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万千红尘过

时间是下午七点,夜色已逐渐覆住天空,暮色沉沉之中,月亮的轮廓还尚未清晰。
  他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接着在电脑上将最后几句话写完然后保存,文档的字数不多,但却十分重要,这寥寥百余字花费了他近乎一个小时的时间。
接着他在洗手台前刷牙、洗头、洗脸,这个过程很慢,显得有些拖沓,但却十分仔细,像是种仪式,若是条件允许,他应该还会洗个澡。
之后将不长的胡须剃掉,接着把剃胡刀扔进了垃圾桶,将头发吹干然后把吹风机扔进了垃圾桶,用梳子将头发理了理然后也扔进了去,一套流程下来,桶里面已经装得满满当当。
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袋子打开,里面是一套才买不久的崭新西服,他已经不记得上次买这种东西是什么时候了。柔滑厚实的丝丝质感让他感到一点舒服,最后自然地将它换上,在镜子前面整理了一下露出稍显满意的微笑。
忽然他的眉头皱了皱,样子有点痛苦,匆忙地从抽屉里拿出还剩下半瓶止痛药,吞下一些,然后把剩下的扔掉,坐了一会儿才打开房门走出去。
外面不远处,几个面色苍白的人们穿着白色的衣服在被白色的灯光充斥着的白色长廊里走动着,白色的环境萦绕着死寂的气息,如同针尖一般刺激着他的大脑内核,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药物和消毒水混合的气味忽然变得浓郁起来,这种味道以前一直存在,但现在却格外刺鼻,不过还好,以后就不用再闻了。
  身着黑色服装的他在这白色的空间里显得十分突兀,短暂的停留之后,他向电梯口走去,漆黑油亮的皮鞋在洁净的地板上发出轻响。
  电梯门合上一会儿然后打开,他通过一旁的楼梯走到天台,最终在楼台的边缘停下。
  明月皎皎,星光灿灿,夜空也不似那样黑暗。
  秋风阵阵,湿意绵绵,天地似乎都存有冷寒。
  月光虽明亮,但还是无法完全驱逐属于夜晚的黑色,远处夹杂着或近或远、或明或暗的灯火连成一片,似天上星月在人间的倒影一般,其中有的不时熄灭、有的又不时亮起,正如同星光的涌动。他所在的位置楼层不高不低,往下方看了看,红黄流动,车水马龙,一座城市的活力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似乎有点美……”他不禁夸赞道,虽是赞叹但却明显流露出伤感。
  这景象他以前见到过,但从来没有感到这样美丽,此时的他忽然开始想到自己未来可能的遭遇。
  “我会怎么样呢?身败名裂?牢狱之灾?”
  他自嘲似的呢喃着,想着接下来几天理所应当会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等待他的或许将会是手铐、法庭和监牢,在大部分事情上,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而这些后果明明在很久以前就在心里想好了,但到真正要降临到他的身上时,却还是让人感到心悸。
  后悔吗?他不清楚,或许有吧,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明天,也许就在今夜,象征着正义的警察就会将自己捉拿归案,那明明是一个十分完美的谋划,虽然成功了,但却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还留下了致他于死地的线索,警方发现也是迟早的事,若是能重来一次,他应该还是会将这一点考虑进去再尽量完善方案再去实施一次。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月色下的安静,也打断了他思绪。他掏出来看了一眼,忽而怔住,那是一个很久很久都未曾显示的名字,一个女人的名字。
  那个名字似乎有一种魔力,令他回想起许多记忆。
  他将有些僵硬的手指慢慢触碰屏幕,滑动一半却止住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她会打来电话,因此有点害怕,害怕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害怕她三言两语就将他念叨回去,害怕自己到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即使她已经有了属于她自己的家庭。
  他仍然记得清她的样子。
  抬头望着上方的浩瀚星空,微弱的亮光和大片的黑暗似乎象征着他的未来,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感受着阵阵冷风拂过。
高处自有寒,这寒意从外到内、从上至下遍布全身,直至心底。
自己是为了什么呢?
  财富?权力?荣誉?
