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子“与”君“

   子——
  秋雨笼罩着江南,为她戴上了灰蒙蒙的面纱,天空时而电闪雷鸣,仿佛在为这雨夜演奏独特的乐曲,时已逢秋,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省立第三人民医院的一间手术室里,主治医生张子福面色凝重,他一直在措辞,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他不知道要怎样告诉好朋友。
  “呼!”
  他叹了口气,无论结果如何糟糕,他们都得面对现实。
  走出手术室,在外等待已久的夫妻俩连忙迎了上来。
  “怎么样了老张?”李淑芸此时脸上充满了焦虑,加上已经几日不眠不休显得十分憔悴。
  丈夫杨钟越安慰着憔悴的妻子,可眼睛却是一直看着张子福。
  “唉!老杨……”
  张子福看着夫妻俩,摇了摇头。
  泪水从李淑芸的脸颊滑落,整个人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张医生的话浇灭了她最后的希望。
  “羽凡!为什么会这样?”
  她虚弱地靠在丈夫的肩膀上,泪如雨下,渐渐失去了意识。
  ......
  夜晚,杨羽凡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就算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时,心里的痛苦还是难以言喻。
  他知道结果:癌细胞完全扩散,他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
  杨羽凡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早熟、体谅父母、学习努力、有上进心,喜欢张学友的歌,他也会唱歌,而且总能吸引很多听众,还喜欢动漫。
  他很善良,经常前往福利院照顾老人,甚至对一些流浪的猫狗都会伸出援手,可是,好人有好报这句话似乎并不准确。
  在几个月前学院安排的一次体检中,他被检查出得了癌症,而且癌细胞已经有了扩散的可能。
  对于刚刚成年的杨羽凡来说,这个消息就是一个晴空霹雳,他根本不敢想象这件事带来的后果,为了能继续活下去,他选择了化疗。
  化疗的过程比他想象的要痛苦很多,几个月后,他阳刚帅气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血色,乌黑的头发也全部脱落。
  尽管这一切让他无论精神还是身体是身体上都感觉无比痛苦,但是他还不想放弃,他可以不为自己而活,但他必须为了不再年轻的父母坚持下去。
  直到今天,他终于输了,输给了死神,也输给了自己。
  他想结束这一切,只能颤抖着把手送到嘴边,泪水涌出眼角。
  “爸、妈,对不起,我坚持不下去了。”
  都说人在面对死亡时会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时光一幕幕在杨羽凡的眼前浮现。
  可是,当他意识渐渐朦胧时,画面急转,一男子如雕塑一般立于风中,银发在风中飞舞,长剑在手中泛着寒光,一身素衣在风中摇摆着,突然,他回过头来,杨羽凡看到了他的眼睛后,便失去了意识。
  ……
  ......
  君——
  艳阳悬挂在天空上,几片顽皮的云朵似乎想让地面凉快一会儿,却被下方射出的剑气击散开来。
  天极山,这座雄峰在几千年前还不是这个名字,正如名字一般,此山之雄伟仿佛要捅破云霄,山上森林密布,生意盎然,仙气环绕,乃是绝佳的修炼圣地,可又有谁能想到在几千年前,这被誉为圣山的天极山是让魔族以外的一切生灵都弹之色变的魔域。
  无人知晓他的来历,也没人敢去查询。
  直到那天之骄子的出现。
  此界生灵与这魔域魔族的战争源头早已经无从查起,却结束得无比突然,在他名扬修真界后,为了知晓自己的极限,他率领手下弟子踏入了魔域之旅。
  对于别人来说,这时一次有去无回的旅程,有人暗自神伤,也有人偷偷窃喜,所有人都觉得这冉冉升起的天之骄子即将就此陨落,人族将失去他们的最强者。
  可是,数年后,所有人都见证了那场旷世之战,人族至强与魔族圣王的对决直到如今都还被世人传颂。
  战后,随着魔域的魔气渐渐消散,被魔气镇压的惊天灵气喷发而出,变成了极至灵脉,圣山就此形成。
  他也就顺理成章地留在了此地,日后更是带着弟子们开山立派,盛名传遍世界。
  “师傅,成道后,您就一直想要参破所预感的危机,可连魔域都已经被您毁灭,那所谓的危机会不会只是杞人忧天?”
  蓝衣男子缓缓登上峰顶,他的面前,师傅回头对他笑了笑。
  “若是如此,我倒是不必操心了,只是如今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恐怕那危机真的要来了。”
  观天男子回头说道,日光照在他俊朗无暇的脸上,轻盈地长炮随风摇摆,道光在周围若隐若现,让他与这个世界看起来如此接近,却又如此遥远。
  一时间,蓝衣男子居然有些痴目,眼前的师傅即便看了千年,还是那么耀眼,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已经与他稍微接近了些,可到最后才发现,他们的距离仍然不断拉远,现在,他已经完全看不懂这位师傅了。
  “呵呵,也许吧,不过,对于您来说......”
  他无奈地笑了笑不再说话,看着师傅的背影,他弯腰作揖便打算告辞下山了。
  “咦?这时什么?”
