!
  他们齐刷刷的朝万树崖的方向看去,仿佛要透过虚空看清楚那里发生的一切!
  “是他吗?”有一圣地的老祖从闭关中惊醒,他以大神通演化天地法像,站在远处的虚空中发出了疑问。
  “那个传说难道是真的?”另一圣地的老祖也同样震惊!
  此时,又有一圣地的老祖略显兴奋的声音响起:“我说战斗狂和南宫老头,你们二人就别怀疑和震惊了,那个传说是真的,千真万确!哈哈哈哈,这下要变天了,有的热闹瞧喽!”
  他话音落下,前面两人同时冷哼一声,显得颇为不满,其中被称为战斗狂的那人道:“武疯子,你少得意,传说若为真,那人将出世,乱世来临,人人躲而不得,你还是想想办法自保吧!”
  “传说确实为真,只是没想到他会在这一世觉醒,实在是令人意外!”
  “究竟是盛世还是乱世?那就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拭目以待吧!”
  一会功夫,无数双眼睛透过虚空盯向万树崖,生怕错过了什么惊天大秘!而他们的交谈也从未停止!
  若是让外界那些普通修炼者知道,这些平时他们仰望而不可见的大能,纷纷以大神通演化法像聚集在万树崖,恐怕会震惊的无以复加!
  而万树崖的上空,雷声未断,银蛇乱舞,天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沉沉欲坠,仿佛要将这万树崖填满。
  那雷电仿佛有人操纵一般,慢慢聚集了起来,一会功夫,数万道细小的银色雷电,凝成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银色雷龙。
  时间慢慢过去,那雷龙越来越粗实,可怕的威压让整个万仞山上盘踞的万兽臣服,哀鸣不止!无数宗门开启了护宗大阵,他们目露惊恐,生怕遭到雷劫的波及,使得宗门覆灭!
  那些以大神通演化虚影的超级强者,也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有的远退千里观看,有的干脆回到圣地去闭关。
  就在此时,天空一声炸响,那比万树崖的崖口还要大上许多的雷龙,咆哮一声,俯冲而下,朝着万树崖底直射而去。
  雷龙周身噼啪作响,电光闪烁,四射的火花溅到远处,顿时燃烧起熊熊烈火,瞬间将方圆千里山脉烧的光秃秃一片,寸草不剩。而在这千里之内盘踞的凶兽,更是死伤殆尽,无一幸免!
  那雷龙也着实厉害,只一瞬间,便冲到了神秘的万树崖底,四射的闪电将峭壁上的无数种树木焚烧殆尽,那道终年不息的瀑布更是被烧的断流!
  而在崖底,则有一潭清水,那是往常瀑布流下来的水。

  那水潭近千丈方圆,在水潭正中央,有一根百丈方圆,高约数十丈的石柱。
  石柱上,生长着一棵树,那棵树直径数十丈,只比石柱小上一点,树干却有百米之高。茂盛的枝叶宛如一个遮天蔽日的巨伞,将整个水潭都给遮住,透露出一股苍凉古朴的气息。整棵树晶莹剔透,碧绿色的树叶随风摇曳,沙沙作响,灵气十足!
  说来也怪,那雷龙仿佛长有眼睛一般,冲到崖底之后,瞧见那棵树,便昂首一声咆哮,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那棵树吞去,似要一口将树吞下。
  而那棵巨树也仿佛开了灵智,在那雷龙袭来之时,突然树身一阵轻晃,那满树的树叶瞬间组成了一层碧绿色的光罩,将树身牢牢护住。那雷龙一口咬在光罩上,荡起层层涟漪,却无法咬破!
  这仿佛激怒了雷龙,它又是昂首一声怒吼,无数银色雷蛇从它口中喷出,快速的袭向那层光罩。
  而那由树叶组成的光罩见银色雷蛇袭来,突然张开一道裂缝,只一瞬间,便将那雷蛇吞下,没有荡起一丝涟漪!
  此时雷龙仿佛更加愤怒,它一点一点的往上退去,慢慢的蓄力,似要来个雷霆一击。
  那雷龙向上退了十丈高,慢慢的身体变成了紫色,又变成了黑色,身体比之前细小一倍有余,威势却比之前强盛百倍不止。
  那黑色雷龙周身漆黑色的火焰缭绕,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突然冲天一声怒吼,快速射向那棵碧绿色的大树。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仿佛要同归于尽一般,将那棵树炸个稀碎!