  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追求,从古至今,有人生下来就忍受饥饿为求饱腹,有人寻求权力想要最大化的自由,有人要名誉享受万众瞩目。
  他的目的一直很简单,也很困难,他也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做到,但直到现在他只能承认他做不到。
努力想了想以前的事情。
自己是怎样成为一个医生的?这似乎并不是他的本意,只因为那个人当年报了医学专业,所以他也这样做了,这些年来自己好像从来都是朝着他的方向走,他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比他弱,事实上自己却从来没有赢过。
  学校里,自己的成绩永远都是名列前茅,在别人看来这样明明已经很好了,但那个人却一直排在他的前面;小时候在家里,父母一个劲地叮嘱他向对方学习,他也觉得自己应该还能更厉害的,所以就愈发努力了,偶尔一次的表扬或奖励会让他开心不已,但随着长大,这样的感觉却愈来愈少;还有一个女孩子,他们三人一起长大,她笑与不笑的模样都十分好看,像是大多数人的童年一样,他喜欢上了她,这样的喜欢持续了许多年直到现在,但最终这个女孩却成了他嫂子,他们结婚的当天,他特意安排了一个大型手术,一整天的工作将他累倒在医院里,之后就更少回家了。
  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湿润的眼眶终于变得氲氤起来,灯火和星辰糊作一团。
最美好的是回忆,最令人无奈的也是回忆。它就像那朵白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可缅怀而不可改变。
  铃声最后不再响起,但他原以为死寂的内心却变得躁动起来,过去的一切让他得到了最后的难以接受的答案。
他输了,输得一干二净,学业上输的时候,他想在事业上赢回来,想在爱情上赢回来,但最后却依旧是输给对方,现在的一切都不是他所期望的,而在明天将会连最后的体面和尊严都剩不下。
“真是失败啊,”他想着,往边上又移近了一点。
这世界上有很多令人无奈的事,纵然你知道那是不应该的,但你还是会去做。
就像是他之前所做的事,使得他再也回不去了,而他自己也不想再回去,不想再去听母亲的安慰;不想再去看父亲的失望眼神;不想再去听那个男人的虚意的关怀;更不想感受见到那个女人的尴尬和无奈。
  铃声又响了起来,这次他很果决,将手机直接扔向楼下。周围的声音又变得单调,只有呼呼的风声在耳边作响,似乎从耳洞灌进他的躯体最后汇入他的心脏,凉意使他有了一丝平静。
  在人的一生之中应该有梦想,可能是一个,也可能是多个,有的人一辈子一个也不能够实现,但有的人却能够实现不止一个,就他而言,在别人的眼中他属于后者,但在他自己看来他应该是前者。
一路走来,纵然是在对对方不甘和嫉妒下走到现在,还是让他取得了平常人难以得到的荣耀,但这份荣耀是在背后的努力和坚持下获得的。
因为他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变得足够优秀,足够完美,那些失去的东西会再一次回到他身边,会像很久以前一般无二。所以不知从何时起,他大都是每天七点起床,晚上十一点休息,没有特别情况下雷打不动,风雨不改,他可以在周六日看一整天的书,以此增加见识和加深知识,就连大学时的选修课程,他也能专心致志的对待。
  他还记得当年进入医院,和其他新人一样穿着白色大褂站在手术室里发出在入学时发出的同一个的誓言。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尽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救死扶伤,不辞艰辛……”
  他口中喃喃细语,念出许久不曾念过却又十分熟悉的宣言。
在他的手术刀下,救活了很多人的性命,当然也阻止不了很多死亡,一开始他以为自己能够在这方面获得比对方更多的荣誉,但最后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很厉害,他不如他。半年以前,一次检查让他得知属于他生命的时光开始进入倒计时,人在生命的尽头常常会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最后决定通过某种方式去毁掉他,对方脸上的挫败感让他十分向往。当然,自己死后,留下的遗言也会将其中的真相告知众人。
这种念头便催生了一套费尽心思的计划,最终使他背弃了作为一个医生的使命,也同时毁灭自己。
  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他回头看了一眼,一个男人朝他走来。
  哦,看来还更早一点。
  “你是准备跳楼吗?”
  “警察呢?”
  “就我一个。”
  “哦,”他忽然明白过来,原来他在警方之前知道真相,也对,他一直是一个富有智慧的人。
  “为什么?”
  “为什么?我也想知道啊。为什么从小到大你都这么厉害,为什么我那么努力但还是赢不了你,明明那个计划这么完美,站在这里等着警察的应该是你,但为什么是我?”
  对方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那种感觉由来已久,但直到现在才被揭破。
  “你不应该这样,”沉默片刻,他叹息道。
  他吐出一口气,“你知道吗?我站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但却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有你,还有阿梅。”
  夜风中,话语声喃喃响起,一时之间,他不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只好安静地听着。
  “其实以前也想起过,但感觉却不太一样,记得小时候,我常常欺负她,她哭的时候还打鼻涕泡,每次不是告老师就是给她爸妈说,多数时候还躲在你背后;还有有一次她过生日,我偷家里的钱给她礼物,让她保证不给别人说,你应该不知道吧。”
  “那件事……我也知道。”
  “她给你说的?”
  对方默认。
他苦笑着道:“我还以为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
语气有些失落。
  刚才明明还有很多话想说的,但现在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最后,他才说道:“我不在的时间里,好好照顾他们。”
  “你放心,我已经联系好了律师和其他人,他们都会.......”他话未说完,忽然发现对方就那样看着他,丝毫不掩饰眼神中的厌恶。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假惺惺的圣母模样,”他语气冰冷,“你以为你是谁?我能害你第一次就能害你第二次。”
  周围原本静谧的空气陡然变得激烈起来,下一刻氛围又是一变,如同一阵被点燃的鞭炮声,热烈的噼里啪啦之后便更显得冷清。
  只见他从掏出一样事物抬手指向对方,漆黑的枪口如噬人的魔窟。
  “现在,你还要帮我吗?”
  星河之下,夜风习习,楼下传来的喧闹瞬间消失不见,仿佛时间就在那一刻停止,又好像下一刻就会火光咋现、枪声响起。
  对方的脸上在不明的光线下变得有些惊慌,纵然考虑周全,但却不曾想到他还有手枪这种东西。
  “你……”
  “还有,对于这件事,我得向你道歉——对不起。”
  下一刻枪口调转,触及他的胸膛,“砰”的一声,子弹从他背后蹦出,带着些许鲜血与碎肉,洒向了高楼下那万丈红尘之中。
陈宋
楔子 万千红尘过
陈宋