  还在观天的他感觉道了身后的目光,朝某个方向看了看,一时间,他只感觉到山河变换,斗转星移,不多时,他便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孩子躺在手术台上,带着深深的绝望看着自己。
  他笑了笑。
  “命?”
  ......
  ......
  醒——
  次日,杨羽凡睁开眼睛,经历几秒钟的视觉朦胧过后,便渐渐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他打探着四周,把这个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看了一遍,这是他的习惯,历经千年养成的习惯。
  他呼出一口浊气,想要坐起来,可因为之前失血过多,此时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奈地瘫倒在床上。
  听到床上的动静,一直坐在床边上的李淑云惊醒过来。
  见到儿子已醒,她又惊又喜:“羽凡……羽凡!你醒了,太好了!等妈妈一下,我去叫医生。”
  杨羽凡一句话也没说,看着李淑云离去的背影,他皱了皱眉。
  ‘这一界,我不曾来过,可语言居然是一样的。’杨羽凡心中想着。
  很快,李淑云带着张子福来到病房,给杨羽凡做了一次检查,而杨父也随后赶到,手上提着几份小米粥和热豆浆,紧张地看着病床上的儿子。
  检查完后,张子福带着夫妻俩来到病房外。
  “已经没什么事了,只是失血过多暂时还有一段虚弱期,你们得好好劝他一下,虽然时间不多了,但还是得珍惜啊!”
  说完,张子福把手上的病危通知书递给了杨钟越,自己先离开了。
  杨父搀扶着虚弱的妻子,一起走进了病房。
  “爸妈?”杨羽凡声音有点虚弱,试探道。
  “羽凡你怎么这么傻?就算……就算你时间不多了也不能自杀呀!”说着,杨母的眼泪又一次滑落。
  昨夜,杨羽凡流血不止,已经无比虚弱,但没多久就被前来换药的护士看到了,经过一夜抢救,终于保住了杨羽凡的小命。
  杨父擦去妻子的泪水,安慰道:“羽凡,我们知道你很难过,可……可你也不能放弃自己啊!你不是还有很多事想去做吗?”
  杨母连忙说道:“对啊!羽凡,你不是一直想听张学友的演唱会吗?听说他过段时间就来江南了……”
  “妈,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张学友啊?我好像没跟你们提起过吧!”杨羽凡微笑道。
  既然沟通无碍,杨羽凡也不想做闷葫芦。
  “你房间里不是有一张张学友的海报吗?”杨父问道。
  “我以前放在桌子上那张吗?那个是乌蝇哥啦!”说着,杨羽凡笑了起来。
  “什么乌蝇哥?不是张学友吗?”杨父不解。
  “《旺角卡门》啊!刘德华和张学友演的那部电影啊!你们没看过吗?”
  那张照片当然就是无比经典的“吔屎啦你”表情包,他自己画的。
  搜索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后,杨羽凡了解了二老口中的事,给父母解释了一下那张图片的意思后,一家三口都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杨羽凡对父母说道:“爸,妈。你们别担心了,既然我想死老天没让我死成,那可能是我命不该绝,说不定还有什么转机呢?”
  听到杨羽凡这么说,夫妻俩稍微放下心来,至少他们的儿子不会放弃自己,即使最终什么也改变不了,她们也会让自己的儿子在最后的时光里真正快乐地活着。
  ……
  经过三天的休息,杨羽凡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也离开医院回到家中,这段时间,他大概了解了自己的情况,也在寻找应对的办法。
  对他来说,治疗这病痛的办法不少,就算不是用修士的办法他也能做到,只是所花费的代价却是他和这个家庭无法承受的。
  而且他脑子里的好多药材这个灵力稀薄的世界可能都绝迹了。
  晚饭很丰盛,一家三口天南地北地聊了好多东西,从杨羽凡骑在杨父脖子上撒尿到领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父母仿佛是要记住儿子这短暂一生的每一个细节。
  夜已深,杨羽凡也在饭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的他,是杨羽凡,却又不是杨羽凡,控制这身躯的,只是一个穿越而来的灵魂。
  杨羽凡的灵魂因为绝望加上机体应失血过多已经陷入了沉睡,如果不是他的灵魂在最关键的时候来到杨羽凡的身上,那这具身体现在很可能已经在火化场了。
  刚刚穿越就领到自己病危通知书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他附着在了杨羽凡身上让他并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但杨羽凡借给他身体的同时也将癌症一起给了他。
  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想办法解决这癌症,那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生活就只有这短短两个月而已。
  “这个世界的科技不可能帮我解决这问题,得想想别的办法。”
  杨羽凡从床上起来,打开电脑想要查一下资料。
  他并不是查哪家医院有可能帮助他恢复健康,而是查最近几年发生怪事比较多的地方。
  每一个世界都有着不为世人所知的隐秘,杨羽凡如今所在的世界也一样,他醒来时就感觉到了这个世界有着微弱的灵力波动。
  这个世界,或许有修真者存在。
仙程剑侠录
第一章 ”子“与”君“
仙程剑侠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