  而此时那棵树似也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它树干猛烈摇晃,那层光罩顿时绿光大炽,比之前厚了十倍有余。
  那雷龙愤怒的吼叫着,一头撞击在绿色的光罩上,顿时那光罩绿光大盛,荡起层层涟漪,最终还是将那黑色雷龙给弹开。
  如此反复十几次,那雷龙仿佛失去了耐心,它周身黑色火焰大盛,身体越来越细小,最后只余一米来粗,二十多米长,其气势却更加强盛。
  黑色雷龙仿佛变成了黑色火龙,它没有怒吼,无声无息的,携带着滔天的威势又一次冲向了那个巨树。
  此时,反观那颗巨树,树干激烈的摇晃,却也没有使那层绿色光罩增加半分能量,那巨树似也知道无用,便不再做无用功,逐渐平息下来。就在黑色火龙即将要接触那层绿色光罩时,而那层光罩上突然又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仿佛是吞天巨口一样,一下就将那黑色火龙吞噬而尽,之后那裂缝眨眼间便已闭合!
  就在那黑色火龙被吞噬之后,那巨树慢慢的摇晃起来,越来越快,仿佛随时会折断一样,而那层光罩也越来越薄。
  突然,只闻“啵”的一声轻响,那层碧绿色的光罩慢慢起了一道道裂纹,仿佛随时会裂开一样。
  随着时间推移,慢慢的,那光罩上裂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
  随着一声如镜子破碎般的声音响起,那光罩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光罩本是由树叶所化,随着光罩破碎,那碧绿色的树叶也纷纷落下,漂满了数百丈水潭。
  待那树叶落下之后,露出了原本里面的战况。
  只见那本来枝繁叶茂,碧绿晶莹的巨树,现在光秃秃一片,只余几枝树丫也摇摇欲坠。而那黑色火龙此时正缠绕在树干上,也奄奄一息。
  不过那黑色火龙虽然也惨不忍睹,但它尚有余力。只见它浑身收紧,张口吐出一道黑色火焰,那火焰炽热无比,能焚天煮海,乍一出现,便使得下方的水潭沸腾起来。四周的岩石更是烧的通红,仿佛随时会溶散。
  黑色火龙将那火焰对准树干,猛烈燃烧起来。那树干也是顽强,周身散发出一道道纹理,仿佛是大道纹理,神秘无比,将树干牢牢护住。
  但那火龙似也知道厉害,又是一阵猛烈的吐息,无尽的黑色火焰将整个树干都燃烧起来。
  如此这般持续了一个时辰,那树干终于不敌,悄然化作一缕灰烬,随风飘散!
  就在那灰烬散尽之后,突然一阵耀眼白光从那石柱顶端、那原本巨树的根部射出,紧接着,无穷无尽的灵魂力量倾泻而出,瞬间就将那黑色火龙淹没!
  那黑色火龙想要挣脱,但那庞大无比的灵魂力量充满了整个万树崖,像一张巨网一样,逐渐收缩,慢慢的,将那黑色火龙收在了由灵魂力量交织的巨网里,任它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待那灵魂力量慢慢褪去,逐渐露出了那石柱顶端的秘密。
  原来是一颗如鸡蛋般大小的珠子。那珠子晶莹剔透,纯净无比。仿佛水晶一样,不染任何杂质。透露出一种苍凉古朴的气息,仿佛它存在的时间比这天地都要久远。
  那挣扎中的黑色火龙瞧见这颗珠子出现,顿时更加疯狂的挣扎,但那由纯净的灵魂力量交织的网死死的束缚着它,慢慢收紧,渐渐的将那黑色火龙炼化成了一颗与白色珠子相同大小的黑色珠子。
  待那黑色火龙被炼化成黑色珠子之后,原本在那万树崖上空的劫云里,突然传出了一声闷哼,随后那厚厚的劫云慢慢消散,恢复了风和日丽的晴天,好似这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但那方圆千里早已被燃烧成的灰烬,证实了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天空出现骄阳,随着微风拂过,也传来了几声惊叹!
  “万树崖底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人出世了吗?”南宫老头的声音响起,略带着惊叹!
  随后,那武疯子的声音也传来:“天不容他,乱世将临,老夫便先安排一下后辈,改日再登门拜访诸位道友,共商大计。告辞”
  他显得很是着急,话音刚落,便已消失不见。
  随着他的离去,万树崖上空只余下几声叹息,随后便再无任何声响。
  此时,悬崖两侧的万种树木早已被毁,只剩一片漆黑色的峭壁。而崖底,那被炼化的雷龙珠悬浮在半空。那珠子漆黑无比,隐约可见珠子里面有一条黑色的火焰小龙在张牙舞爪,伴随着雷光闪烁仿佛随时会冲破枷锁一般。
  而那白色珠子将黑火雷龙炼化之后,便已黯淡无光,静静地悬浮在那石柱顶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概盏茶时间,随着一阵微风拂过,吹起那水潭丝丝涟漪,突然,那白色珠子动了。
  它缓缓地上浮起来,一尺、两尺、一米、两米,那白色珠子上浮两米便悬停在石柱上空,突然它又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无穷无尽的灵魂力量倾泻而出,使得万树崖两侧峭壁上的万种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不多时,便已恢复了以往那葱葱郁郁的景象!唯有那石柱顶端的巨树,没有再次生长,只是在那根部生长了一株嫩芽。
  那白色珠子释放了无尽的灵魂力量,催生了万树崖的数万树木再次生长,似也耗尽了力量,越来越黯淡,它慢慢的将那多余的灵魂力量收回。而后再一次光芒大作,那珠子快速的旋转起来,似有意识一般,将那为数不多的灵魂力量慢慢的在石柱上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起初,那人形的灵魂虚影很是黯淡,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仿佛死人一样。渐渐的,随着那珠子源源不断的输送灵魂力量,那人影也越来越有灵气,越来越凝实。
  随着那珠子渐渐的停止旋转,也停止了输入灵魂力量,它早已变得黯淡无光。轻轻的又降落在石柱顶端。
  而随着白色珠子的降落。那个由灵魂力量凝聚成的人影也乍然睁开了双眼。
  那双眼睛漆黑无比,仿佛藏有星河,深邃,睿智,更多的却是茫然。
  此人约十七、八岁模样,生的是唇红齿白,剑眉星目,鼻梁微翘,肌肤似那羊脂白玉一般洁净。
  他身着一袭紫色长衫,三千青丝亦被紫色束带结发于后,随着微风轻轻飘扬,显得十分俊朗。
  这名男子乍一出现,便迷茫地打量着四周。口中喃喃自语:“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昨夜电闪雷鸣,风急雨骤,头脑晕沉沉的,便早早睡去,怎会一觉醒来便出现在这?”
  他十分不解的望着这周围陌生的环境,记忆中貌似没有来过。
  他话音刚刚落下,蓦然间瞧见了那颗悬浮在半空中的黑色珠子,眼神不由一缩,而后他缓缓伸手一招,那黑色珠子便向他掌中飞去。
  接过珠子,他仔细打量,却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便用灵识去感应,渐渐的,他眼神一亮,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雷元珠?真是个好宝贝。”
  而那雷元珠中封印的黑色火焰小龙,瞧见这名男子,便蔫头巴脑的一动不动,仿佛认命了一般。
  那青年男子把玩儿了一会雷元珠,突然又瞧见脚下一颗白色的珠子,微微惊讶,他随意捡起一番查看,顿时失声惊呼:“聚魂珠?这、这、这是十大祖器之一的聚魂珠?!”
  他震惊过后,紧接着又是一阵狂喜,兴奋道:“想不到我卫紫衣一觉醒来,虽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陌生的地方,但竟能连获两大至宝,也是一大幸事。”
  他顿了顿,盯着两颗珠子又继续道:“那雷元珠虽比不上十大祖器之一的聚魂珠,倒也是难得的一件宝贝,对于武修来说,可以借助雷元珠的能量强身煅体,炼魂凝识。聚魂珠就更不用说了,传说为十大祖器之一,乃是天生地养,可聚魂魄,可收魂魄,使死人不死,活人不活,当真是强大无比。”
  卫紫衣兴奋过后,望着两颗珠子慢慢又陷入了沉思,他十分不解,那平时难得一见的雷元珠和那神秘无比的聚魂珠怎么会同时在这里出现?
  想了一阵,他也毫无头绪,便轻轻摇了摇头,索性不在去想。
  卫紫衣收起聚魂珠和雷元珠,复又仔细的打量着四周,他确定自己没有来过这里,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只知道既来之则安之。
  随后,他纵身一跃,脚尖轻点水面,只几个起落,便已来到水潭边。石柱上,只剩下一株幼苗随风摇曳,或许,若干年后,又是一棵参天巨树。
  未完待续...
浮生宝鉴
第一章 传说中的那个人
浮生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